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四章:另有隐情(中)
    楚狼身形掠后,不让裘逆的血喷溅在自己身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裘逆肌肤继续崩裂,鲜血仍一股股喷出,这让他整个人都变得鲜血淋淋,瘆人之极。

    裘逆遭受着难以形容的痛苦,他将手中的刀无力掷向楚狼,随后他的身体在声声惨嚎中倒下。

    掷出的刀无力落在楚狼脚下。

    尽管裘逆遭受藏龙经中“百鬼噬魂”的折磨,让楚狼感到痛快之极,多少出了胸中对轩辕殿的一口恶气,但是“藏龙经”邪恶歹毒也真是超出楚狼所想。

    裘逆那让人毛骨悚然的嚎叫回响在林中,也传到林外。十二宫轩辕殿的人听到裘逆这惨嚎更是惊心悼胆。

    楚狼也转身朝林外而去。

    楚狼杀了十二宫和轩辕殿不少人,蒋鹏也再难杀胡铮了。

    楚狼返回林边,十二宫的人已开始败退。

    胡铮和几名幸存手下正想追杀蒋鹏,被楚狼喝住。

    蒋鹏边退边朝着楚狼愤怒叫道:“神血教罪恶滔天,你竟然助纣为虐!你到底是谁?!”

    楚狼道:“我警告过你们。”

    蒋鹏愠声道:“没人敢警告十二宫!”

    尽管十二宫代表江湖正义替天行道,但是蒋鹏狂妄的话让楚狼极其反感。

    楚狼道:“现在有了!再不走,你也别想走了!”

    蒋鹏再不敢激怒楚狼,他带着十几名手下仓皇而去。

    胡铮走到楚狼跟前,他很感激楚狼。如果不是楚狼,他就完了。

    胡铮朝楚狼抱拳道:“多谢英雄出手相助!”

    楚狼面无表情道:“我不是英雄。帮你也非我本意。我这个人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我欠你人情,今日还你了。”

    胡铮听了这话有些懵懂。

    楚狼解释道:“几年前,我被毒风艳娘捉了装在麻袋里……那晚是黄昏时分,正好撞到你。你识破毒风艳娘伪装救了我。”

    那年胡铮二十六岁,现在他已三十岁了,时事隔四年,胡铮早就忘了那件事。

    楚狼这么一说胡铮想了起来。

    难怪他觉得楚狼有些面熟。

    胡铮看着楚狼诧异道:“你原来是那个家里开药店的少年……没想到,你现大武功这么厉害……”

    楚狼道:“人情还你了。下次见到你,我会杀了你!”

    胡铮揩了一把脸上血迹苦笑道:“我知道……我们神血教现在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尤其你们这些正义之士更是容不得我们……”

    楚狼道:“我不是什么伸张正义的侠义之士,我做什么事都由我自己。本来你们神血教作恶多端也和我无关。但是我和你们神血教有深仇大恨,这是解不开的。如果没那件事,就凭你约束天风院的人不乱杀无辜,我才不管你是什么人,我才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我教你这个朋友。但是现在,你我只能是敌人。”

    胡铮好奇道:“请问兄台和神血教有什么深仇大恨?”

    楚狼道:“实话告诉你吧,我是河王的府的人。现在你明白了吧?!”

    胡铮道:“不明白。”

    楚狼道:“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四年前河王府被毁,就有你们神血教的份!你敢说你不明白!”

    胡铮先未回答,他命令几名手下就地挖坑将己方尸体都掩埋了。

    然后胡铮又对楚狼道:“请兄台一边说话。”

    楚狼道:“还有什么可说的?”

    胡铮道:“有。”

    楚狼心想不妨听听胡铮怎么说,他就随胡铮来到一旁。

    胡铮看着楚狼道:“当年河王府被毁,江湖的确传闻,说是澹台教主也带人参与了血洗河王府……”

    楚狼打断他的话道:“难道不是吗?”

    胡铮道:“我也实话告诉兄台,我不光是神血教天风院主,我还是神血教主的大弟子。我在神血教论地位论身份都不低,许多大事我都清楚。但是澹台教主带人血洗河王府我怎么就不知道!只是听江湖传闻……”

    楚狼这才知道,胡铮是神血教主的弟子。

    难怪胡铮武功也极高。

    楚狼冷笑道:“那晚我亲自看到澹台聚和七鬼,难道我瞎了?!”

    胡铮道:“那你看到的只是烟雾还是他们本尊?如果你看到本尊,兄台能不能描述下澹台教主和七鬼模样吗?”

    楚狼道:“他们隐藏烟雾中,又是夜晚,我哪看到他们容貌!”

    胡铮道:“既然你未亲眼看到澹台教主和七鬼面容,仅凭几团烟雾你就断定是澹台教主和七鬼吗?”

    楚狼盯着胡铮不悦地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想狡辩吗?”

    胡铮摇摇头。

    “我不狡辩,我只是以事论事。当年澹台教主与河王结怨,澹台教主回教后很是郁闷,他要求教主向河王府发难。教主有些犹豫,就召集高层议事。当时我也在,我很反对。军师更是极为反对。军师说神血教的敌人是十二宫,不是河王府。神血教和十二宫争霸,再不能竖强敌了。况且河王在江湖中有口皆碑,如果向河王府发难,必定会惹下很多人。只为出口气就不计后果,愚蠢至极……教主向来对军师言听计从。于是教主将此事压了下去,并严令澹台教主不得向河王府寻事。澹台教主尽管不快,但是也当众承诺,再不提此事了……”

    竟然有这样的事!

    这真是让楚狼倍感意外。

    楚狼道:“此话当真?!”

    胡铮以手指天发誓。

    “如有半句假话,我胡铮死无葬身之地!”然后胡铮一脸诚恳看着梵狼,他又道:“河王府遭受灾门惨祸,我们也极为震动。很快我们得到消息,说是澹台教主带人参与灭河府了。教主震怒,军师和我也极为震惊。教主急召澹台教主质问。尽管河王府出事那几日澹台教主不在教中,但是澹台教主说他去神血山闭关修炼了。七鬼至始至终也守护着他,从未离开……”

    楚狼道:“如果澹台老怪是在说谎呢?他根本没闭关修炼,而是偷偷带着七鬼参与了血洗河王府。”

    楚狼武功如此高,胡铮不想让岌岌可危的神血教再多一个可怕对手。

    胡铮耐心解释。

    “我们都相信澹台教主所说。因为澹台教主虽然残忍暴戾,但是平生最服教主和军师。在教主和军师面前从不说谎。而且他也敢做敢当。还有,我们得到河王府被毁消息,是事发第三日。当日,澹台教就被急召。河王府距我神血总教是有一千八多里,兄台……”说到这里胡铮盯着楚狼眼睛道:“除非澹台教主血洗了河王府后又生出双翅飞回了神血总教!所以,此事定另有隐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