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三十二章:山雨欲来(下)
    大河王让人进来,楚狼也将桌上名单收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名亲信而入,他朝河王禀报道:“河王,我们一队巡骑在丰县碰到一名蓑衣人。这名蓑衣人看到我们的人打着河王府旗号,不由分说打死二人,将剩下七人都捉了。”

    大河王和楚狼听了这消息都很震动。

    这蓑衣人也真是胆大妄为,竟然在河王府地盘上如此嚣张。

    此人到底什么来历?

    又有何意图?

    大河王突然想起兄弟前几天提起过的蓑衣魔。

    蓑衣魔现身江湖一个来月,打败江湖数名顶尖高手,还打败了轩辕殿主和紫烟阁主,就连书剑郎都避其锋芒了。

    难道这蓑衣人便是那个蓑衣魔。

    楚狼道:“河王,要不我带人去丰县看看?”

    大河王道:“不必了,恐怕这蓑衣人自己会上门的。不妨以不变应万变。看他到底想做什么。”

    大河王命令那亲信,派人严密监视蓑衣人在大河州境内动向。有任何消息,立刻禀报。

    那名亲信去后,大河王又对楚狼道:“墨涂负责查另外三人,你负责将忘生和荧雪的事尽快查明。如果能为她们洗脱嫌疑最好了。”

    大河王真是不愿相信内奸是自己的徒弟。

    楚狼也不希望内奸是梁荧雪和许忘生其中之一,他道:“师傅放心,我一定尽快查明真相。”

    这时,外面骤然起了大风。

    风呼啸着入了庭院,将院中一些东西掀翻,发出各种响声。

    花池中的那些花朵也被摧折,无数花瓣在庭院中飞舞。窗棂也被吹打的直响。一股尘土也在院中扬起。

    突然,庭院中发出“喀嚓”一声响。

    大河王和楚狼出屋,只进院中竖立的一根晾衣杆被风折断。

    大风折断衣杆,不祥之兆,这给大河王本就忧郁心又蒙上了一层阴影。

    楚狼去后,大河王在满庭飞花中,兀自伫立。

    有一件事很是怪异,让大河王困惑不解。秦良英出事已近十日了,给轩辕殿的信对方应该收到了。但是轩辕殿却未有任何反应,也无任何动向,就如什么事都未发生过。

    事情太反常诡异了。

    此刻大河王有感而发,他道:山雨欲来啊……

    风依旧在天地间呼啸着,没过多大功夫,天空乌云密布。大团的黑云层层叠叠似要坠下来一般。骤雨也“哗哗”倾泻而下。

    狂风暴雨摇撼着大河府。

    雷鸣夹着闪电,闪电带着雷鸣。

    天地间,一片昏暗。

    ……

    楚狼回到所住园子,暴雨也至。

    楚狼抬头看了一眼被风雨肆虐天空,这种天气,让楚狼有有一种莫名的压抑。

    楚狼来到园子西头,走进厉风住的房间。

    厉风杀了那名矮绿衣人,他也伤的不轻。经过这十来日休养,厉风的伤势好转许多。只是他腹腔一块断骨还未痊愈,还得休养些时日。

    楚狼进来,厉风躺在床上瞪着两个眼珠子看着屋顶,不知在想什么。

    厉风枕头旁边放着他骑了对铁锤。紧靠床边的桌上还放些卤肉,还有一壶酒。厉风平日也爱喝酒。

    见楚狼进来,厉风想坐起来。

    楚狼走过来道:“你就躺着,别动了。”

    厉风坐起来道:“天天躺着,快发毛了。狼哥你来的正好,陪我喝两杯,我一个喝着无趣。”

    楚狼就给厉风倒上酒,自己也倒了一杯。

    二人边喝边聊。

    屋外仍是电闪雷鸣。

    厉风道:“狼哥,刚才天气还好好的,现在就变成这样鬼样子,真他妈邪门。”

    楚狼道:“不光天气邪门,九斤和那些绿衣人的事也很邪门。”

    厉风把一块肉塞到嘴里,边咀嚼边道:“是啊,就拿那矮个绿衣人来说,他用的兵器和武功就是神血教龙鞭天王的,但是他偏不是。我把脑子想烂也想不明白。”

    楚狼呷了口酒道:“河王命我查这两件事了。一切都会水落石出的。”

    厉风道:“应该查!这两出事太邪门了。狼哥你脑子好使,一定要将这两件事查个明明白白。”

    楚狼道:“九斤死那天,你、宇文乐、还有荧雪三人在溪边洗衣,事后我听老五说期间荧雪说要小解离开一会儿,可有此事?”

    厉风道:“有啊,怎么了?”

    楚狼道:“她离开多久?”

    厉风有些鲁钝,楚狼这样问,他才似反应过来。

    厉风盯着楚狼道:“狼哥,你难道怀疑老三把老六给杀了?”

    楚狼道:“现有五个嫌疑人,她是其中一个。我也不希望是她,所以才要弄清楚,这样也替她洗刷嫌疑。”

    厉风想了一下道:“应该有一顿茶功夫。”

    一顿茶功夫!

    楚狼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如果梁荧雪要杀荣九斤,有这一顿茶功夫足够了。

    楚狼陪着厉风将壶中的酒喝完,他让厉风好好休养。

    楚狼从厉风屋里出来,又来到许忘生的房间。

    楚狼抬手敲门,屋中响起许忘生细小的声音。

    “进来。”

    楚狼推门进屋,他看到许忘生身上捂着一条被子,绻缩在床上。

    楚狼道:“忘生你生病了吗?”

    许忘生摇摇头。

    此刻,一道闪电带着惊天动地声响在窗外划过。也将屋里中光线瞬间映亮。亮光中,她白嫩的面孔显得有些惊恐。

    楚狼立刻明白了,楚狼走到床前道:“忘生,原来你怕雷和闪电?”

    许忘生道:“我是不是很没出息?”

    楚狼道:“这个世上,再胆大的人都有他害怕的东西。而且怕的千奇百怪。就如我爹有个朋友,胆子很大,绰号憨大胆。但是他见到蛤蟆就害怕,腿肚子都软。所以你怕雷电也没什么奇怪的。”

    许忘生道:“那狼哥你怕什么?”

    楚狼一本正经道:“我就怕李思尿床。因为他一尿床,我就得为他背黑锅,还得把我的褥子让给他。”

    许忘生被楚狼的话逗笑了。

    其实楚狼替李思“背黑祸”的事弟子们早就心照不宣了。

    楚狼坐到椅子上,他看着许忘生道:“忘生,九斤的死,还有你和巧儿被绿衣人抓的事,很蹊跷。现在河王命我暗中查此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