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七十七章:世间异族(下)
    尽管闻人不望又卖关子,但是楚狼不傻,这一刻他也恍然明白什么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也就是说,血月王城,不止几个异类,而是很多!

    楚狼为了迎合闻人不望,他故意急道:“老哥哥,你这是要急死小弟啊,你就别再卖关子了……”

    闻人不望接着道:“我猜测,血月王城的人就算不全是异类,但是大多数是。所以血月三千人,才能让中原武林三万高手死伤殆尽。那么当年那一战,三千血月高手,至少两千是异类。一人可敌十,甚至敌百。但是平常里一个异类都很少见到,血月王城怎么会有那么多异类呢?这是为什么呢?”

    当年血月王城参战至少两千异类,这让楚狼心里震惊不已。当年两千异类,那现在的血月王城再差,也不止几十个异类,怎么也有几百吧!

    楚狼又想起当年楚寻惊恐的声音:他们不是人,他们是魔鬼……

    楚狼看着闻人无望道:“是啊,怎么会这么多?”

    闻人无望道:“他们一定在各个国家暗中寻找着异类,就如寻找同类。然后,血月将这些异类聚集在一起,挑选出众的异类训练。甚至,王城中还有医术比我都高明的人,还能将符合条件的用医术进行改造。这样,对方武功更会得到很大提升。”

    自从楚狼知道血月王城,尽管血月王城可怕,但是楚狼一直抱有必胜信心。

    现在,楚狼的信心开始动摇了。

    血月王城那么多异类,而且血月又接受了百年前明目张胆入侵中原的教训,现在用一种更隐蔽更让人难以防范的方法入侵中原了,血盟还能如百年前一样赢得最后胜利吗?

    见楚狼神情有些恍惚,闻人不望道:“你说可怕吗?”

    楚狼道:“非常可怕!”

    闻人不望突然笑了,笑的诡异,他道:“是啊,太可怕了,尤其是你。嘿嘿,因为你也是一个异类,而且是异类中极为罕见的异类。三十年前,我找到一个骨骼异常坚硬的人,但是比起你来,简直不值一提。因为你骨骼,比铁还硬。而你又有一身可怕武功,你说说你有多可怕。幸好你不是个坏人,不然你定是江湖第一魔!”

    楚狼听了这话,又意识到自己也是一个异类。

    除了一身铁骨,楚狼和正常人再无区别,所以楚狼一直当自己是正常人看待。现在不得不承认,他真是一个异类。

    那些墙上画着的异类,从某种角度来讲,也算是他的同类了。

    闻人不望拍拍楚狼的肩道:“兄弟,看到那床了吧,躺上去。现在老哥取你一块骨头,我得好好研究。”

    既然楚狼和闻人不望达成协议,他就走到那床上躺下。

    闻人不望拿了些器具走到床畔,他脸上是难以掩饰的兴奋之色。

    闻人不望道:“二弟啊,我会取你一小块肋骨。我先用刀你在左肋上划个口子,再用一种奇药将那块骨头软化,然后用玄铁锯锯下来。药液软化你骨头时候,会很痛苦,要不我给你喝些麻沸汤吧?”

    楚狼遭受八年折磨,什么痛苦没承受过。身体上的痛苦对他来说习以为常了。只要死不了,他就能挺得住。

    楚狼道:“我受得了,大哥你动手吧。”

    楚狼掀起衣衫,露出胸膛。

    既然楚狼说受得了,闻人无望也想试下楚狼的忍受力。他先将楚狼左肋处切开一条口子,然后将皮肉分开,又将一种药水涂抹在一块肋骨上。楚狼顿时感觉一阵如烈火灸烤般的刺痛袭来,而且越来越强。但是楚狼完全能受得了,他面不改色。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闻人无望用利刃在那块骨头上戳了两下,他感觉楚狼骨头酥软了许多。闻人无望便拿了玄铁小钢锯开始锯那块肋骨。

    锯条锯着肋骨所发出的尖锐刺耳声音在室中不断回响着。

    不知过了多久,闻人无望终于将一小块肋骨锯下。

    至始至终,楚狼神情泰然也未发出一声痛苦呻叫。

    这让闻人无望对楚狼更是刮目相看。

    闻人无望将楚狼伤口洒上药缝合包扎,楚狼从床上起来。

    医圣闻人捏着楚狼那一小块肋骨举在眼前,此刻他整个人激动万分,那只捏着骨头的手都在颤动。仿佛拿着一件价值连城的稀世之宝。当然,在医圣眼中,没有任何稀世之宝能与这一小块肋骨媲美。

    楚狼也看着那块肋骨,他道:“老哥,得多久才能破解这铁骨之谜?”

    闻人无望道:“最快也得三月吧。”

    楚狼道:“那我三个月后再来。骨头也给你了,现在我得看下我兄弟去。”

    闻人无望道:“不急,他现在情况稳定,你得先告诉我你成长经历,或许吃过什么奇异的药……”

    楚狼就将自己成长经历讲给闻人无望听。

    当然楚狼该说的说,关于自己是端木天涯的曾孙的秘密便隐去。

    听了楚狼成长经历,闻人无望也未从中获得有价值的线索。

    楚狼戏谑道:“对了,我小时候爱偷镇上财主家的鸡吃。没少偷呢。是不是那鸡是神鸡,我吃了骨头就坚硬如铁了?”

    闻人无望吹着胡子道:“如果真有那样的鸡,给我来一百只。让霞妹天天铁锅炖鸡。”

    楚狼听了这话“哈哈”笑了起来。

    ……

    第二日傍晚时候,楚狼将胡铮从那个药缸中抱出。在药缸中浸泡两日的胡铮肤色开始恢复正常,肿胀也消了,气息也变得平稳。

    接下来,闻人无望又用几种法子对胡铮进行了治疗,就在第五日,胡铮如从一个长长的噩梦中醒来。

    胡铮睁开眼,看到眼前站着楚狼和闻人无望。

    胡铮醒来,楚狼欣喜不已。

    “你可终于醒来了!这位便医圣闻人。也是我的大哥。是我大哥救了你。”

    胡铮没想到眼前的人就是闻名天下的医圣闻人,他赶紧起身致谢。

    尽管胡铮一肚子狐疑,而且急需知道教主的情况,但是有医圣在场,他也不便问楚狼。

    闻人无望道:“你现在感觉如何?”

    胡铮道:“浑身乏力,头有些昏。”

    闻人无望摸了下胡铮的脉。

    “你虽然多了三十年内力,但是这内力和你自身内力一样,所以不存在冲突。现在你有些发昏,是饿的。”然后闻人无望大声朝外喊道:“霞妹,二弟的朋友醒了,上铁锅炖大鹅,吃完他就有劲了。”

    外面传来俞霞的声音。

    “还吃什么大鹅,离怪和人打起来了。是个白衣女人。武功很厉害!”

    楚狼听了这话,身形瞬间朝掠出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