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五十一章:见幽王(上)
    陈作虎问玉顶真君当年告密者,窗外的幽无魂心中跳出三个字——杨清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杨清幽正是幽无魂的姓名。

    屋中的玉顶真君对陈作虎道:“是杨清幽。”

    陈作虎听到这三个字先是一怔,他似有些难以相信告密者竟然是当年好兄弟清幽。

    随即陈作虎恨声道:“原来是他!当年我当是他兄弟,有什么事都和他说,却没想到他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我一定要找到他,将他碎尸万段!”

    玉顶真君道:“当年清幽表现你也知道,让人挑不出毛病来,所以我才相信他所说。后来清幽不辞而别,我才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了。唉,我真是看走眼了……”

    玉顶真君话语中带着自责。

    陈作虎道:“不要再惺惺作态了,现在你受死吧!”

    陈作虎杀意涌动朝真君逼过来。

    玉顶真君坐在椅子不动,他也未打算反抗。

    “你不能伤害真君!”

    随着声音响起,门突然打开。

    玉顶真君和陈作虎同时朝门口看去,门口立着一个面目漆黑的光头人。

    正是幽无魂。

    幽无魂这几十年来面相变化很大,陈作虎和玉顶真君都未认出他。

    陈作虎以为幽无魂是园中护卫老君的高手,陈作虎身形瞬间闪动而来,同时右掌骤出拍向幽无魂胸膛。

    掌风如大风骤起,将幽无魂衣衫掀的作响。

    此刻幽无魂如驻立狂风中。

    幽无魂不闪不避,在这紧要关头他说了八个字。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

    听到这八个字,陈作虎一震。此刻这大力一掌即将触及到幽无魂胸膛,在这刹那间,陈作虎硬回这一掌。

    陈作虎盯着幽无魂,眼中露出诧异之色。

    “你是那个人?”

    幽无魂控制着内心激荡起伏的情绪。

    “这几年我每年派人给教主送三十万两银子。上个月,我又让人给教主送去一笔银子。共六张银票,每张面额五万……”

    幽无魂说的如此具体,就是让陈作虎不怀疑他的话。

    幽无魂遂再不怀疑。

    对于每年暗中赠巨款相助之人陈作虎真是心怀感恩。陈作虎也实在想不出是谁暗中巨款助他。真未想到,今晚“恩人”现身了。

    但是让陈作虎困惑,他不认得这个黑炭般的光头人,对方为何送巨资助他。

    陈作虎道:“请问阁下是谁?”

    幽无魂没有回答陈作虎问题,他道:“今日我现身,别无所求,只求陈教主你能放过真君。毕竟他是你师傅,当年也是听信谗言才酿成了错。”

    陈作虎虽然作恶多端,却也是知恩图报的人。四年来幽无魂资助他巨款,真是解他燃眉之急,这份恩情实在太重了。

    幽无魂提出的条件,陈作虎不拒绝。

    陈作虎转身看着玉顶真君,他用警告口气道:“看在他面上,我今日放过你。这次武林大会就是针对我。我劝你不要趟这浑水,回你的玉顶山终老去。还有,今晚的事最好不要告诉秦九天,不然我血洗你玉顶山灭你满门!”

    玉顶真君对陈作虎心怀内疚,他是绝不会将陈作虎也到了此地的事透露出去。

    玉顶真君此刻看着幽无魂同样充满困惑。这黑面光头人到底什么来路,为何会在这关键时候而来?

    陈作虎又对幽无魂道:“先生,找个地方,我们聊聊。”

    幽无魂道:“我知道教主心存困惑。此地不宜久留了,你还是先走吧。以后我会去找你。有什么话,以后再说。现在我不方便。”

    既然如此,陈作虎也不再逗留。

    这园中还有不少十二宫高手,陈作虎也不想惊动他们。

    这节骨上眼,不能出差错。

    绝不能让秦九天知道他来了,那样秦九天就会想应对之计了。

    就在陈作虎出门时候,玉顶真君道:“虎子,保重!”

    陈作虎便回头看了一眼玉顶真君,然后他转身出屋,消失在雨雾中。

    陈作虎去后,幽无魂将门关上。

    今晚,如果不是幽无魂正巧赶来,玉顶真君就死在陈作虎手上了。

    幽无魂朝玉顶真君走过来,此刻玉顶真君看到幽无魂神情充满痛楚,也充满悔恨。幽无魂“扑通”跪在真君面前。

    玉顶真君诧异道:“你为何跪我?你究竟是谁?”

    幽无魂抬起头道:“罪人杨清幽!”

    此话一出,真君身心一震,他霍地从椅子上站起来。

    玉顶真君重新打量着幽无魂,他记得杨清幽皮肤不算太黑,现在怎么变得如炭一般了。

    慢慢地,玉顶真君也从幽无魂身上看出些当年清幽的一些影子了。

    玉顶真君身体道:“你真是清幽?”

    幽无魂也无脸再喊真君一声师傅,他道:“真君,我真是清幽。当年……当年是我禽兽不如玷污了师妹,然后嫁祸给虎子……这些年我深感罪孽深重,所以我想尽办法弥补。所以我资助虎子。还有,我早就想去玉顶山跪在真君面前认罪,但是我却没有勇气。今日得知真君下榻小河园,我终于鼓起勇气来了……”

    玉顶真君扬手“啪”打了幽无魂一记耳光。

    这记耳光力道不轻,打的幽无魂左脸肿起,口鼻鲜血也流出。

    玉顶真君身体也颤动起来,他痛心疾首道:“孽障!原来一切真是你所为!你害了青菊,害了虎子,也让陷我于不义!你不应该跪我,你应该跪在虎子面前!你先前为何不认他……”

    幽无魂道:“真君你放心,我会跪在他面前认罪的。虎子现在陷入困境,我得先想办法帮他。帮完了,要杀要刮任由虎子。”

    玉顶真君道:“别以为你跪在我面前,我就会原谅你!”

    幽无魂道:“我不敢奢望真君能原谅我。我只是想给真君磕几个头。”

    玉顶真君道:“不要给我磕头,我受不起!”

    幽无魂不管真君是否接受,他执意“咚咚”给真君连磕三头。

    磕头处的青砖也被他磕碎。

    玉顶真君此刻感觉气血攻心,他不再看幽无魂。

    “我本应该杀了你,但是我得把你留给虎子……你走吧!我不想再见你……”

    幽无魂心里一阵刺痛,他起身黯然离去。

    幽无魂离去后,玉顶真君几乎是跌在椅子上。

    今晚,他做梦也未想到,曾经的那两个弟子都来见他了。

    一个是认罪,一个是想要他命。

    往事真是不堪回首。

    真相也深深刺痛了三个人的心。

    ……

    幽无魂失魂落魄一般出了小河园,这时他听到林子西南方向有打斗声。幽无魂心想陈作虎才离开,难道遇到了麻烦?

    幽无魂就朝那边而去。

    出了林子,幽无魂就看到前方数丈外陈作虎在和一个人交手。

    和陈作虎交手的人,竟然是幽无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