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八十六章:血盟的梦(上)
    鹰羽人被李思这话咽的不知如何说什么了,心里也很是气恼。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宇文乐对冥崖的人没有任何好感,但是迫于父亲压力,无奈之下也得虚与委蛇。此刻李思呛鹰羽人,宇文乐心里直喊痛快。

    李思视楚狼为亲兄长,楚狼受了委屈,李思自然要替楚狼出这口气。于是李大财主继续摇头晃脑出言刺激鹰羽人。

    “回去告诉你们主母,我可不是血盟后人,我只是一个商人。商人逐利,赔本的买卖我是绝对不做的。况且秦九宫主又待我如亲兄弟。现在我大哥成了武林盟主,并邀请我去当副盟主。到时候,我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号令江湖谁敢不从,十个血盟盟主也不换……”

    李思吹嘘起来,也真是云山雾罩,鹰羽人和几个冥崖高手被唬的一愣一愣。

    真以为秦九天要请李思去当武林副盟主呢。

    鹰羽人虽然剑法超群,但是嘴笨,此刻真不知说什么了。于是鹰羽人便看向宇文乐。

    黄莺和琼王打发宇文乐跟着鹰羽人前来游说李思,宇文乐好歹得做个样子。

    宇文乐故作生气道:“李公子,虽然我们同门一场,但是我还是要奉劝你,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要不识抬举……”

    厉风是个直肠子,以为老五真忘了兄弟情谊威胁小师弟了,厉风反手取下一锤在宇文乐眼前一晃。

    一道闪电之光从宇文乐眼前划过。

    厉风怒声道:“你这个没有骨气的纨绔子弟,赶紧给老子滚!不然休怪我不念旧情!”

    宇文乐佯装惊恐,他低声对鹰羽人道:“这家伙是个不要命的主儿,我们还是先走吧。日后再从长计议。请陆二爷好好劝下李思。”

    李思也再不理会鹰羽人,他轻蔑一笑,甩了下衣袖,摇着肥胖的身子而去。厉风和梁荧雪也跟着李思而去。

    鹰羽人也只能带人怏怏返回。

    这一切,都被隐藏在附近的楚狼看到。楚狼骗过梁荧雪本想离去,他发现有几条身影朝这边而来,楚狼就先隐匿在附近林中看个究竟。

    李思让冥崖的人难堪,也让楚狼心里直乐。

    李思三人先回处地将雾山黄龙提了,然后离去。原来楚狼离去时候给李思传音,让李思走时将雾山黄龙带走。并告诉李思此人有大用,定要严加看管。

    ……

    楚狼出了桃林朝北而行。经过老弓山北麓下,楚狼突然驻足,这时一个声音也在楚狼身后四丈外响起。声音凝聚一处,传入楚狼耳朵。

    “你为什么退出血盟?你难道就这么走了?”

    楚狼立刻听出这声音来自那个武功奇高的“高人”,楚狼还推测这人是第一重天虞囚凰。

    楚狼转身,他看向四丈外一片灌木丛,因为声音来自灌木丛后。

    尽管这神秘人武功奇高,神秘莫测,但是有一点楚狼可以肯定,此人绝对不是血月的人。

    如果是血月的人,他早死了。

    楚狼道:“你先前一定在桃林中偷窥吧。你武功这么高,我离开的原因难道你不知道吗?”

    神秘人实话实说,他道:“先前血盟精锐之力尽在桃林,包括你。那阵式,神仙也难敌。那两只白鹰又在空中不停盘旋,监视周围动向。所以我未靠近,只是在远处窥视,所以未听到你们说什么。”

    原来如此,这也说明神秘人行事谨慎,没有把握不轻易涉险。

    既然神秘人没有听到,楚狼也不打算如实相告。

    楚狼道:“我很率性,只要不合我意,想走便走。”

    神秘人不满道:“河王将所有赌注押在你身上,你也答应过河王,日后定提刀战王城!你现在就这么走了,对得起你师傅吗!”

    楚狼听了这话心里一动,他目中红光闪动。

    楚狼朝灌木丛后的神秘人道:“你怎么知道我承诺过河王日后提刀战王城?!”

    神秘人道:“我知道很多事。你现在老实告诉我,为什么离开!你应该和血盟的人,和你的同门们一起和血月战斗!”

    楚狼道:“道不同,不相为谋。”

    神秘沉默片刻,然后他缓声道:“难道你看出他们是在‘做梦’了?”

    做梦?

    楚狼一时难以理解神秘人这话含意。

    楚狼道:“恕我愚钝,阁下可以说的更明白些吗?”

    神秘人道:“本来不想告诉你,既然你退出血盟,我也改变了主意。毕竟,有些事只被我一人看破,也无趣。”

    楚狼道:“愿闻其详。”

    灌木丛后传来神秘人低笑,笑声充满嘲讽。

    “这百年来,血盟后人都做着一个相同的‘梦’,那就是重振血盟,再现百年前辉煌。孰不知,世界在变,江湖在变,人心也在变。血盟注定再难崛起了。不可否认,百年前端木天涯率领血盟万众轰轰烈烈,击败血月拯救了中原和大虞。但是百年后的江湖,还有几个人记得血盟。而且血盟后人才有多少。当年端木天涯将江湖万众编为十六旗。十六个旗主加三个副盟主,加再四大金刚,二十三家。而且只有这二十三家后人有血盟信物。经过百年巨变,苍海都变成了桑田,你认为还多少血盟后人?有的断了香火死绝。有的穷困潦倒。有的成为普通百姓只为一日三餐砖奔波。二十三家,最多就留下十几家了。这十几家血盟后人,你以为每家后人都是陆凤图,都是书剑郎,都是琼王,都是冥崖吗?这已经是血盟后人中的精华了。就这么点人,就算坚起血盟大旗,会有几个江湖人会认……”

    神秘人这一席话,可谓一针见血,让楚狼顿时有一种猛醒的感觉。

    是啊,所有血盟后人都一厢情愿认为血盟必定会重新崛起。

    这种信念,已经深入血盟后人的血液。

    从未有人换一个角度,理智的去想一下,现在江湖中还有几家血盟后人,江湖中又有多少人认百年前的血盟……

    或许,这就是当局者迷,旁边者清吧。

    楚狼道:“但是血盟后人这些年一直在和血月周旋,如果不是他们,血月阴谋早就得逞了。”

    神秘人道:“说你是河王蠢徒弟你还不服气。这些年来,血盟后人的确给血月制造了不少麻烦,做出了一定贡献,但是为数不多的血盟后人也只是各自为战,暗中小打小闹。这些年真正对抗血月的力量,是神血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