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二十五章:李思毁婚(上)
    楚狼听了风中忆这话很是震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能将风中忆手指剁了,还让风中忆险些丢掉性命,那对方武功也太可怕了。

    楚狼道:“是谁?”

    风中忆放下手道:“墨兰国第一高手,屈断崖。”

    风中忆为寻所爱,在墨兰国也呆了大半年。尽管在墨兰国那段日子风中忆行事低调隐藏武功,但是有一次还是因为突然发事件卷入了一场纷争。

    为此,一个人也找上了风中忆。

    那人便是墨兰国第一高手屈断崖。

    风中忆与屈断崖一场大战,激战一百多招,屈断崖断了风中忆一指,还将风中忆右胸打伤。

    风中忆也伤了屈断崖一剑。

    风中忆自知再打下去凶多吉少,最后风中忆遁走。

    由于墨兰国与大虞朝敌对数十年,两国往来甚少,所以中原人对黑兰国了解不多。

    楚狼对墨兰国也是知之甚少。

    楚狼第一次听到屈断崖名号。

    风中忆又道:“幸好不是我朝第一高手,如果是虞囚凰,那我这命真就没了。”

    风中忆言外之意,墨兰国第一高手屈断崖难比虞朝第一高手虞囚凰。

    虞囚凰在中原武林,几乎是神一样的存在了。

    楚狼道:“大哥,给我讲讲墨兰武林吧。”

    风中忆道:“我在墨兰国呆了大半年,对墨兰武林也有所了解了。墨兰武林无论门派和高手数量都逊于我中原。墨兰武林代表人物是五大高手。你可知当年那个挑战河王的蓑衣魔是谁?”

    当年蓑衣魔来历不明,但是一身武功罕见。尽管最后河王赢得胜利,但是河王也遭受蓑衣魔重创。

    那一战蓑衣魔不知死活,河王仁慈,也未为难蓑衣魔,蓑衣魔才被人带走。

    从那以后,蓑衣魔便销声匿迹了。

    楚狼一直对蓑衣魔真实身份好奇,他道:“是谁?”

    风中忆道:“他便是墨兰国大地葬宫第一高手墨蓑衣,也是墨兰国五大高手排名第二的人物。”

    楚狼这才知道蓑衣魔来历。

    难怪蓑衣魔武功怪异高超,能将河王重创,原来是墨兰武林二号人物。

    这也让楚狼越发觉得事情更复杂了。

    楚狼道:“当年蓑衣魔逼战河王,就是血月王城设的圈套。这么说,蓑衣魔是血月王城的人?”

    风中忆面色有些凝重了,他道:“就算蓑衣魔不是血月王城的人,也和血月脱不了干系。我推断,血月王城不光在中原布局,还将触角伸到了墨兰国。小狼,事情远非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们任重道远,前路更是步步凶险。所以你真不该鲁莽,闹出这么大动静。”

    风中忆充满忧虑,楚狼却充满希望和信心。

    楚狼道:“风大哥不必太忧虑了。琼王已将血盟小主的人事告诉我了。我这样闹,也有我的道理。我是为了引蛇出洞,待小主人出关,才能有的放矢。所以索性引蛇出洞,待时机成熟就都杀了。许忘生和灵王就被我引出来,他们暗算我失败,定不会善罢干休。所以狐狸们尾巴都会露出来的,这样我们才不会太被动。”

    风中忆听了楚狼解释,也觉得有道理。

    风中忆也看出楚狼对“小主人”充满期待,但是楚狼却不知,自己就是血盟的小主人。

    风中忆不由一笑。

    楚狼出关,也意味着石棺底的箜篌刀谱都修炼完了。

    这也让风中忆欣慰。

    楚狼见风中忆笑的奇怪,他道:“风大哥觉得我想法可笑吗?”

    风中忆道:“你说得有道理。我是欣喜之笑。小主出来前,我们便能给小主人打下很好的基础,这一切你功不可没。到时候小主人定会奖赏你,我还敢断定,小主人会视你为心腹。”

    楚狼既然继承了河王的遗志,他便是血盟的人,楚狼也会效忠血盟小主人。他自然希望日后能被小主人视为肱股。

    所以听了风中忆这话,楚狼很高兴。

    “这次我寒雪域之行,也将真相查明了。就如胡铮所说,当年神血教的确未参与进攻河王府。这次能救出陆二爷,也全凭胡铮相助。胡铮虽是天风院主,但是为人很仗义。”

    当年就连风中忆也以为神血教参与了血洗河王府。

    如今楚狼查明真相,这是好事。

    但是风中忆对神血教也是深恶痛绝。

    风中忆道:“神血教虽然未参与,但是多年来为害江湖天怒人怨。血盟就有人死在神血教手上。而且还被杀了个鸡犬不留。秦九宫主即将号召武林对血神教最后一战,依我之见,到时候我们也参加。既能行正义之事,也能趁机拉拢江湖英雄们。这样我们也能借助十二宫和江湖各派力量对付血月王城。血月王城太恐怖,光凭我们血盟难以应付,必须得借助江湖力量。”

    楚狼不主张对付神血教。

    “大哥,恕我直言。神血教所恶,但终究不是我血盟的敌人。现在局势就如浑水,什么样的鱼在水里游真看不出来。而且我答应了陈作虎为神血教正名,我得兑现承诺。如果风大哥执意要参加对神血教最后一战,我也不拦大哥。总之我是不会参与的。”

    风中忆听了楚狼这话,面孔更显忧愁了。

    风中忆道:“你不计后果率性而为,迟早会惹怒正派人士的。”

    楚狼道:“正派想怎么看随他们,我凭自己的心做事。”

    风中忆道:“小狼,你去了一趟神血教,是不是被他们迷惑了?”

    楚狼不假思索道:“算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吧……”

    楚狼这一路上总琢磨着那神秘人“两害相权取其轻”的话,所以他此刻不由脱口而出了。

    楚狼说出这句话,自己心里也一动,如同灵光乍现,他突然似领会这句话的意思了。

    楚狼勒住马首,看着风中忆。

    风中忆见楚狼有些怪异,他也勒住马。

    楚狼道:“风大哥,有高人在暗中指点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