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四十七章:逼入绝境(上)
    发出惨叫的是鬼剑吉魈。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此刻几人在空中的战团一片书页飞舞,几乎让人难看到五人激战身影。风中忆箱中的书页还不断往出飘飞。

    尽管风中忆是第九重天,但是围攻的四人武功也都高。

    毒风艳娘和果山老仙都是顶尖高手,老妪和吉魈稍逊二人一些。所以四人合攻风中忆,风中忆压力很大。

    混战中,鬼剑吉魈被风中忆一剑劈在肋下,吉魈一排肋骨尽断,发出惨叫声。

    吉魈急退,但是风中忆哪能放过这机会。

    四人给他的压力太大,他得杀一个解轻压力。

    风中忆追身而至,毒风艳娘也趁机一掌击来。风中忆此时如果避毒风艳娘的掌,吉魈就会趁机脱险。风中忆不避毒风艳那一掌,手中的剑如一道白光没入吉魈咽喉。吉魈咽喉处喷出鲜血,身体从空中向海中跌去。

    吉魅先前叫嚣要让风中忆见识他的厉害,尽管他剑术不弱,但是难和风中忆相提并论。如果不是四人合攻风中忆,吉魈不知死了几次了。

    白云外还立在船上,他看着吉魈坠向大海的尸体讥讽道:“不知死活的东西,如果不是艳娘他们,你在书剑郎剑下连十招也挺不过去……”

    此刻都动起了手,白云外如果再不出手也难向仿师颜交代。

    白云外也从船头飞身而起,他去助仿师颜。

    因为白云外知道仿师颜能保护他性命。

    风中忆一剑杀了吉魈,毒风艳娘也一掌击在风中忆身上。风中忆身形震颤,口中溢出一缕血。毒风艳娘掌上毒气也侵入风中忆身体。风中忆一边运功往出逼毒,一边朝毒风艳娘挥出一剑。

    剑光如电,飞向毒风艳娘胸膛。

    毒风艳娘身形急闪躲避。

    老妪和果山老仙又攻向风中忆,风中忆箱中连续飞出几张书页遮二人视线,手中的剑也连续挥出攻向二人。

    毒风艳娘避过风中忆的剑,又持破甲锥攻上。

    毒风艳娘亢奋叫道:“他中了我的毒,他还得往出逼毒,趁机杀了他!”

    还得往出逼毒,那内力就打了折扣。

    老妪和果山老仙顿时振奋,如果他们能将风中忆杀了,可就震动江湖了。

    于是三人更是奋力攻风中忆。

    风中忆挥剑应付三人,同时叫了一声。

    “快走!”

    此刻正和仿师颜激战的灵王也发声,让小主快走。

    灵王身上也受了伤,但是仿师颜也被灵王打伤。

    二人依旧打的不可开交。

    只有楚狼和小主走了,灵王和风中忆才能再无顾忌脱身。

    对方人多势众,又有仿师颜这样的可怕的高手,而且又是在大海上,打下去结果难料。

    小主没了束缚,武功也再无限制,她本想杀一场出心中恶气,侏儒劝道:“小祖宗快走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咱们面对海洋捉瞎,以后再收拾他们……”

    小主一想也对,她和灵王都不擅长水战。他们生活地方,哪有这样浩瀚海洋。小主水性也很一般,仿师颜则是占尽地理。

    小主和侏儒跃上他们的快船,船上两名大汉奋力划桨,快船朝前而去。

    胡八道也和自己人赶紧挥桨划船,船随着小主他们的船在海面上飞驰。

    留下灵王和风中忆与仿师颜等人在海上恶战。

    断魂岛另外两艘船的人赶紧追赶。她们开启船上巨箭的机关,朝两艘快船射出腿一样粗的巨箭,想将两艘快船击毁。

    只要船上的人落水,这些深谙水性的丑女就有办法将他们捉住了。

    但是几支巨箭都未射中快船。而大船速度难比两条快船,追了半个时辰,两艘快船在丑女们视野中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两个小点,她们只能懊丧返回。

    小主和楚狼的船又出了数十里,最后两条船停在一座礁岛旁。

    楚狼再未动内力,身体的不适感也减轻许多。

    他感觉没有那么寒冷了,身子也不再打摆子了。

    几人上了礁岛,朝来的方向眺望。

    小主和侏儒担心灵王,楚狼和胡八道则担心风中忆。

    他们都希望看到有船而来。

    因为就算灵王和风中忆武功再高,在浩瀚的海洋中想脱身也得借助船。不可能长时间凭借轻功在海上而行。

    但是眺望许久,也未见船影。

    侏儒对小主道:“小主,灵王本领那么大,一定不会有事的。我们先走吧。”

    胡八道也对楚狼道:“小狼,太阳快要落了,我们也走吧。风公子武功高超又谙水性,他一定能脱身的。”

    接下来,楚狼和小主做了件很默契的事。

    小主让侏儒先回船,楚狼让胡八道和殷三儿也上船,礁岛上只留下二人。

    因为,二人有话要和对方说。

    楚狼和小主相对而立。

    此刻,夕阳西下。

    天空云彩变化万端,天边的一片缤纷落霞。

    落日还将海水染成一幅瑰丽色彩。

    海风吹拂着二人衣衫飘飘欲飞。

    楚狼看着小主。

    眼前女子,再不是曾经那个少言寡语胆小怯声的许忘生了。

    她以前所有楚楚可怜的表现都是装出来的。

    连她的面容都进行了伪装。

    或许她就没说过一句真话。

    楚狼眼中,慢慢充满怨念。

    小主也看着楚狼。

    此刻她脑中浮现楚狼掀开她红盖头的那一瞬间。

    那一刻,她真有一种奇妙感觉。

    那种感觉从未有过。

    小主也知道楚狼恨她,但是她很坦然,自从进入大河府,她从未背叛过谁。各为其主,她只是在完成她的使命。如果换了楚狼,也会那么做。

    小主首先打破沉默,她盯着楚狼眼睛道:“告诉我,你究竟来自哪里?!”

    楚狼道:“烟花城。”

    小主眼中掠过失望,她轻轻发出一声叹息。

    叹息随着海风,飘远。

    小主将眼前一缕发捋到耳后,她道:“虽然你来自烟花城,但是我还是想和你说,顺势者生,逆势者亡。你们根本无法和我们抗衡。我劝你从此退隐江湖,带着你父母找一个清静地方生活吧。再不要问江湖事了。以后,娶个好老婆,生儿育女,平平安安过这一生。”

    楚狼道:“你是血月王城的人吧?”

    小主不回答。

    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楚狼道:“就算你们来自血月王城,那又如何!百年前还不是一败涂地。百年后,还是一样下场。所以我还是劝你走吧,走的越远越好。不然再见你,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小主道:“你还没给我休书呢。”

    楚狼一手指天道:“苍天在上,我现在休了许忘生!”

    说罢,楚狼转身,朝礁石下走去。

    这对“夫妻”,都给了对方一条生的路。

    但是,都被拒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