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二十一章:岂曰无衣(下)
    陈作虎将信封拆开,将信取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信折叠成长方形,很厚。陈作虎将信纸轻轻打开,信中夹着一沓银票,每张银票面额五万两。共六张,三十万两。

    连着三年,陈作虎每年都会收到这样一份信。

    信封上写着,岂曰无衣,与子同裳。

    信中夹着三十万两银票。

    纸上却无半字。

    每年,都是一个乞丐将信送来。陈作虎还亲自审问过乞丐,乞丐也说不清对方是何人,只说有人让他将信送来,还说神血教不会亏待送信者。

    如今神血教钱财即将告罄,这三十万两银子真可谓是雪中送炭啊。

    这让陈作虎很振奋。

    陈作虎对那亲信道:“不要为难那乞丐,给些银两还有食物放他走。”

    那名亲信奉命而去。

    神秘人每年都会送来大笔银两,胡铮也知道此事。

    胡铮困惑道:“教主,你说此人到底是谁啊?”

    陈作虎摇摇头道:“我脑子都想烂了,也想不出是谁。不管此人是谁,他是咱们神血教恩人。在这节骨眼上又送来三十万两,真是解了我们燃眉之急。”

    陈作虎将一张五万两银票递给胡铮,他道:“这是给你们天风院的。现在是狼多肉少,本不应该给你们天风院这么多。但是你和他们不一样。你也不要说出去,不然他们又说我厚此薄彼了。你师弟早就心怀不满了。”

    陈作虎明着暗着照顾胡铮,胡铮感恩戴德。

    胡铮将银票接过感激道:“教主,你真是待我太好了!胡铮无以为报,愿以死报效教主厚恩!”

    陈作虎将其余银票收起,他道:“如果不是你们胡家,哪有我今日啊。我虽凶残,但是记恩。”

    陈作虎从不否认自己凶残。

    原来若干年前陈作虎被玉顶真君驱出师门,他就去找害死娘的恶霸报仇。结果陈作虎被霸请来的高手打伤。

    侥幸遁走的陈作虎在逃亡路上因伤重倒在雪地中,正巧胡铮父亲路过,将陈作虎救了。

    胡铮父亲是个商人,平时信佛,所以常行善事。胡铮爹爹将陈作虎带回家请大夫医治,陈作虎伤好后,胡父还给陈作虎盘缠。陈作虎带着盘缠远走高飞,这才有了后来奇遇,也有了今日成就。

    陈作虎后来成立神血教,并且日益壮大。陈作虎始终不忘胡家恩情。他命人打探到当年恩人下落,亲自登门感谢。

    为报恩,陈作虎还将胡家长子胡铮收为弟子留在身边培养,并且视为心腹。陈作虎厚待胡铮,胡铮也对陈作虎忠心耿耿。

    尽管神血教倒行逆施无恶不作,但是胡铮自幼深受父亲积德行善熏陶,所以他很自律。

    胡铮难以改变神血教恶行现状,但是他约束天风院的人不得乱杀无辜。胡铮也算出淤泥而不染。在神血教也算是一个异类了。

    而陈作虎虽然恶贯满盈,但是却也知恩图报的人。

    陈作虎又和胡铮商议了些事。

    胡铮想将楚狼营救陆凤云的意图告诉陈作虎,但是话到嘴边他又咽了回去。胡铮担心会害了楚狼。

    胡铮就试探问道:“教主,楚狼现在还不知陆凤云关在咱们这里。教主打算怎么处置陆凤云?”

    陈作虎道:“说实话,我对大河王还是不低眼看的。好歹他还算是个正人君子。其实陆家和我们也没多大仇怨,是澹台老怪和陆凤图当年有过节。澹老怪认定当年是河子弟子耽误了老毒婆救他儿子。你也知道澹台老怪睚眦必报,所以他咬住此事不放。他捉陆老二时候又折了一鬼,所以他更不会轻易饶过陆老二。所以,这件事上就由他吧。毕竟他是和我一起打江山的人。陆老二和他相比,屁也不是。”

    胡铮听了这话,知道就算自己求陈作虎,也难救陆凤云了。

    想让放了陆凤云,得澹台聚邪答应才行。

    就在这时候,有人通报,说军师回来了。

    听到军师回来,陈作虎和胡铮都很高兴。

    陈作虎带着胡铮和四大金刚出厅迎候。

    陈作虎飞扬跋扈目空一切,他能亲自出厅迎候军师,足见这神血教军师真是非同一般。

    过了一会儿,一个男子朝石厅而来。

    男子五十多岁,面色白净,慈眉善目,颌下留着三寸花白胡须。男子身穿一身粗布长衫,脚踏一双布靴,整个人显得质朴无华。

    此人正是神血教军师,被人称为布衣神机的吴七凤。

    吴七凤是几年前才为陈作虎效力的。

    吴七风虽然武功一般,但是却足智多谋,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晓人和,明阴阳懂八卦,并且精通医术。

    也算是一个异类。

    这些年和十二宫争斗中,吴七风几次识破秦九天计谋,多次将神血教挽救。

    几年争霸,尽管神血教现在如涸辙之鲋,但是也给十二宫造成了极大伤亡。十二宫各宫主,至少九个宫主都换过。有的宫主已经换了两三茬儿了。

    死一个换一个。

    十二宫四大护使,也换了三个。

    所以吴七凤在神血教声望极高,陈作虎对这个智囊也极为敬重。

    只要有吴七凤在,陈作虎就不失信心。陈作虎完全相信,神血教只是暂时陷入困境,迟早会反败为胜。

    陈作虎牵了吴七凤的手步入议事厅。

    吴七凤落座,吴铮便给他奉上茶。

    陈作虎也不坐他的铁座,他在吴七凤旁边椅子坐下,探着身子对吴七凤道:“军师,你可回来了。自你离这些天,我天天为你担心。以后,你再不能轻易外出涉险了。”

    吴七凤喝了口茶,又将茶碗放下。

    “教主,这次我找几个好友筹钱,只能亲历而为了。”吴七凤说着拿出几张银票递向陈作虎。“只借到了八万两。好歹能解燃眉之急了。”

    陈作虎接过银票,他又朝厅内的人摆了下手。

    于是胡铮和四大金刚都出了厅。

    厅中只留下陈作虎和吴七凤。

    陈作虎将那份信取出道:“那神秘人又送来三十万两。”

    吴七凤接过信封,他看着信封上那八个字,一脸疑惑之色。就是吴七凤也难勘出神秘人究竟是谁。

    陈作虎道:“我得到消息,秦九天将武林大会推迟一月,不知他葫芦里卖的又是什么药。”

    吴七凤道:“我现在也未看出秦九天用意。”

    陈作虎道:“不管他是什么用意,至少让我们多出一月时间。有这一月,加上这些钱,我我们可以好好准备了……”

    吴七凤把弄着手中信封,他看着陈作虎道:“就是再推迟两个月,再有三十万两,神血总教也守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