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十五章:一生姐妹情(下)
    在场所有人做梦也未想到郑一巧剑势突变刺向了郁残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郑一巧为何在这关键时候变招刺向郁残痕?

    是因为她在这一刻知道了冒牌货是许忘生。

    河王八大弟子中,当年许忘生和郑一巧关系最好,二人经常互诉衷肠。

    某日黄昏时候,二女伫立大红河的石桥上。

    那时,夕阳的余晖映照在石桥上,如同给石桥染了一层腥红色泽。夕阳晖光也映照在流淌的红河上,半江瑟瑟半江红。

    忘生和一巧也浸浴在瑰丽的晚霞中。

    看着红河水,一巧突然哭了,哭的伤心,泪珠不断掉落,落入流淌的红河中。

    郑一巧向许忘生叙说了当年母亲遇难的过程,以及她的思念,她的痛苦。

    失去母亲的痛苦让忘生感同身受。忘生是以千甲城龙向天外甥女身份进入大河王府的,所有人都以为她娘是龙城主的胞妹,但是忘生亲娘在她幼时便死了。

    一巧思母而哭,忘生触景生情也黯然落泪。

    但是她又不能告诉一巧自己的娘其实早就死了。

    忘生比一巧坚强,她安慰巧儿不要总活在过去活在悲伤中。母亲死了,她更应该好好地活。忘生还郑重对巧儿说,以后她们俩要如亲姐妹相处,相互关爱依靠。父母对子女来说是半世恩情,姐妹则是一世的情。只要红河水不停,二人姐妹情就不断。

    于是二女在美丽晚霞中对着奔流不歇的红河水发誓,从今往后,二人情同手足永不背弃。

    尽管忘生是潜入河王府的奸细,但是她并未忘记自己和巧儿发下的誓言。

    大河府灾难之夜,四路人马杀入河王府,河王府一片混乱如血腥地狱。许忘生事先就命令大头和亲信到时候趁乱将郑一巧救出,既可避免郑一巧死于混乱厮杀中,日后也能用郑一巧和郑蒙换图。

    许忘生从未想过伤害郑一巧。

    她只是想利用郑一巧得到雪山图。

    当时巧儿和红河六卫中的韩翠带人护着河王家眷突围,巧儿和几名河王高手断后,他们陷入一批敌人围攻难以突围出去,那时风中忆还在混乱的河王府中搜寻郑一巧,还未找到她,是小主的人蒙面将巧儿救出。

    蒙面人让郑一巧随他们走,郑一巧问对方是谁,为首蒙面人只是说了一句:半生父母恩,一世姐妹情。

    巧儿一听这话便知他们是许忘生的人。

    楚狼将许忘生揪出,巧儿真不敢相信好姐妹是敌人卧底。这也让巧儿很是痛苦,内心也极为茅盾。尽管几个蒙面人救了巧儿,但是巧儿也不会和他们走。于是那几人便准备强行将巧儿掳走,没想到正好风中忆也到了,郑一巧最终被风中忆掳去。

    尽管巧儿对忘生充满怨念,但是内心却未真正斩断与忘生的姐妹情。

    先前听到小主念那几句话,看到小主眼中闪烁的泪光,巧儿立刻知道了冒牌货就是忘生。

    楚狼更是曾多次提醒一巧,提防郁残痕。

    况且先前巧儿也的确看到了毒风艳娘和狗儿了。二人随在郁残痕身后飞掠。后来诡异消失了。

    综合种种迹象,巧儿选择了相信忘生。

    ……

    郑一巧在关键时候变招攻郁残痕,这让在场众人皆为惊诧!

    郁残痕更是愕然。

    郁残痕认为他一直伪装的天衣无缝,可以将单纯的巧儿玩弄股掌,却未想到巧儿竟然不相信他了。

    郑一巧得了陈作虎十年内力,武功也更上层楼。

    突然变招,又让人猝不及防,剑光飞射郁残痕胸膛。

    但是郁残痕毕竟是九重天中的人物,在这瞬间,郁残痕手中白骨伞迎向飞来剑光,以伞尖击在郑一巧的剑光上。剑光碎裂,同时郁残痕的白骨伞颤了两下,郁残痕也感觉出巧儿功力精进很多。至少猛进八年功力,这让郁残痕也很讶异。

    郁残痕叫道:“巧儿你疯了吗!你竟然听信这个妖女之言!”

    郑一巧悲痛叫道:“是你疯了!我爹当你是兄弟,我待你如父……你却害我爹,你就是人面兽心之徒……”

    巧儿身形也变,旋转朝郁残痕而来,手中的剑挥动,模糊剑影带着破空之声飞向郁残痕心口。

    郁残痕甚是气恼,他不知哪里出了差错竟然让郑一巧不再相信自己。

    郁残痕再蠢也不会当众承认。就如世间所有伪善者一样,没有确凿证据没被当场逮住,打死也不会承认自己恶行。

    而且郁残痕如果当众认了,那他就得将所有人都杀了灭口,包括羊掌门。

    羊掌门等人也是被他伪善欺骗利用。

    杀所有人灭口,他还没那个本事。

    郁残痕手中白骨伞瞬间张开,挡住那道剑光。

    他一副遭受污蔑的气愤神色。

    “巧儿,我视你己出,几次救你性命!你现在竟然宁愿妖女谗言也不信我,你忘恩负义不辨事非,你爹死了,那郁伯伯就替你爹教训管教你!”

    郁残痕手中的白骨伞瞬间急遽旋转,顷刻一股如龙卷风般的劲气朝巧儿席卷过来,呼啸声大作,巧儿顿觉狂风扑面,她衣衫也在劲气中“猎猎”飞扬,一头秀发也散乱开来。

    郁残痕身形也变,瞬间升到郑一巧上方,以老鹰扑兔之势而下。

    郁残痕明着是替故友教训糊涂女儿,他其实是想将巧儿擒了。

    就在这时候,数点寒星飞射郁残痕身上几处要害。

    宇文乐出手了。

    宇文乐虽然不知冒牌货就是许忘生,也难判断郁残痕是否真是衣冠禽兽,但是他绝不允许有人伤害巧儿。

    郁残痕从暗器破空声中听出这几枚暗器不一般。郁残痕手腕急转,白骨伞在他周身飞舞,他身体几乎被重重伞影包裹住,急射来的数枚暗器都射在那些伞影上。

    “砰砰”声不绝。

    但是有一柄小刀却从那些翻飞的伞影缝隙中钻入。

    这柄飞刀通体透明薄如蝉翼,飞射过程中不带丝毫利刀之光,破空声也极小,让人防不胜防。

    这是宇文乐暗器两大杀手锏中的“无影刀”。

    宇文乐虽然是纨绔之弟,但是他在暗器运用上却有着远非常人天赋和理解力。

    宇文乐暗器功夫在不断进步。

    他运用手法也越来越有想象力,这让他的暗器越来越可怕。

    飞刀突破“伞盾”郁残痕才察觉。

    郁残痕都不得不承认宇文乐暗器功夫超绝。

    刀入“伞盾”,郁残痕难以完全避开这柄可怕飞刀了,郁残痕便将身形朝一边急转先避开要害部位,那柄飞刀便射在郁残痕左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