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四十五章:武功盖世(中)
    (第一更)

    ---------

    楚狼和风中忆怎么会在这关键时候而来?

    原来收拾好房间的刑二下楼吃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席中不见厉风,刑二就将麻山兄弟约厉风决斗的事禀告李思。

    李思不以为然,认为麻山兄弟简直就是找死。所以也不为厉风担心。

    宇文乐则给厉风杯子填满了酒,等厉风回来喝获胜酒。

    但是楚狼觉得事情蹊跷,他不放心就离席而来。当下形势错综复杂,镇上又聚集了众多三教九流,所以风中忆也跟随楚狼而来。

    ……

    此刻,厉风到了老者上方,挥锤而击。楚狼那道刀光也朝老者面门而来。老者这才举锤,以锤遮脸封楚狼那一刀。楚狼那练刀光撞在铁锤上,如练刀光在夜里如水银般碎裂开来。

    与此同时,老者另一只手成拳,一拳捣在厉风上方击来的铁锤上。

    厉风被震的身形乱颤,人也朝地上落去。

    楚狼和风中忆也飞掠过来。

    老者以血肉之拳猛击厉风铁锤,还将厉风震伤,让风中忆和楚狼各自心中一震。

    厉风身形踉跄落在地上。

    楚狼和风中忆分别立在了厉风左右。

    双方相距丈许。

    楚狼盯着老者道:“阁下是谁?”

    未待老者回答,厉风揩着嘴角的血迹道:“狼哥,他是傻八斤师傅,是来找我报仇的!这老头武功高的离谱……”

    原来是傻八斤的师傅来找厉风寻仇。

    楚狼眼中杀意闪动。

    眸子也开始泛起幽幽绿光了。

    不管这老者什么来头,武功有多高,既然要杀厉风,楚狼也别无选择。

    楚狼道:“一起杀了他!”

    话音一落,楚狼左手骤出,手臂瞬间包裹一条气龙,张开的手掌中出现一个龙口,如深渊之口。气龙离臂腾起,扑向老者。

    与此同时,风中忆箱中也飞出一页书纸,书纸罩向老者面孔。风中忆袖中剑也骤出,剑光在月下如一股碧水向老者咽喉。

    厉风也趁机发难,铁锤击向老者。

    老者脚下移动,看似慢,但是快到极致。老者左臂平平伸出,让人惊诧,他掌心出现许多乳白色光线。这些凌乱的线条顷刻形成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形状。就在那气龙扑到,老者掌中“莲花”突然盛开,光茫四射,眩人眼睛。

    气龙本是扑向老者胸膛,但是此刻却朝老者掌心那盛开“莲花”而去。就在触及老者掌心瞬间,气龙骤然调转,力道更强,速度更快朝楚狼扑来。

    目标,楚狼胸膛。

    楚狼使出藏龙经功夫,正欲趁机出刀,没想气龙反朝自己而来。

    楚狼心里一惊,脚下赶紧变化,饮露刀罡气涌动挥向扑来的气龙。

    与此同时楚狼耳中响起老者传音入密声音。

    “葬魂寺的人未将藏龙经修炼的多高明,你也将藏龙经使成这样,如果邪正法师地下有知,得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好好练吧……”

    楚狼闻声心里更震。

    老者轻易便窥出他武功,这老头究竟是什么人啊!

    风中忆那张纸也飞到老者面前,就在纸张即将覆盖老者面孔之际,那张纸瞬间粉碎。老者右脚也起,用脚尖踢在风中忆剑尖上。

    风中忆剑被踢的“嗡嗡”直颤,风中忆握剑的手都被震的发麻。

    随即,那些碎的纸屑,如一片急雨飞射风中忆。

    柔软的纸屑,此刻却成了致命利器。

    风中忆心里吃惊,一边挥剑拔挡,一边急退。

    风中忆的剑拍在那些纸屑上,竟然发出金属相交的铮鸣声。仿佛飞射而来的不纸屑,而是铁屑。

    老者揶揄道:“书剑郎,就凭你这两下子,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这老者武功不光奇高,言语中也充满狂傲,不将其他人放在眼中。

    此刻攻击老者的厉风也急退。

    因为老者右手铁锤不见了。铁锤竟然出现在厉风头顶上方,砸向厉风脑袋。厉风闪避开,那铁锤直直朝地上而去,没入地中,只留一截一手可握的锤柄。

    留下这一截,也是老者故意所为。

    而这一切,都是瞬间。

    老者破了三大高手联合一击!

    虽然楚狼和风中忆武功都未完全恢复,但是也恢复了十分五六,现在三人联手,竟然被老者这样轻易破解。

    此刻,三人看着老者,各自震惊万分!

    楚狼面色都有些变了。

    他真是没想到傻八斤师傅武功这么恐怖。

    厉风面皮不断抽搐。

    风中忆更是一副愁容笼罩,如阴霾遮天,仿佛遇到了平生以来最大难题。

    风中忆眼中也充满惊愕之色。

    出道这么多年,风中忆从未见过这么厉害的武功。

    老者武功太可怕了!

    风中忆很少恐惧,但是他现在却感到脊背有些发冷。就算他现在功力全部恢复,老者想取他性命也不是难事。

    现在血月王城就够他们头疼了,风中忆真是不想再竖这样可怕强敌了。

    尤其强的离谱。

    风中忆尝试化解这棘手的局面,他咳咳一声道:“得罪之处,还请高人原谅。请问高人尊姓大名?”

    老者道:“老傻子。”

    风中忆道:“血洗荣家的事我也知情。我听说当时他们并未找到荣八斤尸体。或许八斤还没死。”

    老者道:“或许?你敢肯定吗?”

    风中忆道:“不敢。”

    老者道:“不敢就把嘴闭上。”

    风中忆再无话可说,既然老者想要厉风的命,他们也没有选择。

    风中忆将剑抖直,箱子也从风中忆左手脱落,“啪”落在地上。因为在这老者面前,箱里的纸无用了。反为老者所用。

    楚狼瞳孔不断收缩,手紧紧握住刀柄。

    现在只能凭一身铁骨拼命了。

    总不能让老者把厉风杀了。

    厉风左腕骨折,他右手紧握铁锤,眼睛死死盯着老者,准备再发起攻击。

    老者见状反而没有动手的意思了,他看着三人,若有所思。少许老者开口道:“把你们的命都暂且先记下。还有,今晚的事别传出去。”

    既然不准备杀三人,和三人继续打也无意义。

    老者就径直朝一棵树走去。走到树前,他身影骤然消失。不知是穿树而过,还是映入树中了。

    楚狼三人还怔怔立在原地。

    尽管他们不知老者是谁,但是他们知道老者——武功盖世!

    风中忆看着那棵树对楚狼道:“他不是惧我们三人联手才走的。”

    楚狼道:“我知道。”

    风中忆道:“今晚如果他想杀我们,我们都得死。”

    楚狼道:“我知道。”

    风中忆又道:“就算我们都没有伤,三个人加起来恐怕也也未必是他对手。”

    楚狼道:“我知道。”

    风中忆道:“那你可知他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