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四十八章:舔伤的小狼(下)
    面对飞来刀光,风中忆袖中剑而出,将那道刀光击碎。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与此同时,那些嶙峋大石后陆续掠起十几条身影。

    这些人都蒙着面,其中还有一个头大如斗的侏儒。

    这个侏儒也罩着头套。

    楚狼看到这侏儒顿时明白了,这些人是血月王城的人。暂时未见灵王和小主,或许二人先隐藏不出,等待时机出奇不易。

    这些蒙面人掠到那些石头上。

    为首的是一个紫衣人,手里提一柄雁翎刀。

    紫衣人对风中忆道:“灵王说了,只要风公子交出楚狼,我们不为难你。希望风公子不要多管闲事了。”

    风中忆道:“转告灵王,只要交出他头颅,我就再不管这些闲事了!”

    风中忆的回答让紫衣人大怒。

    紫衣人身形从石上而起,手中雁翎刀在手中飞转,一圈凌厉刀光飞向风中忆。

    楚狼看出这紫衣人武功很高。

    其余蒙面人身形也都纷纷而起,各自兵器挥动,顷刻十几道刀剑光影声势惊人朝三人飞来。

    这些蒙面人武功也不弱。

    对方是有备而来。

    风中忆提着箱子身形瞬间从马上而起,他手中的剑连挥,数道剑光击在飞来的那圈刀影上。与此同时,风中忆的箱子也开了一条缝隙,数页书纸飞出。

    楚狼现在不能擅用内力,胡八道的马和楚狼的马相并,胡八道一手抓了楚狼,身形从马上而起。

    就在三人掠起后,飞来的那些刀剑之光劈砍在那三匹马上。

    三匹马鲜血飞溅嘶叫着“扑通”朝地上倒去。

    风中忆箱中的书纸仍不断飞出,随着这些书纸飞出,风中忆手中的剑急挥,数道剑光穿过书纸射向掠来的那些蒙面人。

    一名蒙面人躲闪不急,被风中忆的剑光击中,那蒙面人惨叫着跌在地上。

    同时风中忆喊道:“走!”

    风中忆暂且挡住这些蒙面人,胡八道提着楚狼朝山中掠去。

    现在只有入山才能躲避敌人。

    楚狼朝胡八道叫道:“放下我!我有腿!”

    胡八道脚步不停,他急道:“小狼,这个时候别逞强了。公子说你不能擅用内力,你这几天刚好些。你不用担心,公子不会有事的。”

    胡八道提着楚狼奔进“九问山”。

    九问山比平常的山更为险峻陡峭。胡八道在崎岖山中朝西逃遁。他刚提着楚狼掠过一块巨石,便看到前方有三个蒙面人。那三个蒙面人也看到了胡八道和楚狼,三人朝他们掠来。

    为首的蒙面人穿着一身布衣,身体有些佝偻。

    这布衣人身形很快,在陡峭山中如履平地。

    追来的布衣人还踢起块石头,那碗大的石头朝二人射来。

    胡八道挥剑将飞来石头击碎,他提着楚狼赶紧朝另一个方向跑。

    胡八道提着楚狼,速度也受影响,很难摆脱布衣人。布衣人也越来越近。楚狼看出这布衣人武功极高,他不能拖累胡八道。

    楚狼急道:“放下我!让我自己跑……”

    楚狼开始强行运行内力。

    随着楚狼运行内力,体内真气又开始冲突,气血翻滚,五脏六腑也开始撕裂般痛苦。楚狼嘴角也溢出血来。

    胡八道只得将楚狼放下,此刻那布衣人已在他们十丈之外了。

    胡八道叫道:“小狼,你快跑!”

    胡八道则转身挥剑朝那灰衣人扑去。

    胡八道要为楚狼争取逃遁时间。

    楚狼此刻内力冲突痛苦无比,也帮不了胡八道,只能自己逃遁。

    楚狼强行提气朝北掠去。

    楚狼掠出一段,便传来胡八道一声痛苦叫喊。

    “小狼,日后为我报仇……”

