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十九章:落星山怨女泪(中)
    尽管黄莺嘱咐胡八道不能将此事告诉别人,但是胡八道还是将知道事情都毫无保留告诉了楚狼。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因为在胡八道眼中,楚狼才是自己人。

    胡八道留下来,也是因为风中忆,不然他早随楚狼走了。

    楚狼好奇道:“那人是谁?”

    此刻酒肆中还有两人在喝酒,胡八道显得非常谨慎,他附在楚狼耳畔,将那人姓名说出,楚狼听到那人姓名诧异不已。

    楚狼自然听说过那人名号。

    楚狼以为那人彻底在江湖中销声匿迹了,没想到那人还在江湖中,而且常去落星山。

    楚狼低声音道:“胡大哥,我不瞒你,我准备去落星山看看。你回去告诉风大哥,就说小狼说了,他笑起来真好看,像个俊俏娘们。所以小狼希望他多笑笑,在小狼心里,他永远是小狼最好的大哥。小狼不希望他出事,香儿也不希望他出事。”

    胡八道听了楚狼这话很是感动,他道:“话我一定捎到,你要小心些。这会儿落星山中,可都不什么善茬。”

    “你放心吧,我和他们又无怨无仇的。他们的事我也不管,我就是好奇。想亲眼看下那个人。对了,”楚狼又想起一件事来。“胡大哥,替我打探一个人。就是大头的主人,当年和我一起被一夜雪掳走的那个小主。”

    胡八道:“那丫头啊,鬼精的很。大头还自豪的告诉我,除非小主愿意,不然没人能知道她的真容。想打探到她恐怕不容易。”

    楚狼道:“听宇文乐说,现在天幕谷的傻八斤跟着她。傻八斤右掌巨大,好辨识。”

    胡八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有办法了。”

    宇文乐不知冒充郑一巧的就是许忘生,但是他认出傻八斤。宇文乐此事告诉楚狼,楚狼也倍感意外。当初厉风大力一锤捣在傻八斤胸膛,没想到傻八斤竟然没死。反而和小主在一起了。这也让楚狼难以理解。

    ……

    楚狼出城,此时已是繁星满天,银白的月光酒在大地上。万物也笼罩上一种模糊和空幻的色彩。

    楚狼施展轻功朝落星山而去。

    夜色中的空旷原野罕见人迹,只有楚狼如云般的身形飞掠着。

    不知过了多久,楚狼来到落星山南麓下。月色下的落星山,笼罩着薄雾,让整座山显得朦朦胧胧。

    楚狼先运行藏龙经听了下附近动静,确定周围没有人放哨监视,楚狼便取出一块遮面布将脸蒙了,然后悄无声息潜入山林。

    落星山很大,加上雾气缭绕,夜晚想在茂密山林中找人,也无缝是大海捞针。

    楚狼一边在山中行进,一边运行着藏龙经,四周只要有任何异常响动都逃不过楚狼耳朵。而且楚狼的视力在夜色中也倍增。

    行出三里多,楚狼听到附近有人低语声。

    楚狼就朝声音传来方向而去,身形如一片轻羽,不发出任何响动。

    到了声音传来的区域,楚狼看到前方草木的疏影中有三个人朝这边走来。正是白羽妇人和哭笑不得。楚狼身形便闪到一块大石后。

    三人走到大石附近驻足,笑脸人对黄莺道:“主母,这山可不算小,胡八道只打探到他最近几日可能会来山中祭他妻儿,但是在哪天,又在山中哪里祭,我们就不得而知了。想找到他难啊。”

    白羽妇人幽幽叹了一声,她道:“再难也得找到他,当年他从我大哥那里骗走一件东西。我大哥临死前还嘱咐我和羽主,一定得将东西要回来。好不容易探到这消息,我们不能错过了。这几日我们就在山里候着。这样,我们三人分开找。谁发现他踪影,就用暗语通知。”

    哭笑不得同声道:“是!”

    于是三人分开,分别朝三个方向搜寻而去。

    三人去后,楚狼从大石后转出。

    楚狼心想,如果不知那人妻儿死在山中何处,这偌大山林的确是难找。

    楚狼突然想起当年他和小主撞到一夜雪的地方。当年一夜雪出现在那里,必有原因。楚狼决定去那里碰下运气。

    楚狼就凭着当年记忆在山中寻找那个水潭。

    用了三刻钟时间,楚狼找到了那个水潭。

    楚狼暗中勘测,水潭周围无任何异常。楚狼就隐匿在水潭西边一片灌木丛中。如一只狼潜藏在草丛中,静静地等着猎物出现。

    月光映照在潭面上,波光粼粼,偶尔一阵夜风吹过,吹的湖水皱起,吹的花草摇曳。

    周围,偶尔会响起一两声夜鸟啼鸣,除此再无任何异响。

    楚狼很有耐心,他一动不动隐藏在灌木丛中,就如石雕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一条人影出现在潭边,是白羽妇人。

    白羽妇人一身白衣在夜色中很醒目,她头顶插着的白羽在夜风中摇曳。

    黄莺看了眼天下明月,又垂下头。

    她用一种充满幽怨的口吻自语道:“亮哥,这么多年了,你怎么就不见我一面。当年是你让我从悲痛中走出来,让我明白了这世间除了端木还有男人值得我动心。但是你带走了我大哥的东西,从此销声匿迹。难道你当年对我说的那些话是骗我,你的目的就是为我大哥那件宝贝吗……我死了男人,没了儿子,遇到你,我以为一切都会好起来,你也是这么说的,但是你为何骗我呢,我就想当面问你,你为何骗我……”

    黄莺自言自语,说到伤心处眼中泪水也流了下来。

    黄莺哪想到这周围隐藏着人,她将自己心里多年怨情都说了出来,结果都被藏匿在灌木丛中的楚狼听了去。

    楚狼偷听到这些话惊讶之极。原来端木天涯的孙媳,小主人的娘,当年竟然和“那人”有过一段情感纠葛。

    在血盟众人眼中神圣的主母,竟然除了丈夫心里还有别的男人,而且还如此痴情,也真是让人唏嘘。

    此刻黄莺心里悲伤,她朝着西边缓步而去。边走边低声吟唱。

    “山桃红花满上头,蜀江春水拍山流。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限似侬愁。似侬愁……”

    随着吟唱,黄莺白衣之影也消失在西边林中。

    她又去别的地方寻找了。

    楚狼继续在灌木丛中守候。

    就在白羽妇人黯然离去的半个时辰后,一条身影来到水潭边。

    这个人身材高大魁梧,穿着一件洗的发白的长衫,衫上还打着两块补丁。他头上戴着一顶竹笠,他的脸没有任何表情,发着蜡一样的光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