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二十六章:天尊之仆(下)
    那名老者听到长须男子这话,眼中多了一份苦涩,他将一杯酒喝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楚狼也正好端起酒杯将一杯烈酒饮下。

    烈酒入肠,如火焰燃烧,让楚狼有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楚狼没要下酒菜,就是要味烈酒纯粹的滋味。

    那桌人提起了当年虞囚皇和九臂天尊之战,也让楚狼有了兴趣,他一边喝一边听着他们谈论。

    清瘦汉子听了长须男子的话很是不屑,他抹了一把油腻的嘴道:“江兄,那只是传闻而已。我相信,九臂天尊在无影杀神面前也一样不堪一击。你们不想想,虞囚皇都极少在江湖中露面,这几年更未听说他有什么战绩,但是他仍稳坐九重天之首。这足以说明一切了。所以九臂天尊根本不能和无影杀神相提并论……”

    清瘦汉子贬低九臂天尊,那疤痕老者脸上泛起愠怒之色。

    老者神情变化楚狼看在眼中。

    楚狼看出,老者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这时又有一名面目丑陋的中年男子附和清瘦男子,贬低九臂天尊。他们都是无影杀神的拥趸。在他们眼中,无影杀神是神一般的存在。

    这时那疤痕老者遏制不住心中火气了,他将酒杯往桌上用力一墩道:“你们知道个屁,就凭你们也配妄议九臂天尊。你们给天尊提鞋都不配!”

    老者此话一出,楚狼心里一动,难道这老者和九臂天尊有渊源。见不得别人非议九臂天尊。

    那桌人正谈的热情高涨,没想到老者突然斥责,于是一桌人数道目光都看向老者。

    那个丑陋汉子怒道:“老杂毛!你说什么?!”

    老者毫不畏惧几人,他吐着酒气道:“我说你们知道个屁!你说天尊不堪一击,你难道亲眼见了……在我心里,真正的江湖第一永远是天尊!虽然那一战虞囚皇胜了,但是他胜的容易吗!天尊是败了,但是天尊的侠义精神是虞囚皇难以相提并论的。天尊行事一向光明磊落。你们问问当年江湖中老人,天尊当年为江湖做了多少好事。反观虞囚皇呢,江湖中人都无人见过他真容,杀个人都在暗地里偷偷摸摸,更谈不上对江湖的贡献了。侠之大者,是为国为民……”

    丑陋汉子霍地站起,他打断老者的话道:“老杂毛,不要说这些没用的。九臂天尊再好也死了。输不起气死了!有本事你让他从坟墓里爬出来再和杀神打一场!”

    老者本想反驳什么,但是他嘴张了张未说出反驳的话,只是骂道:“放屁,你们都在放屁……”

    楚狼仍不动声色,他又将一杯酒喝下。

    当年楚狼也听河王说起过虞囚皇和九臂天尊那一战。据河王说,当年那一战,在场观战者超不出三人。而且战后江湖中人才知道此事。而九臂天尊败在虞囚皇手下又羞又愤一年后病逝了。

    这也是江湖中普遍流行的说法。

    但是听了老者这番话,楚狼心里震动,难道事情另有隐情。

    老者骂人,丑陋汉子被激怒,他就朝老者走过来,那清瘦汉子也站起身朝这桌走来。

    长须男子劝同伴冷静,但是劝不住二人。

    丑陋汉子走到近前,他面目狰狞冲着老者怒声道:“老杂毛,你是想早些进棺材啊。那老子今日就成全你!”

    说罢,丑陋汉子一拳击向老者花白头颅。

    从丑陋汉子出招,还有拳风力道楚狼完全判断出,这汉子是一流身手。

    事情与楚狼无关,楚狼也不多管闲事。

    也就在这时,老者突然出手。手若枯爪,手上青筋暴突,将丑陋汉子拳头抓住。丑陋汉子手上骨头也发出断裂声响。

    丑陋汉子发出一声痛叫,他这才知道老者是个高手。

    清瘦汉子见状很是吃惊,他赶紧抽出腰畔的刀。但是他刚将刀抽出,老者一推,丑陋汉子便朝清瘦汉子怀中撞来。清瘦汉子本能闪躲,丑汉子便撞在对面桌上。将那桌撞翻,桌上杯盘“噼啪”落地尽皆摔碎。

    那桌上的人是普通百姓,见势不妙赶紧起身而去。

    正好不用付酒钱了。

    丑陋汉子朝同伴叫道:“吴兄,劈了这老不死的!”

    那清瘦汉子便一刀斩向老者。

    老者仍坐在凳子上,他将杯中的酒朝清瘦汉子一泼,酒水飞射清瘦汉子面孔。趁汉子晃动身体避泼面酒水时,老者一掌而出击在清瘦汉子腹部。

    清瘦汉子被击的跌在地上。

    这时丑陋汉子忍着疼痛又过来,长须男子和另两个同伴也过来。他们也都刀剑出鞘。此刻顾不得谁对谁错了,他们得为朋友出头。

    酒肆中其他酒客见江湖人打了起来,也都赶紧走人。

    也都未付账。

    面对逼过来的几人,老者也霍地起身。

    他仍是无所畏惧模样。

    楚狼仍坐在那里,他又将一杯烈酒饮下,仿佛这一切与他无关。

    丑陋汉子嫌楚狼碍事,他朝楚狼叫道:“不长眼的东西快滚!不要在这里碍事!”

    楚狼目光一冷,他起身道:“是你没长眼吧!”

    丑陋汉子此刻气怒之极,既然楚狼不识相,他左拳大力击向楚狼。

    楚狼也不闪避,“嘭”地一声,丑陋汉子左拳击在楚狼胸膛上,那一刻楚狼藏龙真气也涌向胸口。丑汉子左手骨头首先发出瘆人的碎裂声,然后他的小臂骨,肘骨,肱骨都陆续发出碎裂声响。

    楚狼用力内力将这丑陋汉子整条臂膀都震了个粉碎。

    丑陋汉子发出痛苦惨叫,他眼中竟是难以置信之色。

    他那几个同伴也都惊愕万分,他们立刻明白了,眼前这个戴着斗笠的青年,武功不知比他们高出多少倍。

    几人惊骇之下赶紧拖着丑陋汉子惊慌失措朝酒肆门口走。

    楚狼道:“站住!把所有的账都结了,损坏的东西也都赔了!不然谁也别想活着走出这门!”

    楚狼声音不算大,但是却在几个人耳中如雷鸣般地响。

    长须男子识相,赶紧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旁边桌上,然后几人仓皇而去。

    老者也用诧异神情看着楚狼,他也未料到这青年武功这么可怕,站着让对方打,对方都废了一条胳膊。

    老者对楚狼道:“谢了!”

    楚狼朝老者略微颔了下首,他道:“客气了。”

    老者朝楚狼抱了下拳,随后也离开酒肆。

    楚狼则又坐在凳子上,给自己倒上一杯酒。

    ……

    老者出了酒肆,今日天上月被阴霾遮蔽,街道比往常显得昏暗。

    老者在昏暗街道上失魂般地走,他口中喃喃自语道:天尊之仆,绝不允许人亵渎天尊。天尊,你现在到底在何处啊……

    突然,老者耳中响起一个声音。

    “照庭,快七十的人了,你这脾气还是没改啊。还是这样火爆鲁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