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十一章:血溅婚堂(上)
    荣八斤看着蒙着盖头的新娘子,他闻到梁荧雪身上幽幽体香,荣八斤便打了个喷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嘟哝道:“是什么东西这么好闻……”

    便一把将梁荧雪盖头掀起。

    于是傻荣八便看到梁荧雪那张美丽的脸。

    荣府女子都不如梁荧雪好看,傻荣八见梁荧雪生的如此好看,眼睛瞬间一亮。

    “你就是我媳妇?”

    梁荧雪秀眉微蹙,轻轻点了下头。

    傻荣八由于常年不清理口腔,所以口气恶臭。

    梁荧雪闻到他口气感觉恶心地想吐。

    想到从今以后就要和这个一嘴臭味的男人同床共枕,梁荧雪心里一阵哀嚎。

    荣八斤看着梁荧雪那美丽脸蛋,心里生出一种从未有过奇怪感觉,他鼻涕又不由自己流出。

    荣八斤对梁荧雪道:“他们说你比狗好耍,现在你是我媳妇了,以后我们好好耍。你还这么好看,还这么好闻,你的气味我也记下了……谁若敢打你,我就往死里打他……”

    尽管傻荣八前言不搭后语,但也算是新婚誓言了。

    新郎倌本应在洞房掀起新娘子盖头,现在还未拜堂,傻荣八便将新娘子盖头拽下,这是不吉利的。

    傻儿子在亲朋和梁家人面前丢人,让荣寰很是气恼。

    他遏着火气,让傻儿赶紧把盖头给梁荧雪盖上。

    梁家几个送亲人脸上则露出苦笑。

    梁荧雪嫁给这样的傻子,真是太委屈了。

    既然荣寰发话,傻荣八也不敢违背,他又将红盖头蒙在梁荧雪脸上。

    然后主婚人开始人主持拜堂仪式。

    就在这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喜闻傻荣八娶河王爱徒梁荧雪,大河府特来贺喜!”

    声音传入堂中,在每个人耳边回响。

    厅中的人闻之颜面顿时变色。

    梁荧雪也身心一震。

    荣寰毕竟是名门大当家,经历风浪,他不动声色道:“阁下不用故弄玄虚,现身吧!”

    随着荣寰声音,婚堂门口出现一个青年。

    守在婚堂门口的两名大汉都未看清这青年从哪来的。他们感觉青年就如从地里突然冒出一样。两名大汉惊诧之下便要出手攻青年。

    但是还未待二人出招,刀光乍起,二人脖子便被切开。

    两名汉子脖子上鲜血喷涌朝地上倒去。

    然后青年提着滴血的刀,带着一身杀气,慢步走进婚堂。

    青年正是楚狼!

    现身便不由分说先杀人,这让婚堂中所有人都震惊万分。

    荣寰和荣霸更是盯着楚狼,目中充满愤怒,也充满杀意。

    荣霸当年见过楚狼,他认出楚狼是河王那个小跟班。

    这让荣霸心头一凛。

    荣寰盯着楚狼道:“你是谁?!”

    楚狼道:“大河王府,楚狼!”

    楚狼此话一出,梁荧雪身体颤抖,她一把将红盖头拽下,蓦然回头朝门口望去。

    于是,她看到身形伟岸的楚狼,提滴血之刀立在门口,立在门口阳光之中。

    梁荧雪真有些难以置信。

    她真是做梦也未想到,在这个时候,一直音讯全无的楚狼会突然出现。

    这让梁荧雪感觉如同做梦。

    但是她还是惊喜地喊道:“狼哥……”

    楚狼对梁荧雪道:“老三,搅了你大喜日子,对不住了。”

    梁荧雪当然不会怪怨楚狼毁了她的婚礼。

    楚狼来搅,她还求之不得呢。

    梁荧雪道:“狼哥,搅的天翻地覆最好!”

    荣寰和妻子本来坐在上方,等着新人拜高堂,现在仇家寻上门来,婚礼是进行不下去了。

    荣寰拍案而起。

    荣寰盯着楚狼道:“你可来的真是时候!”

    楚狼道:“当年你们荣家伙同另外三路人马血洗大河王府,犯下滔天大罪,今日报应到了!”

    荣寰手指楚狼怒声道:“你把我荣家当什么地方了!我荣家几百高手,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你!狂徒,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楚狼突然笑了,笑的灿烂,楚狼道:“几百个死人而已!”

    荣寰叫道:“来人,杀了这个狂徒!”

    此刻堂外数名荣家高手已朝门口冲来。

    楚狼依旧背对着门。

    就在这时候,若干暗器骤现。

    暗器大小迥异,速度不同,射向那几个冲向婚堂门口的人。

    于是接连二三惨叫响起,那几人都被暗器射中倒地。

    然后一个风度翩翩的青年,从婚堂屋顶上落下,走进婚堂。

    正是宇文乐。

    宇文乐一进婚堂,目光便落在梁荧雪身上,他显得有些讶异。

    “啊呀呀,这是我三师姐吗?!这简直就天仙下凡啊!比当年好看太多了。”宇文乐又一脸坏笑道:“三姐,你公公婆婆还有你男人都快要死了。我也不嫌弃你嫁过人,以后你就随了我吧。”

    宇文乐的出现对梁荧雪来说无疑又是一个惊喜。

    梁荧雪激动道:“老五,你还是那样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我真是太开心了……”

    宇文乐又将目光投向荣家兄弟,他玩世不恭神情也变得冰冷,目光也充满仇怨。

    “在下大河王第五弟子宇文乐,现在来为师报仇!”

    梁荧雪也开始扯拽身上的凤冠霞帔。

    傻八斤也真是傻的够可以,他还纳闷道:“媳妇儿,你不拜堂了吗?”

    梁荧雪对荣家怀有一腔怨气,现在楚狼和宇文乐而至,梁荧雪也扬眉吐气了。

    尽管只有楚狼和宇文乐二人,但是梁荧雪知道楚狼做事不莽撞,既然楚狼敢来,那就是来者不善!

    所以梁荧雪再无所畏惧,她朝傻八斤道:“你这个蠢货,我不嫁你了!”

    傻八斤道:“我就认准你,你好香……还好美……”

    荣寰此刻气的脸都发紫了。

    河王弟子来寻仇,儿子还在当众出丑。

    荣寰冲着傻儿子叫道:“他们是来抢你媳妇的!杀了这两个人!”

    傻八斤这才明白过来,他顿时大怒,面目也变得凶恶,就如一头发怒的狮子。

    傻八斤大步朝门口的楚狼和宇文乐而来,他那只巨人般的手掌拍向楚狼。

    楚狼不动。

    就在这时候,一条身影瞬间闪入,一声雷一般的吼在婚堂炸响。

    然后一柄铁锤击向傻八斤的大手。

    傻八斤也不闪避,他也发出一声怒叫,一掌击在那铁锤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