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三章:出山第一战(中)
    楚狼听到修罗刀三个字,眉毛微蹙,眼中也闪过一缕寒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楚狼对狂傲的修罗刀可是记忆犹新。

    当年修罗刀说要杀楚狼,楚狼就准备日后杀修罗刀了。但是修罗刀非同一般,河王当年预测,楚狼想打败修罗刀,得用八年时间。

    如今他苦修四年,尽管两大奇功都未大成,但是也挡不住楚狼想和修罗刀一战的强烈欲望。

    既然这几个江湖人谈论起了修罗刀,楚狼就一边喝着茶一边仔细听。

    毕竟四年过去了,修罗刀也一定不是当初的修罗刀了。

    只听那披发人感慨道:“当年河王死了,修罗刀顺理成章跻身九重天之列。排在了第九重。真没想到,几年内修罗刀摧竖折锐就上升到第七重天了。以这样的势头,用不了几年,修罗刀便跻身前三重天了。”

    一个长须男子道:“书剑郎这几年音信全无,郁残痕修心养性不参与江湖纷争,二人都再未有战绩,所以才成全了修罗刀吧?”

    披发人道:“非也,是修罗刀太可怕了。江湖中人都说,修罗刀是越战越强。这个月打败他的人,或许下个月便死在他的修罗刀下了。简直如有神助。书剑郎的确是不知所踪,但是郁残痕不参与江湖纷争,那是他怕了修罗刀。因为修罗刀要挑战他,他只能找借口避战了。”

    此时一个胖子插口,他很赞成披发人说法。

    胖子道:“吴兄说的对,是郁残痕怕修罗刀了。就拿上月来说,修罗刀一人力战百魔窟六大悍魔,刀斩三魔,另外三魔仓皇而遁,放眼江湖有多少人能做到?”

    胖子这话一出,那几人再无异议,都感慨修罗刀太可怕了。

    听到此处,楚狼心里一震。

    楚狼当年听河王说过百魔窟,是与冥崖齐名的魔派。只因为人数只有百个,也未占多大地域,所以未被列入十域。

    但是河王说这百魔窟绝对不可小觑。

    六大悍魔是百魔窟六大护法,武功可想而知。

    修罗刀一人力战六大悍魔,并且斩了三魔,那修罗刀如今有多厉害可想而知了。

    楚狼真未想到,修罗刀如今这么强,竟然成了第七重天。

    楚狼转念又一想,四年时间啊,足以改变太多人和事。就连神血教都被十二宫打的岌岌可危,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修罗刀比当年更可怕,但是楚狼也不惧。

    从楚狼骨子里,他就没真正惧怕过谁。

    楚狼饭菜上来,楚狼开始吃喝。他还将食物分了一半给崽崽,让崽崽尝下这些美味。

    楚狼连饮几杯烈酒,先解了酒馋,然后他拽了一条免腿吃了起来。

    楚狼边吃边继续听那几个江湖人说话,希望更多了解现在江湖中的事。

    临桌那几人又改变了话题,披发人喝了杯酒,他叹息一声道:“如果我们大雾山有修罗刀这样厉害的主儿,小姐就不必嫁给荣家那个傻子了。可怜小姐,一朵鲜花很快就要插在那堆牛粪上了。”

    楚狼听到这话心里一动,原来这几人是大雾山的人。

    他们口中所说的小姐,自然就是梁荧雪了。

    河府遭难那个夜晚,梁荧雪为了活命扔掉兵器跪在荣寰面前哀求活命。当时混乱,楚狼也未听到他们说了什么,所以根本不知梁荧雪为了求生答应了嫁给傻八斤。

    当年在练功院,荣九斤以傻哥哥为耻从不提及,但是楚狼听李思悄悄说过。李思说这荣八斤不是一般的傻,有时候屙尿裤里都不管。

    梁荧雪是绝不会自愿嫁给这样的傻子的。

    看来梁荧雪也是被逼无奈。

    楚狼继续听大雾山的人说话。

    披发人这么一说,那个胖子也一脸无可奈何。

    “小姐为夫人守孝三年,现在三年期满,她只能嫁入荣家了。轩辕殿也向着荣家,我们大雾山惹不起啊。更何况那个傻子虽然傻,但是勇猛无比,大雾山也无人可挡。这就是小姐的命啊。我闺女是小姐使唤丫头,听我闺女说,小姐背后不知偷偷哭了多少次,还有……”

    说到这里胖子将声音压低,只有同桌的人能听到。楚狼暗自运行“藏龙经”,听力顿时增高,所胖子声音清晰传进楚狼耳朵。

    只听胖子低声说。

    “我闺女有两次还听到小姐梦里喊狼哥。还说,狼哥,如果当年你占了我多好,我也就无憾了……还有有一次,我闺女偷听到小姐抹着泪自语,说,风哥你又在哪儿,我需要你。由此可见,小姐心里有人啊。而且不光一个,一个狼哥,一个风哥……此事,就我们几个知道,千万不能说出去……”

    楚狼听这番话真是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当初梁荧雪就对他示好,但是他心里只有那个女孩。没想到梁荧雪一直未忘记他,还在梦里呼喊他。

    梁荧雪还念叨风哥,自然就是厉风了。

    只有楚狼明白,梁荧雪是绝望无助希望厉风能救她。

    河王几个弟子,也只有厉风有这能力。

    厉风拜师时候就已经是顶尖高手,现在武功应该更上层楼,跻身绝顶高手之列了。

    想到梁荧雪,她蹲在河边拆洗被褥的情景也浮现楚狼脑海。

    尽管梁荧雪在河府灾难之夜未能抵抗到底,但是楚狼也能理解。他能做到与敌同归与尽,但是不能强求梁荧雪也能做到。她也是为了活命迫不得已才弃剑跪求荣寰。

    当时连河王都让她寻活路吧。

    楚狼起身走到那桌旁,他朝那披发人道:“兄台,先前无意听到你们说梁小姐要和荣家少爷成婚了。请问下大婚日子在哪天?”

    披发人和其余几人顿时警觉看着楚狼。

    披发人对楚狼道:“你又是谁?”

    楚狼道:“我是百家铺少爷李思的手下。我听我家少爷说过,当年他和梁小姐一起在河王门下学艺。梁小姐是我家少爷的师姐。所以我问下梁小姐大婚日子,好回去禀报我家少爷。我家少爷得备大礼去贺。如果少爷知道我知情不报,定不饶我……”

    原来如此。

    再说,梁小姐和荣八斤婚事许多人都知道,那披发人也就不隐瞒了。他将梁荧雪大婚日子告诉了楚狼。

    楚狼谢过披发人,又回到自己桌上。

    楚狼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他心里道:老三,就凭你做梦呼喊我,我救你!况且,我也绝不会放过荣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