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六章:见琼王(上)
    宇文乐是琼王之子,也是血盟后人,当初大河王待宇文乐极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河王对宇文乐抱有很大希望,为此煞费苦心为宇文乐量身定做一套修炼暗器的方法。

    宇文乐也遵照琼王嘱咐,对河王视师如父。

    河王死了,宇文乐既悲痛又愤懑,自然想为河王报仇。

    宇文乐道:“我当然想了。但是我爹不让。我爹说这四路人马联手便将大河府毁了,我们琼王府更难抗衡。弄不好,琼王府会招来灭府之灾。所以现在得韬光隐晦,等待时机。我爹说迟早会有一个特别的人出现,那个人将是我们的希望。所以我一直在等那个人。”

    在宇文乐十八岁的时候,琼王将所有秘密告诉了宇文乐。

    宇文乐这才知道血月王城和血盟的事情。

    宇文乐也想起当年师傅曾隐晦的对他说过,有一股神秘可怕力量在伺机布局,一但时机成熟,这力量就会染指江湖和天下。

    原来这股神秘力量就是血月王城。

    而他们则是血盟的后人。

    与血月王城势不两立。

    琼王还告诉宇文乐,血盟小主人还在世上,用不了几年便会龙出大海,到时候将召集血盟的人对抗血月王城。

    琼王激励宇文乐,让他刻苦修炼,日后好辅佐血盟小主人。

    所以这四年来,尽管宇文乐也吃喝玩乐,但是修炼武功也没耽误。宇文乐遵循师傅当年给他制定的修炼方法勤学苦练,等着血盟小主人出现。

    这四年来宇文乐的武功也取得了长足进步

    楚狼对宇文乐所说的那个“特别的人”饶有兴趣,楚狼道:“那个特别的人是谁?”

    尽管宇文乐和楚狼关系好,但是事关血盟机密,宇文乐也绝不会透露。

    宇文乐:“关系重大,恕老五不能如实说了。”

    既然如此,楚狼也不勉强。

    楚狼道:“那厉风现在如何?”

    宇文乐一脸惋惜道:“唉,老二疯了。”

    楚狼听了这话心里一震,他道:“疯了?!到底怎么回事?”

    宇文乐道:“当年厉风侥幸活了下来,他准备带甘州八阵人马报仇雪恨,结果被他爹痛打一顿,让他断了报仇念头。厉老爷子是为了保甘州八阵不想惹火烧身。也可以理解,连河王府都被毁了,甘州八阵也不是对手。但是你也知道厉风一根筋,就要报仇。为避免厉风擅自调动甘州八阵高手去报仇而招来大祸,厉老爷子干脆废了厉风继承掌门的权力,将继承权传给历风弟弟厉雷。厉风那么刚烈,师傅的仇报不了,自己又失了继承权,胸中恶气将他憋得神智也失常了。后来我听说厉风被厉老爷子送到了静山,厉老爷子希望厉风修心养性。但是厉风不是修心养性的料儿,为了排遣苦闷发泄心中郁气他是每日疯狂练功。去年我路过静山探望他,他披头散发全身肮脏形如疯子,连我竟然也不认了。抡起铁锤就打我,幸好我跑得快啊,不然就被他打死了……”

    楚狼得知厉风情况后心情很是沉重。

    厉风当年可是八大弟子中武功最高的一个。厉风扬名时候,其余弟子包括他都是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

    当年河王可说过,厉风算得上一个难得奇葩。

    尽管厉风没有太高的智慧,但是在武学方面却表现出让人惊诧的天赋。

    河王当年甚至断言,他年九重天里必有厉风一席之地。

    如果厉风真疯了,那真是太可惜了。

    宇文乐道:“不说他了。说说你吧。你这几年哪去了?我派人多方打听都未打听到你的消息。”

    楚狼道:“当年那些人追杀我,将我逼入一个绝地。我困在绝地四年多,只有一只狼陪伴着我。与世隔绝,我就整日练功。天可怜见,前些日子我终于发现了出口,这才能重见天日……”

    原来如此,难怪打听不到关于楚狼的任何消息。

    宇文乐看着楚狼,他目光也开始多了一份痛。

    “给我讲讲河府灾难之夜,还有师傅到底怎么死的……”

    河府被毁情况,宇文乐也都是听江湖传闻。

    既然是传闻,那就有真有假。

    楚狼是河府被毁当晚亲历者,没有人比楚狼更清楚发生的一切了。

    宇文乐想知道真相。

    楚狼就开始讲当年事件的经过……

    当宇文乐听到许忘生就是内奸时候震惊不已。

    随后宇文乐气得骂道:“操她娘的!当年就数她最不起眼,每天一副小心翼翼可怜相,真是会隐藏啊!这个小贱人把我们都骗了……”

    楚狼道:“骗的我们好惨。连河王都难以相信她是内奸。那晚,我查出她是内奸赶紧叫醒厉风巧儿他们……”

    楚狼又接着讲。

    当年四路人马冲入河府烧杀抢掠,将河王府变成人间地狱,这些事楚狼永难忘记。那些悲惨画面一幕一幕都镌刻在他脑海中难以抹去。

    楚狼都详细讲给宇文乐。

    宇文乐听着这一切,对那四路人马怨恨更盛,他拳头握的“嘎嘎”响,额头青筋不断跳动。

    临末,楚狼道:“书剑郎点我睡穴带我离去,河王留在了那个土洞里。后来我想办法打探到了,敌人寻到那个土洞中,河王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这也让我一直感到困顿。”

    宇文乐听到这里眼睛一亮,他激动道:“既然没有尸体,或许我师傅没死呐!”

    楚狼道:“河王经脉尽断,就连书剑郎都说必死无疑。恐怕是死了。但是死了却不见尸体,这就怪了……”

    宇文乐听了这话眼中希望之光瞬间黯淡下来。

    的确,全身经脉尽断,死定了。

    楚狼讲完看着宇文乐。

    上此刻,宇文乐看到楚狼眼中闪动着嗜血和毁灭的欲望。

    楚狼道:“老五,这四年多来,我发疯般修炼武功,就是等着有朝一日出去为河王,为河府死去的所有人报仇雪恨。老五,你帮不帮我?!”

    宇文乐道:“师傅落了个经脉尽断惨死下场,河王府老老少少被杀的尸横遍地血流成河……狼哥,连你这个小管事都要报仇。我岂有不报之理!此仇不报,我宇文乐誓不为人!既然狼哥找上我,我再去求我爹,让他答应我替师傅报仇!这笔血债,也到了该算的时候了!”

    宇文乐的表现让楚狼欣慰。

    这个从小锦衣玉食在蜜罐里长大的小王爷,还是有血性的。

    楚狼双手抓住宇文乐的肩,握的紧紧的。楚狼动情地道:“老五,我其实不是小管事,我才是你们的大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