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二十八章:风云聚瓷城(中)
    经过一夜急驰,翌日巳时郁残痕到了焱城。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焱山王府邸建在城北焱山之上,立在府中高处,便可鸟瞰全城貌。

    得知郁残痕登门拜访,费辽命长子费谅和六子费超出府门迎接。

    费谅是费家十龙凤之首,三十七岁,体态略胖,长相显得老成,像是四十五六岁的人。鬼太岁费超二十六七岁模样,身体干瘦,面色苍白,眼圈周围呈红色,如涂了一圈胭脂。

    当年郁残痕指导过费超武功,所以费超对郁残痕很尊敬。

    郁残痕看着费超,他颇为感慨地道:“八年前我指导你武功时候,就看出你资质不一般,日后必成大器。八年倥偬而过,如今你也是名动江湖的人物了。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这次你未能进入九重天,郁伯伯都替报不平啊。”

    这次重排九重天,费超呼声很高,因为近年来费超战绩不俗。费超自己也认为能跻身九重天了。结果未能如愿,这也让费超很郁闷。

    费超道:“当年承蒙郁伯伯教导,让我终生受益。郁伯伯你放心,半年内我必入九重天。也不枉郁伯伯期望一场。”

    郁残痕被兄弟二人请入府中,朝会客厅而去。

    费辽已在客厅外迎候。

    费辽看上去有五十七八岁模样。他看上很瘦,双腮无肉,生着一个蒜头鼻,颔下留着一缕褐色的胡须。

    郁残痕已有五年多时间未见费辽了。

    白骨伞登门拜访,也让费辽觉得的脸上有光。

    他很是高兴,与郁残痕热情寒暄。

    几人进入客厅,郁残痕看出费辽左脚似有些不利索,显得很沉重。

    郁残痕便道:“费兄,你的左脚走路似很沉重,似患了脚疾吗?我有祖传治脚疾的秘方。”

    费辽笑道:“郁兄真是好眼力,一眼看出我左脚有些不利索了。不瞒郁兄,我并未患脚疾,几年前我左脚受了些伤,落下些毛病,不碍事。”

    原来如此,郁残痕也未做多想。

    宾主落座后,费谅将茶水奉上,郁残痕和费辽别饮茶边聊。

    费辽道:“郁兄,真没想到你突然大驾光临。我们几年未见了,这次你一定要在我府上多住几日。”

    郁残痕叹了一声道:“费兄,说实话,这次我来也是有事相求。”

    费辽呷了口茶道:“郁兄说这话就见外了,以你我的交情,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郁残痕一脸苦笑道:“费兄,近日江湖中有关我的那些谣言你们也应该听闻了吧。我现在可是名誉扫地了。”

    关于郁残痕丑行的传闻费家自然也听说了。

    费辽道:“听说了。郁兄,流言止于智者,我们是绝对不信那些谣传的。我相信江湖中大多数人也不会相信的。郁兄几十年清誉有口皆碑,不是那些卑鄙小人能玷污的。对了郁兄,你可知道是谁再散布那些谣言。”

    郁残痕愤然道:“是楚狼!”

    楚狼二字一出,费辽和一旁的费谅都心里一震。

    费辽眼中也掠过一丝恨意,稍纵即逝。

    费辽不动声色道:“郁兄,你怎么会和大河之狼结下怨?现在他可是如日天中啊。”

    郁残痕早已编好一套应付外人的谎言,他便将和楚狼结怨的事讲给费家父子听。临末郁残痕气道:“他作恶多端,我看不惯管了闲事他就记恨在心就无中生有诋毁我。江湖中那些居心叵测者还推波助澜。事件也就闹的沸沸扬扬了。”

    费家三父子听了郁残痕讲诉都是义愤填膺。

    费辽道:“这楚狼真是卑鄙无耻之徒。郁兄,你打算怎么办?”

    郁残痕放下茶碗道:“士可杀不可辱,我决定除掉这个祸患。但是现在楚门势力不可小觑,我难以抗衡。为此我联络了不少朋友助我,一夜雪仿女侠听闻此事也是满腔义愤,所以仿女侠率人来助我了。毕竟楚狼现在是第四重天,又心狠手辣诡计多端,为了不出差子,我希望费兄也能助我一臂之力。”

    说罢,郁残痕一副渴求看着费辽。

    费超在一旁早就听得义愤填膺,他对费辽道:“爹,让我助郁伯伯,我定取那个畜生人头!”

    连一夜雪都被郁残痕请来,这让费辽感到很振奋。

    费辽略一思忖,随即他拍案而起。

    费辽一副慨然道:“郁兄,尽管我费家与楚狼无怨无仇,但是楚狼如此卑鄙污蔑郁兄,我绝不会坐视。况且郁兄当年救过的我命,所以我费家一定全力相助!”

    费辽答应相助,郁残痕大喜。

    郁残痕一副感动模样道:“费兄,真是患难见真情!费兄能施与援手,残痕感激不尽!”

    费辽道:“郁兄现在可有计划?”

    郁残痕道:“我准备在瓷城布局,现在我尽力将楚狼往瓷城引。只要他到了瓷城,就落入天罗地网了。”

    费辽道:“大概还需几日,我也好做准备。”

    郁残痕想了一下道:“据眼线报,现在楚狼到了乌河。还有数百里路程。而且我还得想办法将他引向瓷城,所以怎么也得七日时间吧。或许会更晚些。”

    费辽道:“好,那我们先准就绪。有什么事郁兄你立刻通知我们。”

    郁残痕又和费辽将计划的一些事项都商定好。议完事,费辽摆酒宴款待郁残痕。

    吃罢饭后,郁残痕便告辞。

    大战将至,还有一堆事等着郁残痕处理。

    郁残痕去后,费辽和长子单独说话。

    费谅兴奋道:“爹,这正是杀楚狼的好机会啊!”

    费辽也显得很激动,他道:“所以我顺水推舟答应了郁残痕。但是事关重大,得向上面禀报。”

    费谅道:“那我现在就去传信。”

    费辽一摆手道:“此事太大了,我得和先生当面谈。你传信给先生,让先生去扈县,我也赶往我扈县,这样就能近快会面。”

    费谅便赶紧给“先生”传信。

    传完信后,费辽也不耽误工夫,他收拾一下便带着费谅、二女儿费绿、四子费纲,还有八名费家高手立刻起程赶往几百里外的扈县。

    让费辽未想到,行到第三日,他们碰到了楚门的人。

    费辽看到迎面飘扬着楚门大旗,本想回避,但是做贼心虚担心引起楚狼怀疑。再说只有一条大道,费辽命儿女们不能露出马脚,更不能妄动。

    然后费家的人继续向前行,便和楚门的人迎头而遇。

    双方的人便都勒住马。

    楚狼在队伍最前,他朝费辽道:“原来是费掌门。你可还认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