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七十九章:风中飞血(下)
    原来这棺材里装着炸药,“女鬼”本想将魔君引到棺材旁,结果魔君嗅出异样气味身形瞬间而收如箭一般升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随着剧烈的爆炸声响起,整个风镇都似在颤栗,两旁房屋的窗子和门都被震烂,有两幢屋子还“轰”地倒塌。

    爆炸形成的气浪夹裹着风沙朝上空升腾也向四下扩散。

    那个女鬼和抬棺的三个鬼也被炸的粉身碎骨。

    为了杀敌,不惜牺牲自己人,冥崖手段也真是够狠。

    魔君身形依旧如箭一般射向空中,他身下是飞快升腾的爆炸气浪。

    气浪将魔君衣袍下摆和裤腿都撕裂,碎衣片在气浪中飞舞,魔君身形也从气浪中而出。

    幸亏魔君鼻子灵敏,在那一刻嗅出火药味道,不然他这次就被炸成粉身碎骨了。

    死里逃生,魔君更是气怒万分。

    他发出可怖啸声,啸声在风镇上空回响不绝。

    棺材炸了,魔君身体也朝下方急坠。

    爆炸瞬间,三个提灯童子正和黑白无常打斗,也活该老四倒霉,面对黑无常哭丧棒凌厉一击,老四身形朝后飘飞闪避,后方正是那棺材,然后棺材就爆炸了,老四完全被气浪吞噬,他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惨叫,身上衣裳都被爆炸撕裂成碎片,整个人几乎赤条条的了,瘦小的身躯也被炸的血肉模糊,两条腿也被炸飞,手中的灯也粉碎,他身躯上还插着数根棺材碎木,死的极惨……

    老大和老二还在和黑白无常打斗,虽然气浪也涉及了四人,但是四人离的远,所以除了身上几处衣衫碎裂,受了些皮外伤,基本无大碍。

    “老四……”

    老大和老二同时发出痛叫声。

    此刻,黑白无常听到魔君怒啸声,知道魔君幸免于难,于是二人连续朝两个提灯童子攻了几招,然后身形急撤而遁。

    因为二人知道,魔君一到,他们再无半点撤身机会。

    魔君的可怕,他们早就见识过了。

    果然,二人刚遁走,魔君身形便坠下。

    此刻,魔君立在两个童子前面。

    这时,四周房屋中也不断掠出身影,他们隐匿在风沙和气浪中,朝魔君三人逼进。

    魔君分明感觉四周有人逼近。

    魔君发出一声长久怒啸,他身上罡气如狂潮般涌动,头上长发也纷乱飞舞。魔君身形也动了,他以两个童子为中心飞快闪动两圈,双掌不断推出,顿时,一个罡气形成的“圈”朝四下扩散。

    罡气助风势,风势更是异常猛烈了!

    随着罡气圈如浪潮一般朝四下滚动,惨叫声此起彼伏响起,还有木头断折声,水缸的破裂声,石块的爆响声,甚至还有房屋倒塌声……

    因为罡气圈浪所经之处,几乎是一切皆毁。

    随着罡气圈消失,周围已经一片狼藉,地上还有二十几具血淋淋尸体,鲜血更是飞溅的到处都是。

    这些尸体正是先前隐匿在烟气中逼近的那些人。

    他们本想趁烟气攻击,结果都丧了性命。

    罡气也将爆炸产生的烟气驱散。

    场中光线也明亮了许多。

    魔君强大罡气可以驱散周围烟雾,但是驱不散风沙。

    风依旧呼啸着,拍打着魔君和两个提灯童子。

    四大提灯童子死了两个,魔君此刻胸膛都因气怒要炸裂了。

    突然,两道身形从空中坠下,落在左边三丈外半截破墙上,正是黑白无常。随着黑白无常落下,紧接着,一条接着一条身形从空而落,有的落在旁边的树上,有的落在断壁残垣上,有的落在屋顶上……

    共有十七八人。

    这些人不是戴着面具就是蒙着面。

    只露一双眼睛。

    这些人中,有多一半儿身着奇装异服,有的头上还插着白羽。有的插一根,有的插两根。

    只不过这些人插的白羽,大多是雁羽,而非鹰羽。只有一个身材削瘦,面戴戏剧面具的人头上插的是鹰羽。

    因为鹰羽,是身份的象征,并不是随便可以插的。

    这些人落下,目光都冷冷盯着魔君和两个提灯童子。

    一股股杀气从这些人身上弥漫过来。

    魔君白纱后的火色的眸子不断收缩,他用鄙夷刺耳的声调道:“都来些废物!你们的主子白羽人呢!有种的就让他滚出来!”

    魔君的声音不算太大,但是传在那些人耳中,如雷鸣一般,震的他们耳鼓发麻。

    也就在这时候,空中响起一个声音。

    “你在找我吗?”

    随着声音,空中飞沙中出现一个身影。

    这个身影也坠下来,但是并不快。

    随着这身影下坠,两声鹰鸣声骤然响起。

    这人头顶上方出现两只大鹰。而且是两只白色的鹰。两只白鹰发出高亢鸣叫,身体随着那人下坠身形盘旋。

    两只白鹰凌厉的鹰眼在风沙中闪着让人心悸的光茫。

    那人身形落在魔君前方几丈外的屋顶上。

    这人一身白衣,衣袍上刺绣着精美的白羽毛图案。他肩上则披着白羽织成的披肩。这些都是白鹰的羽毛。他头上插着一根长长白羽,在风中“噗噗”作响,似要乘风飞翔。

    他的袖口,绣着鹰爪图案,非常逼真。就如他将鹰的爪子砍下镶嵌在了衣袖上。

    他高高在上,俯首看着魔君。

    他的眸子,如鹰目一样凌厉。

    那两只白鹰在他头顶盘旋两圈,然后落下。一只站在他左肩,一只立在他右肩。两只白鹰的目光也凌厉盯着下方的魔君。

    魔君看着此人,心潮汹涌,恨意也顿时填满胸膺。

    此人,正是白羽人!

    几年前,魔君险些死在这白羽人手上。

    从那以后,魔君发疯般修炼武功和技能,就是为了有朝一日杀了白羽人一雪前耻。

    魔君恨声道:“你终于肯露面了!”

    白羽人淡声道:“本座有什么不敢露面的。我想见的人,一定会见。只有不想见的人,我才懒得见。我是懒得见你而已。”

    白羽人这话对骄横跋扈的魔君无疑是一种羞辱。

    魔君白纱后的眸子收缩着,他道:“不要自欺欺人了!我寻你这么久,你一直避战,今日又用这卑鄙下流的手段对付我,你分明是怕了我!有本事,我们两个单打独斗,一决生死!”

    魔君听了这话笑了,嘲笑。

    就如听到一个心智不成熟的孩子说些疯话。

    接着,周围那些人也都相继发出嗤笑声。

    白羽人道:“如果我能用计谋杀了你,我为何要亲自动手?决斗?只有莽夫才整日叫嚣和人决斗。大智者,用的是脑子。下智者,拼的才是不值钱的命。秦九天倒是和陈作虎决斗了,结果呢?两个蠢货而已。如果我和你决斗,我杀了你,但是自己也缺胳膊少腿了,你说我是不是和你一样蠢了?你自己蠢就行了,为何偏要拉我和你一起蠢!”

    魔君听了白羽人,气怒无比,但是却也难以反驳。

    魔君叫道:“不和我决斗,那我把你们杀光也行!”

    魔君身形瞬间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