    楚狼心头一惊,他掠到高处朝那个方向一看。只见胡八道正缓缓朝地上倒去。他胸口有一股血喷出。他的重剑也脱手落地……

    楚狼和胡八道脾性相投,楚狼当胡八道为兄长,现在胡八道惨死,楚狼目眦欲裂,他发出一声狼的嚎叫,眼中闪着碧幽幽的寒光。

    那个布衣人抬头看向高处楚狼,然后身形掠起追赶而来。

    尽管楚狼恨不得将这布衣人碎尸万段,但是他现在自身都难保。他只能逃命。保住性命日后才能为胡八道报仇。

    楚狼愤怒之下发出的一声狼嚎,引来山中一只幼狼的嚎叫,似在回应楚狼的叫声。

    楚狼听出这幼狼嚎叫充满痛苦和无助。

    楚狼就朝幼狼嚎叫方向跑。

    跑了一炷香功夫,楚狼看到一只小狼崽子蜷缩在一块岩石下。小狼崽受了伤,腹部血淋淋的。

    小狼崽伸出舌头,舔着伤口。

    它眼中,有泪光闪动。

    这一幕让楚狼心生共鸣。

    他也舔了舔嘴角的血迹。

    他现在又何尝不是一只无助的“狼”呢。

    看到楚狼,狼崽目光变得凶狠,它朝楚狼呲出白森森的牙,并发出威胁的声音。警告楚狼不要靠近它。

    狼有狼语。

    楚狼朝小狼连续发出两声狼的低嚎,小狼顿时收起戾气。它盯着楚狼,似惊诧眼前这个人怎么会狼叫。

    楚狼过去将小狼抱了,他道:“我是狼崽子,你也是,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

    楚狼抱着幼狼继续奔逃。

    但是没跑多久,楚狼看到前方有人影,楚狼只能再变方向奔逃。随着不断运行内力,楚狼身体越发痛苦,也越来越冷,他开始不停打摆子。

    那名武功高强的布衣人也追赶而来。

    楚狼又咬牙跑出二里,又看到前方有人影闪动。

    楚狼心想他们一定是在搜寻自己。

    现在几个方向都有敌人,楚狼发狠,抱着小狼滚入一条山谷。

    这时也传来敌人喊叫。

    “他滚到谷中了!快下谷……”

    楚狼滚到谷底,身上多处被尖锐的石头割伤,这让他整个人看起来血迹斑斑。楚狼怀抱的幼狼未受一点的伤。幼狼还伸出舌头,舔舔楚狼脸上的血。

    楚狼爬起来,他极力控制着寒颤的身体。

    楚狼咬着牙对怀中小狼道:“狼崽子,没人能捉到我们。挺过去,活下去,迟早有一天,咱们将他们撕碎!”

    楚狼抱着小狼在谷中踉跄而行。

    此刻敌人的声音也在山谷中响起。

    楚狼得赶紧找一个藏身地。

    又朝前出了十几丈,楚狼看到一个杂草丛生的洞口。

    楚狼便抱着小狼钻进洞里。

    此刻,敌人的声音更清晰传来。

    敌人离洞口也不远了。

    楚狼在黑暗中朝洞深入而去。

    突然,发出一声巨响,地动山搬,整个山洞都摇晃起来。洞内碎石纷落,洞口也“轰”地坍塌。楚狼怀中的小狼发出惊恐的叫。

    楚狼第一反应,这是地震。

    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候发生地震。

    楚狼靠着洞壁蹲下,他紧紧抱着小狼,用身体护着它不被落下的碎石砸中。

    ……

    此刻,洞外站着那个布衣人。

    布衣人看着坍塌洞口,摘下自己的面罩。

    赫然是石语老人。

    很快,一条身影奔来,竟然是死了的胡八道。

    胡八道胸口血呼呼地,当然,这血是假的。

    胡八道对石语老人道:“石老,我戏演的怎么样?”

    石语老人和蔼面孔露出笑意,他道:“连我都以为你真被我杀了。”

    得到石语老人赞赏,胡八道咧开嘴笑了。

    又过片刻,风中忆和那名提雁翎刀的汉子也来了。

    提雁翎刀汉子拽下蒙面。

    这是一个五十多岁,脸膛赤红的男子。

    他颔下还留着一簇红火坚硬的短须。

    这男子是血盟飞虎旗主后人,名为伍朝。

    原来,这一切都是石语老人的计划。目的就是将楚狼逼入这个山洞。洞口早就埋好了炸药。楚狼入洞就会朝洞深处逃,石语老人便引爆炸药将洞口炸塌。

    炸塌山洞有数米长,没有人再能从这个洞口出来了。

    为了让楚狼相信是敌人所为,他们还找了个人扮成那个大头侏儒。

    一切都天衣无缝。

    伍朝看着坍塌洞口,他神情显得很激动,他对石语老人道:“石老,真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你硬是将他找到了!”

    石语老人道:“天意啊。”

    伍朝道:“石老,有一点我不明白,为何不留下他,我们好好训练他,偏要将楚狼逼入此地?”

    石语老人道:“河王已将高深武功传他。不用我们再费心了。我们要做的就是保证他安全,让他早日神功大成。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与世隔绝,心怀仇恨,方能早些大成。才能绝地逢生。不然他会不顾一切找他师傅尸骨,寻他的师弟师妹……那样的话,诸事缠身,他什么时候才能神功大成?而且,血月王城的人也会不惜一切代价寻找他,害他,他将时刻处在危险中。现在,除了我们无人能找到他。就算我们知道他在里面,也找不到进去的路。所以他现在比谁都安全。”

    伍朝听了石语老人解释心里也释然了。

    其实石语老人将楚狼逼入此地,有更深用意。

    但是事关重大,如果泄露后果不堪设想,尽管伍朝也是血盟的人,石语老人还是有所隐瞒。

    真正的真相,只有石语老人和风中忆知道。

    洞的尽头,是另一番天地。

    那么,洞里,究竟隐瞒着什么?

    ====

    第一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