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五章:楚狼出嫁(上)
    楚狼得知逼婚的权贵就是老五宇文乐既感意外又感好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原来是这小子在做伤天害理的事。

    楚狼也明白了宇文乐为何不择手段要娶这个女子了。

    当年宇文乐就喜欢郑一巧,眼前女子和郑一巧有几分相像,宇文乐难得所爱他是将女子代替郑一巧啊。

    女子见楚狼表情变得耐人寻味,她抹着泪道:“现在你知道了,你还敢管吗?”

    楚狼斩钉截铁道:“管!而且管定了!”

    女子顿时停止抽泣诧异看着楚狼,她未想到楚狼真敢管。

    楚狼道:“只要你一切都听我的,我会将此事圆满解决。我还可以保证,宇文小王爷日后也再不会为难你们。”

    楚狼夸下海口,女子有些半信半疑。但是她现在再无别的希望,也只能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一试了。

    女子道:“我都听公子的!”

    楚狼道:“那你现在带我回家。”

    女子就将楚狼带回了家。

    女子姓周,名巧红,住在几里外的青源村。父亲周承是一名小商贩,家境还算殷实。

    周巧红留下一份遗书离家而去,此刻周家人正急的团团转。周夫人一边哭一边骂丈夫为贪钱财害了闺女,周承则怒骂老婆为攀高枝毁了闺女。

    就在夫妻二人相互推诿之际,周巧红带着楚狼回来。

    夫妻二人见闺女安然无恙回来,高兴不已。

    周巧红告诉家人,是楚狼救了她。

    周家人对楚狼感激不尽。

    楚狼对周承道:“既然你女儿有了心上人誓死不嫁,何必逼她。若逼死了,岂不是人财两空。”

    楚狼气宇不凡,带着着刀,周承也不敢无礼。

    周承一脸愁容道:“公子,你有所不知。我们已经收了小王爷财物。而且在这白玉府境内,宇文家就是天,我们这平常百姓根本惹不起的。嫁给小王爷我家从此鸡犬升天。若不嫁,必招灾祸。我也是没有办法了……”

    楚狼正色道:“我有办法。既可保住你女儿,小王爷也不会追究,钱物也不用退。所以你们不要再逼巧红了。”

    竟然还有如好事。

    周家人顿时都愁眉舒展。。

    周承忙道:“公子,你们应该怎么做?”

    楚狼道:“做饭。我现在饿了。”

    周承赶紧朝儿子叫道:“快,快杀鸡杀羊买酒……”

    ……

    翌日,一队迎亲队伍吹吹打打来到周家。

    迎亲队伍排场并不大,不到二十人。村里的男女老少都来围观看热闹。娃儿们则围着迎亲的人讨要糖果碎银。鞭炮声也不绝于耳,很是热闹。

    宇文乐并未亲自来迎亲,他让自己的狐朋狗友代他来迎取周巧红。

    毕竟逼良家女子为妻不是光彩事,此事宇文乐也瞒着父亲,所以他也不敢太张扬了。

    进行完礼数,一身凤披霞冠的新娘子被两个迎亲的婆子扶着出来。

    无人知道,这个新娘子并非周巧红,而是楚狼。

    楚狼要替代周巧红出嫁了!

    楚狼身穿宽大婚衣,膝盖弯曲让他看起来和周巧红身高相仿。楚狼迈出小碎步被两个婆婆扶上花轿。迎婚的人也都未看出端倪。

    他们也不会想到胆敢有人冒充新娘子。

    花轿当然未被抬入琼王府,最后被抬进城东头一处宅子中。

    此刻宅中张灯结彩,院中搭了戏台,请来的戏班子正在台上唱戏。台下几张桌子坐满了身着绫罗绸缎的宾客。

    宾客们有的看戏,有的喝酒猜拳嬉笑打闹,一片嘈杂声。

    院东头有一张铺着红布的礼桌,桌上堆满金银珠宝古玩名画,都是贺礼。

    楚狼被直接送进卧房,也未进行拜堂仪式。

    宇文乐身为小王爷,日后可是琼王府继承人,未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宇文乐哪敢擅自娶妻。

    宇文乐对周家说是娶,其实是哄骗周家,宇文乐是准备金屋藏娇自得其乐。

    宇文乐请来的这些狐朋狗友,大多都是白玉府的权贵子弟。

    一群纨绔子弟。

    他们平日在一起吃喝玩乐。

    由于宇文乐无论地位和武功都是这些人中最强的,所以宇文乐俨然成了这些子弟们的龙头大哥了。

    这些人也知道宇文乐是金屋藏娇,并非真正娶妻纳妾,因为他们就常干这勾当。

    尽管如此,为了博取宇文乐欢心,他们还是尽心备了厚礼。

    此刻宇文乐立在礼桌前,他看着堆着像小山一样的贺礼满面春风心情更是无比舒畅。

    宇文乐比楚狼小一岁多,当年的少年也变成了二十岁的青年了。

    宇文乐这四年不光个头长高许多,他的相貌也更加俊朗了。身上那股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也越发明显了。

    这时一名叫李全的亲信快步来到宇文乐身边。

    李全风尘仆仆,像是经过长途跋涉。

    宇文乐看着他道:“就你回来……李思呢?”

    李全看了眼院中那些嘈杂的宾客,他小声道:“小王爷,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吧。”

    宇文乐就和李全来到一间空房子内。

    李全禀报道:“李思少爷说他要紧事缠身,不能来给小王爷贺喜了。”

    宇文乐笑道:“他来不来无所谓,主要是礼到就行。他这次捎了多少礼金?”

    原来宇文乐为了防止李思借故人不来礼也不来,他就命亲信去请李思。宇文乐打着如意算盘,就算李思不来,也应该备份厚礼让亲信捎回来。

    李全道:“李思少爷说……说……”

    李全一脸为难色,他真不知该如何说。

    宇文乐道:“胖子怎么说,你就怎么说!反正是他说的,我不会怪你。”

    李全咳嗽两声,便将李思原话复述。

    “五哥,这几年来你家七大姑八大姨九叔叔十老爷不管是谁生老病死婚丧嫁娶都请我,你家先人过冥寿也请我,这我也忍了。后来你养的狗下崽儿满月也请我,我继续忍了。这次你娶妻让我备份大厚礼,我真是再拿不出钱来了。五哥,这几年我随的礼也有百八十万银子了。纵有家财万贯,也难餍兄饕餮之欲。五哥,看在一场同门,求你放过我吧。老八如今一贫如洗,衣不遮休食不裹腹。兄今大喜,弟只能让李全捎去最真挚的祝福,祝五哥五嫂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宇文乐听到这里很是生气。

    “这天下,除了皇帝就他们家最有钱了,这个胖子是越来越抠了!他是忘记了当年兄弟情义。他还说什么了?!”

    李全小心翼翼道:“李思少爷还说,他是平民百姓,你是王孙贵族,地位悬殊,他是越来越高攀不起了。以后,还是少来往吧……”

    宇文乐更是气恼。

    “这个死胖子,琼王府是吃俸禄的,那点微薄俸禄能和他比吗!惹毛小王,将他当年尿床的事都抖出去!还少来往……好像我图的他的钱,我重的是情义。气死小王了……”

    李全见小王爷气怒,吓得噤若寒蝉不敢出声。

    这时一个婆婆禀报宇文乐,说新人发脾气还打碎茶碗。

    宇文乐就先按捺住对李思的不满,去内室安抚新人。

    宇文乐进了内室,他将门关上。

    看着床畔坐着的新娘子,宇文乐顿时心猿意马。

    他便美滋滋地朝“新娘子”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