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十六章:神功惊众(中)
    楚狼心想,十二宫如今占据二十多个州,三万多人,势力之大可谓历代江湖罕见。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眼线探子自然也是遍布江湖各地。所以自己救胡铮包括血洗荣家的事都瞒不过秦九天。

    索性实话实说。

    楚狼道:“当年胡铮救过我一命,这个情必须得还。所以我不能见死不救。我救他一命也就两清了。我杀轩辕殿裘逆,是因为四年前他带轩辕殿的人参与血洗河王府。我与轩辕殿势不两立。”

    秦九天半信半疑,他看着楚狼道:“胡铮真救过你命?还是你和神血教私下有什么……”

    秦九天说到这里顿住了话,言外之意,他怀疑楚狼是神血教的人。

    楚狼道:“胡铮真救过我命,绝非虚言。秦宫主如果不信,可派人查。如果我说谎,秦宫主你亲自将我碎尸万段!”

    “我信了!”秦九天眼中也露出赞赏之色,他道:“恩怨分明大丈夫,救命之恩当然得报。换我,也得救胡铮。既然两清了,那你日后遇到神血教的人会如何做?”

    楚狼道:“神血教背道而驰引得天怒人怨,日后碰到神血教的人定杀不饶。”

    秦九天听了这话很满意,他又道:“你们几个血洗天幕谷,我有所耳闻了。你是河王亲信,他们几个是河王弟子,所以你们为河王报仇无可厚非。我可以冒昧问下,下一个是轩辕殿吗?”

    楚狼直言不讳道:“是。”

    秦九天轻叹一声,他道:“无论是河王府,还是天幕谷和轩辕殿,都是江湖正义力量,结果却结下仇怨刀兵相见,真是让人唏嘘惋叹。但是江湖就是这样,恩怨情仇错综复杂,有时候就是一团乱麻,谁也道不明理不清。你们之间的恩怨,我本来不便插手,但是我现在有一个不情之请……”

    秦九天身为十二宫总宫主,明辨事非,又平易近人,让楚狼对他更有好感。

    楚狼道:“秦九宫主请讲。”

    秦九天道:“轩辕殿和十二宫现在是同盟关系,这几年和神血教斗争轩辕殿功不可没。武林大会,我会号召正义之士发起对神血教最后一战。轩辕殿是十域之一,轩辕殿参与武林大会事关重要意义重大,所以为了大局还请你暂且将私人恩怨往后放一放。待灭了神血教,你们再清算恩怨如何?”

    尽管下个目标是轩辕殿,但是楚狼也不会操之过急,轩辕殿毕竟是十域之一,实力比天幕谷强出许多,怎么也得等厉风伤好利索从长计议。

    落得做个顺水人情。

    遂了秦九天的意,也能将十二宫的恩怨一笔勾销了。

    楚狼道:“我们本想近快对轩辕殿动手,既然秦宫主说话了,那我不能坏了秦宫主大事,这笔账就以后和他们算。”

    楚狼识时务,秦九天很高兴,他将那半碗茶饮下,算是接受了楚狼的谢罪。

    秦九天起身道:“你和十二宫的恩怨一笔勾销。但是我丑话说在前头,下不为例。不然神仙也救不了你。”

    楚狼道:“谢秦九宫主!”

    冰释前嫌,秦九天便邀请楚狼一起入席欢娱。

    秦九天热情邀请,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莫大的荣耀。

    楚狼欣然应邀。

    楚狼随秦九天进入那个雅间。

    雅间中,李思、宇文乐、雪贵人和几位官员正在推杯换盏觥筹交错。诙谐风趣的宇文乐不时逗的人们发出笑声。

    雪贵人的美貌容颜让有经微醉的宇文乐更是心猿意马。宇文乐不时用别样目光飘向雪贵人,向她传达一种微妙的信息。

    或许是雪贵人未勘破宇文乐的暧昧信息,或许是她心知肚明不动声色,她仍保持着一种优雅得体有礼有节。

    秦九天和楚狼进来,众人起立。

    既然秦九天也邀楚狼入席,那说明事情解决了,李思和宇文乐都暗松一口气,二人高兴之情也溢于言表。

    秦九天和楚狼落座,然后一桌人畅饮畅谈气氛甚是融洽。

    楚狼还当众给秦九天敬了酒,表达了对秦九天敬意。

    接风宴席进行了一个半时辰,各自尽兴后宴席也就散了。

    秦九天从赏月楼出来。

    身后跟着楚狼等人。

    赏月楼周围还聚集着不少仰慕秦九天的三教九流,见秦九天出来,他们又是发出激动欢呼声。

    也就在这时候,突然周围人群中惨叫声骤起。

    顷刻间,便有二十多个百姓倒地。

    与此同时,几处人群中掠起二十多条身影。

    这些人都身着百姓衣裳,有男有女。

    他们都手持兵器。

    随着他们飞升而起,眩目的刀剑之光也升起。

    这二十多条身影,有十几条分三个方向朝秦九天飞掠而来。从这十几人轻功和速度可以看出,他们武功都不弱。

    剩下六七人武功更强,他们身形升的很高,从高空而来。

    这六七人还射出一片暗器,暗器朝秦九天罩下来。

    这突变让在场所有人惊愕。

    人们脑中第一反应,这些人是刺客。

    就在刺客们发难刹那之间,秦九天右脚用力在地上一跺,青砖铺的地面发出鞭炮般的“劈啪”响声,瞬间,一块块青砖从地面飞起,若干青砖击向三个方向掠来的刺客。

    青砖如长了眼睛,让人难以避开,青砖不断击在刺客们身上。

    有的刺客被击中胸膛,胸膛被击成血窟窿;有的被击中脑袋,脑袋如被打烂的西瓜碎裂开来;有的被击中腹部,肠肚都涌被打出……

    刺客们惨叫声声,血肉横飞。

    此刻罩向秦九天那片暗器坠下,但是这些暗器距秦九天头顶还有二尺时候,秦九天头顶上方突然出现祥云般氲气。

    氲气如伞,遮在秦九天头顶。

    那些暗器便都射在这“气伞”上,五花八门的暗器都被弹飞出去。

    空中,还有六七个武功更高的刺客。

    秦九天的身形也瞬间从原地消失了,他身形出现在空中。

    那六七名刺客大惊失色,秦九天的武功让他们魂飞魄散,这些刺客没有勇气再攻击秦九天,他们各自变换身形想遁。

    秦九天已经出手。

    手影若雾中花,水中月,每一道手影带拖着一道气练。

    就如慧星拖着长长尾巴。

    这些拖着气氲的掌影如一条条带子在刺客们周身飞舞。

    人们都仰面而望,惊呼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