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三十三章:别无选择(下)
    蓑衣人身边还紧随着一个丑陋的驼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驼子身材魁梧,他手中还举着一面木牌。

    牌子上赫然五个血红大字:挑战三重天。

    蓑衣人铁链拖着河府七个人,又让人举着挑战牌,他一路招摇过市而来引起轩然大波。真是如一石激起千层浪,轰动河州府,所以三教九流都纷纷跟着他来看热闹。

    经过昨日那场大雨,路面泥泞不堪,还少地方还存有大量积水。

    数千人而来,踏泥带水,发出一片“啪嗒啪嗒”声响。

    走过地方,无数凌乱脚印。

    看热闹的人基本都是大河州的人。他们平日对河王极为尊重拥戴,这蓑衣人如此嚣张挑战河王让他们很愤慨。这些人七嘴八舌,有的讥讽蓑衣人蚍蜉撼树自不量力,有的甚至咒骂这蓑衣人,有的还叫嚷着要亲眼看河王将这狂徒大八块卸……

    面对他们的嘲讽咒骂,蓑衣人置若罔闻不予理睬。

    他仍旧一步一个脚印朝河府走来。

    被他铁链拖着的那七个人在泥水中翻滚,一个个如泥鳅一样。

    蓑衣人和黑压压的人群越来越近,最后蓑衣人距府门十丈外停下。他身后数千看热闹的人也都驻足。各种嘈杂声依旧此起彼伏。

    楚狼一直盯着这蓑衣人。

    蓑衣人斗笠压的太低看不清他面目,只能看到他下巴。

    此人下巴很宽,不留胡须,布满小疙瘩。

    此时,梁荧雪、许忘生、郑一巧、包括伤还未愈的厉风也都闻讯出来。

    见此情形,他们也都很震惊。

    萧总管朝蓑衣人朗声道:“报上姓名?!”

    蓑衣人开口,他的声音有些发闷。

    “让陆凤图出来!”

    蓑衣人声音不高,现场又一片嘈杂之声,但是蓑衣人声音清晰响在每个人耳畔。

    他周围的人甚至感觉耳鼓都被震的“嗡嗡”响。

    众人才知这蓑衣人内力深厚之极。

    蓑衣人周围百姓赶紧往后退了数尺。

    厉风看到蓑衣人拖着七人本来就火往上窜,现在蓑衣人狂妄叫嚣直呼师傅其名让出来,更是惹怒厉风。

    厉风怒叫道:“不知死活的狗东西!我现在就劈了你!”

    厉风身后铁锤飞起一柄,厉风伸手一抓,铁锤落在手中。

    萧管事正要阻止厉风不得造次,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从府门里响起。

    “来者是客,怎能无礼。不得放肆。”

    是大河王的声音。

    声音也不高,但是也是清楚回响在数千人耳畔。

    随着声音,大河王从府门口出来。

    大河王神色平静,背着双手。

    立在府门前的几排剑手朝两边闪,让出一条路。

    看到大河王出来,看热闹的人群发出一片振奋的欢呼之声。

    大河王走到队伍前,楚狼和弟子们立在他身后。

    大河王看着对方。

    他知道眼前的蓑衣人就是最近风头正盛的蓑衣魔。大河王又看了一眼那面挑战牌子。兄弟担心蓑心魔来挑战他,没想到蓑衣魔真来了。

    被捆绑在铁链上那七人都是大河府的人。

    昨日他们骑巡至丰县撞到这蓑衣人,九个人被打死两个,剩下七个被捆绑在铁链上。

    看到主人,这七人就看到了救星,他们向河王求救。

    大河王盯着蓑衣人道:“你就是蓑衣魔?”

    对方道:“是。”

    大河王道:“你不是要见我吗?我就在你面前,抬起头来!”

    蓑衣魔蓦地扬起头。

    此人看上去四十来岁,他脸上布满密密麻麻的疙瘩,眼睛呈三角形,一副凶煞之相。

    蓑衣魔道:“久闻你的大名,你的‘大河王图录’又被人吹的神乎其神,所以我来挑战你。”

    大河王道:“难道仅仅就为见识我的‘大河王图录’吗?”

    蓑衣魔道:“打败你,从此我就是江湖第三重天。”

    蓑衣魔说出了自己真实意图。

    大河王道:“就算你要挑战我,何必抓我手下折磨他们?!”

    蓑衣魔道:“你只要接受我的挑战,我现在就将他们放了。”

    听了这话,楚狼他们都明白了蓑衣人为何抓河府的人,还招摇过市引来数千人围观了。蓑衣魔是为逼河王一战。

    大河王身担拯救江湖重责,他现在得全力应付血月王城,最近连连出事形势又极为复杂,所以他得尽量避免卷入任何纷争。

    大河王便道:“我非争强好胜的人,只想平静过日子享受天伦之乐。所以我不接受你的挑战。至于我这七名手下,他们都是无辜者,我劝你还是放了他们。如果你放了他们,我们可以好好谈。其他条件我都会满足你。”

    蓑衣人面皮抽搐一下,他道:“前些日我碰到书剑郎,书剑郎避战而去。今日我来到你大河府,你又胆怯避战。江湖九重天,难道都徒有虚名吗!”

    蓑衣魔声音在场中回响。

    也回响在数千人耳畔。

    这几千人一路跟来,就是为看大河王教训蓑衣魔。

    现在大河王避战,他们有些接受不了。

    于是人们激动地叫嚷起来。

    “河王,给这狂徒些颜色看看!”

    “河王,你是我大河州的英雄!你不能避战啊,不然我大河州颜面尽丧,以后我们也抬不起头来了!

    其中还夹杂着一些失望鄙夷的声音。

    “唉,没想到河王真怕了……”

    “亏咱们当他是英雄,结果是个胆小鬼。”

    “如果换了秦九天和神血教主,恐怕现在早出手了,不能比啊……”

    这些质疑失望嘲讽的声音如刀剑一样刺在大河府每一个人心头上。

    楚狼和几名弟子更是感觉愤懑又憋屈。

    他们都将目光看向大河王,希望河王应战,挫这蓑衣人气焰。

    蓑衣魔依旧盯着大河王,他手中的铁链突然一抖。于是整条铁链蜿蜒如蛇一般扬起。铁链上捆绑的七人也被荡在空中。随后铁链落下,七人也重重跌在地上。

    有一个被跌在当场大口吐血,然后身体痛苦抽搐几下便死去。

    其余六人趴在泥水中,看着自己的主人。

    他们的目光充满悲伤,也充满失望。

    蓑衣魔对大河王道:“陆凤图,如果你不应战我就继续扬这铁链。他们会一个接一个死去。他们都是你害死的。还有,你也趁早把第三重天的名号让出来,省得贻笑大方。”

    说罢,蓑衣魔再将铁链扬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