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十章:大喜之日(上)
    (今晚就一更)

    当年石语老人推断楚狼要将箜篌九问与大河王传授武功都修炼完毕得五年时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而且是在废寝忘食刻苦修炼状态下。

    石语老人也未料到楚狼还同时修炼奇功“藏龙经”。

    虽然楚狼未将“藏龙经”修炼大成,但是将石棺内的箜篌刀诀全部修完,涅槃玄经也即将大成,所以楚狼的进度还是超出石语老人预测。

    更是让伍潮和胡八道惊诧。

    按他们计划,到预计时间,风中忆会亲自去九问山等待楚狼出关。再带楚狼见石语老人。石语老人会亲口将真相告之楚狼。

    却未想到楚狼提前出关了。

    胡八道说:“伍爷,风公子将小主人安顿好就满世界寻找他的那个‘她’了。现在也不知在哪里。石老身子骨也越来越差,极少露面了。现在少主人提前出关,怎么办?”

    伍潮想了想道:“既然少主出关,也到了我们行大事时候了。这样,我去烟花城见石老,你想办法打听风公子消息。风公子知道少主出关,就会赶回来了。”

    胡八道和伍潮也顾不得再吃喝,二人赶紧分头行动。

    ……

    楚狼从茅房出来已不见胡八道踪影。

    胡八道不辞而去让楚狼很是失望。

    他转念一想,胡八道还活着就最好,也就不放在心上了。

    楚狼回去和兄弟们继续欢娱。

    当晚,几人在客栈歇息。

    当年楚狼和李思一屋,夜里李思便和楚狼睡一起,重温当年情谊。

    厉风和宇文乐睡一屋。

    幽无魂和施翘各居一室。

    尽管楚狼喝了许多酒,头脑有些晕沉,但是身在陌生地方,楚狼异常警觉。

    楚狼和李思聊了一个多时辰,李思先睡去。

    楚狼运行“藏龙经”,他的听力和视力也顷刻倍增。楚狼闭着眼睛,聆听着周围的动静。没有异常,楚狼便暂时睡去。但是睡了不到半个时辰,楚狼又醒来,又细听是否有异常响动。

    于是楚狼听到一声女子轻叹声音。

    声音来自客栈外,方向正南。

    距离七八丈远。

    楚狼起身,李思仍在熟睡中。

    楚狼来到窗前,他将窗子开了一条缝,借着月光朝着声音传来方向暗窥。

    根据楚狼推断,声音来自街道对面。

    但是楚狼未看到有人影。

    楚狼心想,或许是街道对面某个居民屋中传来的民女叹息。

    也就在这时候,楚狼听到屋顶上有极其轻微的脚步声。

    如果是以往,这样轻微的脚步声楚狼是听不出来的。但是现在楚狼正在运行“藏龙经”,这细微声音难逃过他耳朵。

    楚狼掀开窗子,人也从窗口飘飞而出。

    楚狼出窗,身形顷刻飞升而起,这样屋顶便一览无遗了。

    只见屋顶上蹲着一个人,正注视着街道对面。

    这人正是幽无魂。

    楚狼轻轻落在屋顶。

    楚狼对幽无魂道:“你怎么在这里?”

    幽无魂道:“我听到街道对面传来一声女子叹息声。所以出来察看。”

    楚狼听了这话立刻明白,谨慎的幽无魂也在运行藏龙经听周围异常声音。

    楚狼故意道:“你多虑了,或许只是对面屋中民女发出的叹息声。”

    幽无魂道:“不是民女,这声叹息带着内力。而且年纪很轻。年纪轻轻叹息之声便带着内力,传了七八丈远,说明功力很高……”

    楚狼听了这话有些讶异。

    他只听到了女子叹息声,但是却未判断出这叹息声中带着内力。

    由于可见,幽无魂江湖经验非常老道,而且听力也比他胜出一筹。

    楚狼道:“我去探下,你保护李思。”

    说罢,楚狼身形轻盈而起,如一只夜鸟朝对面飘飞而去。

    既然楚狼去探,幽无魂不能让李思一人在屋中,他便返回屋里保护李思。

    虽然屋顶距楚狼房间不远,但是幽无魂身法极轻,一般人根本察觉不出,但是还是被楚狼察觉到,这也让幽无魂疑窦丛生了。

    过了一炷香功夫,楚狼返回房间。

    楚狼将对面那片屋房都仔细听了,再未听到任何异常声音。

    楚狼对幽无魂道:“你回屋歇息吧,你放心,有我在李思无事的。”

    幽无魂明显不放心,他道:“从明日,夜里我陪少爷。”

    楚狼道:“李思真是没白请你!”

    幽无魂道:“我开出天价,少爷仍雇了我。我怎么能让他有闪失。”

    然后幽无魂回屋歇息。

    ……

    翌日天还未亮,楚狼就起来。

    这些年来楚狼勤学苦修,所以养成天未亮便起的习惯。

    楚狼推门出来,正好看到宇文乐从施翘屋中出来,刚将施翘屋门合上。宇文乐脸上是一副满足和惬意。

    原来宇文乐昨晚待厉风鼾声如雷后便悄悄起来跑到施翘屋中了。

    宇文乐没想到楚狼起的这么早,正好撞到他从施翘屋中出来。宇文乐欲盖弥彰,他压低声音对楚狼道:“狼哥,你让我防备这女人,我便深入刺探了一下……”

    楚狼当然知道宇文乐是去施翘房间是行苟且之事了,他故意问道:“刺探到什么了?”

    宇文乐道:“目前一切正常。”

    楚狼拍拍他的肩,话中有话道:“继续探。只是要小心,莫深陷泥淖无法自拔。”

    宇文乐道:“狼哥你就放心吧。”

    楚狼和宇文乐进入厉风房间。

    厉风睡熟中仍保持着一份警觉。听到门响,熟睡中的厉风鼾声骤停,眼睛突然睁开。手也抓住了铁锤柄。见是两个兄弟,他放下铁锤。

    楚狼道:“老二,我有话说。”

    厉风就坐了起来。

    楚狼低声音对二人道:“你们问我接下来做什么,老八那两个保镖不得不防,所以我也未直说。这月二十八,荧雪嫁荣八斤。我们就在荣家大喜日子,清算血债。也正好将老三从火坑中救出。”

    当年梁荧雪在河府灾祸之夜弃剑求生,此事厉风一直耿耿于怀。

    厉风道:“荣家的账要算!但是老三不值得救!”

    楚狼对厉风道:“老三当年也是为了活命迫于无奈。我还探到一个消息,老三嫁荣家是被逼无奈,她不知哭过多少次,在梦里都还喊着让你我救她。老二,当时你也在场,师傅都让她寻活路吧,所以也不能怪她。她梦里都呼喊你我,说明她心里有咱们这两个哥哥,老二,不能不救啊……”

    宇文乐也道:“二哥,我说句实话你不要动怒。当时情况狼哥和我说了。处在那境地,只要有一丝求生希望,我也会那么做的。所以,也不全怪三姐。还有,当年二哥你生病,是三姐和巧儿每天轮着给你熬药。你醉酒吐的满世界都是,也是三姐收拾的……”

    听宇文乐这么一说,厉风也想起梁荧雪的好来。

    尽管梁荧雪见风使舵趋炎附势,终究是一场同门,一场情义。

    厉风道:“还有十日,我们立刻动身!”

    楚狼和宇文乐同声道。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