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五章:楚狼出嫁(下)
    宇文乐是在一月前路经青源村偶遇周巧红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宇文乐见她长得像郑一巧便怦然心动。宇文乐命人打听,知道女子叫周巧红,名字中也带一个巧,宇文乐更是觉得这是天赐良缘。

    上天就是安排周巧红弥补他对郑一巧的思念。

    宇文乐便使出手段对周巧红父母威逼利诱。

    今日得偿所愿将周巧红“娶”回,宇文乐心花怒放。

    宇文乐走到近前,他还朝“新娘子”做了个揖。

    “巧儿,夫君我应付宾客冷落你了……”宇文乐突然发现新娘子身形有些不对劲,比上次见时强壮许多。“啊……巧儿啊,我怎么感觉你壮了许多,难道是最近吃的太好……”

    蒙着大红盖头的楚狼听了这话差点笑出声来。

    楚狼强忍住笑,他不说话,只是“哼”了一声。还将身子略为偏过,一副新人生气模样。

    宇文乐将“新娘子”身体扳正,他哄道:“不要生气了。以后你跟着我就吃香喝辣吧。不知多少人羡慕呢……”

    说着,宇文乐就去揭那块大红盖头。

    宇文乐揭起红盖头那瞬间,他发出一声惊叫,还朝后退了两步。

    楚狼“哈哈”大笑,他站起身对宇文乐道:“老五,从今儿起我可就要跟着你吃香喝辣了。”

    宇文乐瞪眼看着楚狼,那神情,就如同白日见鬼一般。

    当年河王府遭灭门之祸,回家探亲的宇文乐和李思躲过一劫。事后,宇文乐听说师傅死了,悲痛万分,他遥对大河府方向烧纸痛哭。

    宇文乐也惦记楚狼几人,尤其是郑一巧,更是让宇文乐担心。

    宇文乐多方打听,最后也未打听到郑一巧和楚狼消息。

    宇文乐以为楚狼和郑一巧都罹难了。

    为此,宇文乐黯然销魂。

    宇文乐自然认出楚狼,他惊震之下手指楚狼结巴道:“你是……狼……狼哥?你没死?”

    楚狼道:“我要死了,谁来管你。老五,你可知周姑娘誓死不嫁你,跑到河边上吊正好被我救了。老五,当年河王是怎么教导你的?你怎么能仗势欺人做这伤天害理的事!”

    宇文乐没想到周巧红如此刚烈,宁死不嫁。宇文乐也明白了,是楚狼救了巧红,然后又扮成“新娘子”来教训他。

    宇文乐道:“我不是看她像巧儿吗,所以一时犯了糊涂。”

    “娶”回的不是意中人,而是当年狼哥,宇文乐此刻惊喜不已。

    宇文乐他上前拥抱住楚狼,他用力拍着楚狼后背“咚咚”地响。

    “狼哥!原来你没死,老五实在是太高兴了!”

    当年楚狼和宇文乐几人都结下深厚情义,劫后重逢,楚狼自然也激动。

    楚狼也拍着宇文化乐的背。

    二人分开后,楚狼将身上凤披霞冠脱下扔在床上。

    余文乐两手一摊道:“我这是做梦娶媳妇,白高兴了一场。”

    楚狼道:“难道‘娶’回兄弟你还不高兴吗?”

    宇文乐道:“白天,兄弟好。晚上,还是老婆好。”

    说罢宇文乐“哈哈”大笑,楚狼也笑了起来。

    四年过去,宇文乐虽然由少年变成了青年,但是诙谐活泼依旧如从前一样。这也让楚狼倍感亲切。

    乐哥,还是那个乐哥。

    二人笑讫,楚狼正色道:“可有巧儿和厉风消息?”

    宇文乐本来还想问楚狼郑一巧消息,听楚狼这么一问,宇文乐叹了一声道:“荧雪和厉风都还活着,就你和巧儿没有音讯,我和老八以为你俩都死了……现在连你也不知巧儿消息,恐怕她是真的死了……”

    这四年来,楚狼惦记厉风和巧儿,现在知道厉风活着,楚狼心里宽慰许多。

    但是却没有巧儿消息。

    看来当年巧儿是凶多吉少了。

    楚狼正想再问些事,宇文乐拉了他道:“这些事以后再说。今日你坏了我的好事,我请来这么多客人,你得帮我把今日的事应付过去。”

    宇文乐拉着楚狼来到院中,他先让唱戏的停下。

    宾客们也都将目光投向楚狼这个陌生人。

    宇文乐激动地朝那些狐朋狗友大声道:“各位兄弟,给你们引见一下。这位是我的狼哥。当年我在河王府学艺,狼哥负责管我们。我是谁也不服,就我服狼哥。因为狼哥文武双全。尤其当年写了一首诗,简直就是千古绝唱。我那瘫痪了二十年的二舅听我念了狼哥的诗,当时一个鲤鱼打挺而起然后飞檐走壁而去,至今不知下落。哈哈……”

    众人听了宇文乐这话都好奇之极,他们情绪高涨七嘴八舌让宇文乐赶紧将那首千古绝唱念出来。

    宇文乐便大声道:“一个炸雷轰地响,两个炸雷隆隆响。若要再来三四个,轰轰隆隆响不停。”

    宇文乐念罢,众宾客哄堂大笑。

    有的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就连戏子也笑的差点跌下台来。

    楚狼带着不满低声道:“老五,你这是让我当众出丑啊!”

    宇文乐道:“狼哥,你不了解他们。这些家伙每天不学无术,就好找乐子。越是这样的诗,他们越觉与众不同,就越开心,这样才能都注意你忘了我今日娶老婆的事。谁让你坏了我的好事。还有,别看他们都是些纨绔子弟,关键时候真能帮上忙,和他们交个朋友也无妨……”

    既然如此,楚狼也就由着宇文乐。

    接着,宇文乐又替楚狼吹诩一番,那些权贵子弟对楚狼也更有好感。

    他们纷纷向楚狼敬酒,交楚狼这个朋友。

    只要是敬酒,楚狼来者不拒,都喝了。

    其中一个公子是白玉府守将袁纲之子袁兴。

    袁兴心情澎湃,他端起一杯酒大声道:“狼哥果然是性情中人。以后你也是我们的狼哥。兄弟我敬你一杯,以后有用得着我地方,狼哥你尽管开口。”

    于是众公子纷纷附和,热情地称楚狼为狼哥。

    楚狼接过袁兴敬酒一饮而尽。然后楚狼也敬他们,于是众人开怀畅饮起来。

    众人饮了两个时辰,最后宾客们一个个尽兴而去。楚狼和宇文乐也都有了醉意。二人便睡了一觉。

    二人醒来后,已近黄昏了。

    宇文乐洗了把脸清醒了一下,然后他对楚狼道:“狼哥,你现在有何打算?要不就留在我琼王府吧。我定不会亏待你。”

    楚狼道:“老五,当年河王府被毁,你知道是谁干的吗?”

    宇文乐道:“知道,我们查过。是天慕谷、轩辕殿、神血教,还有一股神秘力量。他们四路人马合伙干的。”

    楚狼道盯着宇文乐道:“那你就没想过为河王报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