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六十四章:终难下手(下)
    尽管施翘突然向李思发难,但是楚狼早有提防。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施翘出手之际,楚狼也出手。楚狼更快。施翘的手刚触及到李思身体,楚狼已点了施翘身上两处要穴,施翘顿时如被定住身形。仍旧保护着抓李思的姿势。

    施翘也花容失色。

    李思也真是惊了一跳。

    随即反应过来的李思扬手“啪啪”连扇施翘两记耳光,施翘两边的脸被打浮现出指痕。

    李思怒道:“老子一年给你几万两银子,你就这么报答我吗!亏我如此信任你,你这个臭婊子!”

    此刻李思因气怒一身肥肉都似在颤抖。李思气愤不过,又用力一脚踹在施翘腹部,施翘被踢的倒在地上。

    施翘换了一副可怜神色,她泪眼婆娑用哀求口吻对李思道:“公子,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也是迫不得已。如果我不从命,他们就会将我碎尸万段……”

    李思大声道:“闭嘴!你当我是傻子吗!”

    楚狼笑了,李思的确一点也不傻。

    楚狼起身走到施翘身边,他道:“别在我们面前装可怜耍花招了,把该说的都说出来。免得遭受非人折磨。”

    施翘又哀求楚狼道:“狼哥,我都说,我说了求你饶我一命……”

    楚狼道:“和我讨价还价?现在你不用招了!我没兴趣了!我先剁你双腿,再断你双臂,我看你能挺到什么时候…”

    楚狼说罢抽刀。

    寒光乍现,刀尖已刺入施翘大腿。施翘更是惊得魂都要散了。施翘知道楚狼狠辣,真会将她大卸八块的。

    施翘忙哭道:“狼哥不要……不要,我招,我全说……”

    楚狼就将刀抽出。

    施翘现在也只得如实招供。

    “我是奉灵王之命潜伏在李公子身边的。灵王命我监视李公子日常活动,了解李家钱庄运营情况……后来狼哥和小王爷来找李公子,我就将消息传给灵王,从那以后,灵王也命我监视你们的情况。狼哥,我真是迫不得已……”

    楚狼盯着施翘道:“就这些?”

    施翘想了一下又道:“还有……灵王让我让尽心保护好李公子。如果需要求助灵王时候,灵王也会不遗余力相助。两年前,大虞匪王准备绑架李公子。匪王纠集一百多悍匪将我们困住。当时我们只有十几人,形势岌岌可危。是灵王及时派了一批高手赶来帮助我们将悍匪杀退。”

    楚狼听了这话看向李思。

    李思道:“有这么回事。那批蒙面高手解围后就带着伤亡同伴离去。事后我和幽先生还纳闷,这批神秘人是什么来头。没想到是灵王派来的……”

    事情如此古怪,这也让精明的李思真是想不通了。

    李思一头雾水盯着施翘,他叫道:“你们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灵王想方设法保护李思,这也太反常了,这让楚狼和宇文乐也不知所以。

    楚狼对施翘道:“灵王为什么这么费心保护李思?”

    施翘道:“这我就真不知道了。我也从来不敢问灵王意图。灵王交代怎么办,我就怎么做。”

    楚狼道:“知道小主吗?还有青面人?还有,修罗刀是血月的人吗?”

    施翘忙摇头道:“不知道。这些我真的不知道。我知道的都说了。”

    楚狼道:“既然你都说了,那我就让你走的痛快些。”

    这一刻,施翘看到楚狼眼中泛起暗红色的光。

    这红光,让人心悸。

    施翘哭道:“狼哥,求你……求你放过我这一次,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就是让我从此销声匿迹留一条贱命也行啊……”

    楚狼对施翘道:“我不会留一个隐患活着。当年荣家人离开河王府,我劝河王半路将荣霸杀了,河王不听,结果后来荣霸不知屠杀了多少河王府的人。我也不会相信饶了你,你就能隐姓埋名找个地方过日子。当年我一个好兄弟对我发誓,只要我饶了他,他就痛改前非回家好好过日子。结果,他现在更可怕了。在棺材镇还差点要了我的命。今日我放过你,我就是为自己挖坟坑。除非你还用,但是你现在真是没用了。”

    施翘现在不得不为拯救自己性命做最后努力。她急忙道:“狼哥……我还有用,我可以回去为你刺探情报。我还可以为你做任何事,就算你让我陪猪睡,我也会去办的,求你了,求你……”

    楚狼道:“我利用你杀了灵王,他们再蠢,还会相信你吗?你现在暴露了,回去死得更惨。”

    施翘仍不放弃,她哭道:“狼哥,那你怎么才能相信我啊?”

    楚狼道:“死了,我就信你了。”

    施翘听了这话,再不知说什么了。

    楚狼对宇文乐道:“杀了她。”

    宇文乐一愣,他道:“为……为什么是我?”

    楚狼道:“施翘好歹算是你的女人,我不便动手。你就亲自送她上路吧。”

    宇文乐迟疑了一下,然后他蹲在施翘面前。

    宇文乐看着施翘惊恐的面孔道:“你……别怪我……”

    宇文乐抬起手。

    施翘看着宇文乐泪流不止,她哽声道:“小王爷,一夜夫妻百日恩!我的确是奸细,但是我扪心自问,我还是对你动了情的……能死在你手上,我也无怨了。我死了,你要记着我,不要忘记我的好行不行……”

    听了施翘这番话,宇文乐眼圈有些发红。他脑海中也浮现出和施翘鱼水之欢的那些美好画面来。

    宇文乐举起的那只手也开始发颤。

    李思见状气道:“五哥,就算你和她睡过千百次,但她是敌人!你也别被她可怜相骗了。你信不信,就算你现在放了她,她很快就会带人来害我们了。快把这贱人杀了永绝后患!”

    宇文乐抬头看向楚狼,他一脸惭愧道:“狼哥,我终究下不了手。还是你来吧……”

    宇文乐那只抬起的手也无力垂了下来,他也转过身,背对着施翘,不敢再看施翘的眼。

    施翘看着宇文乐的背,突然笑了。

    施翘扬起头对楚狼道:“狼哥,动手吧。”

    楚狼抬起手。

    施翘道:“对不起!”

    楚狼用温和的声音道:“没事,下辈子注意点。”

    说罢,楚狼一掌拍在施翘后背。

    楚狼内力也瞬间将施翘心脏震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