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三十一章:放弃兄弟(上)
    魔君一到,白羽人只能应付魔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此刻林中又掠出一批无面人,他们纷纷朝战场而来,攻击血盟的人。现在血月一方本就占据优势,这批无面高手加入,血盟一方更是岌岌可危。

    白羽人现在只想带着兄弟突围。他发出一声鹰鸣,内力涌向明月戟,明月戟更是流光溢彩。

    明月戟也划一道银月之光击向魔君的魔灯。上次白羽人就是用明月戟破了魔灯。

    魔灯是王城一个鬼才兵器大师制造。

    由于灯中聚光材量极为稀有,只制作了五盏魔灯。而且耗时六年。每一盏魔灯必须由一种奇特内力输入才能点亮并发挥杀伤作用。上次白羽人设计杀了魔君四大提灯童子,也毁了四盏魔灯,这是最后一盏魔灯了。

    魔君当然不能让最后一盏魔灯被毁。魔君知道白羽人明月载可怕,魔君身形一转,手中魔灯扬起避开白羽人明月戟一击。随即魔君也立刻反击。此刻魔君内力汹涌,他身上衣袍飘飞作响,左手也朝白羽人抓去。一道无形掌影抓向白羽人胸膛。同时手中魔灯也射出一束光,直射白衣羽人要害。

    白羽人明月戟也闪电般而出,用戟面封住魔灯之光。魔灯光束射在明月戟上,光线碎散,明月戟未损分毫。不愧是三大神兵之一。

    几乎同时,白羽人右脚也出,“嘭”一脚踢在那道无形掌影上。

    而白羽人眼睛则紧紧盯着魔君遮目的白纱。

    因为白羽人得提防魔君遮目白纱瞬间而起。

    魔君的眼睛,太可怕了!

    白羽人应付魔君之际,左脚也连续踢出两道脚影。

    脚影飞向与幽魂剑激战的骷髅僧。白羽人现在也只能尽量助兄弟了,希望幽魂剑能摆脱骷髅僧纠缠遁走。

    白羽人脚功也很可怕,劲力非常强,速度也极快,骷髅僧当然不能置之不理。骷髅僧赶紧应付这两道脚影,就这时候,幽魂剑也趁机伤了骷髅僧一剑。骷髅右肋处被剑锋切开一条口子,皮开肉绽,一根肋骨也被削断。

    这让骷髅暴怒。悬挂的那颗骷髅头猛得晃动,两条巨毒小蛇飞出噬向幽魂剑。幽魂剑剑如闪电连续劈在那两条小蛇身上,两条毒蛇被斩为数段,骷髅僧挥着铁铲怒叫着也攻到。幽魂剑只能再应付骷髅僧猛攻,还是难以脱身。

    魔君用传音之法让金鸠带人去助骷髅僧,并且告诉金鸠尽量生擒或重创幽魂剑,先不要杀。因为魔君从幽魂剑的剑法上看出他身份了。魔君知道幽魂剑是白羽人兄弟。白羽人不轻易涉险,也不顾及手下性命,但是却念手足情,是不会轻易丢下弟弟不管的。

    所以只要缠住幽魂剑,就能拖住白羽人。

    不然以白羽人的武功,全力逃命真难拦截。

    于是金鸠就去攻幽魂剑。

    金鸠毕竟是来自王城的高手,也是顶尖身手。金鸠和骨骼益联手,幽魂剑顿时险象环生了。

    魔君则和白羽人在一旁展开激战。

    恶延和数名无面高手伺机,准备随时配合魔君。

    今日鬼无先生的计划就是如果能将白羽人引出,那就将其一伙全歼。

    白羽人得到消息,瓷城蒋家是潜伏在大虞的魔域人,这消息也是鬼无先生故意放出的消息。就是为引白羽人。

    鬼无先生未参与这次动行,鬼无带人潜到了瓷城。因为瓷城是主战场,对付的可是心头大患楚狼。

    魔君恨白羽人入骨,今日魔君誓杀白羽人,魔君手中魔灯光茫更灼,灯光更是变化万千。魔君右手持灯,左手招式也变化莫测攻白羽人。

    面对魔君可怕攻击,白羽人此刻也是全力以赴,明月戟上下翻飞,阻挡击打魔灯之光。他左手也频频而出用诡异招式反击着魔君。

    魔灯光速不断碰撞明月戟的惊人响声也不绝于耳。

    这也是明月戟,换作别的兵器如此频繁经受魔灯光束力量,早就毁了。

    魔灯之光和明月戟光在黄昏中如流光飞舞,场面瑰丽而惊人。让双方厮杀的人也震惊不已。

    流光无情,周围厮杀者有数人被四射的光茫击中血肉模糊栽倒在地上。

    所以双方的人惊惧之下尽量远离二人激战地方。

    恶延和几名无面高手未退开,他们仍在周围伺机攻击白羽人。也各自小心翼翼躲避乱飞的流光。但是很快一名无面高手面对乱窜的流光避之不及,身体被穿透惨叫倒下。

    白羽人再次发出鹰鸣声。

    他想让冥崖的人拼死过来相助。

    现在这也是唯一能让弟弟脱困的希望了。

    尽管这次来的冥崖高手不少,但是现在敌人势强,死伤过半,其余还被纠缠住难以分身。

    此刻战场中也响起伍潮愤怒而痛苦的吼叫,伍潮本来准备杀了紫面人为侄儿报仇。但是就在紫面人快撑不住时候,费裕和几名无面高手过去和紫面人一起攻伍潮。伍潮根本敌不过么多高手,伍潮被打翻倒地。他一倒地,敌人再不给他起来机会。紫面人、费裕,和那几名无面高手挥着刀剑朝伍潮狂劈乱剁。可怜伍潮身为血盟猛虎旗后人,一心想重振血盟,最终却落了个被乱刃分尸的悲惨下场……

    此刻白羽人和魔君已激战三十多招,白羽人眼睛仍紧盯魔君遮目纱,根本不敢轻易将目光移开。

    突然白羽人察觉出魔君遮面纱有异动,白羽人心里一惊瞬间闭目。就在白羽人闭目瞬间,魔灯一束光也飞射白羽人心口。白羽人此刻闭着眼,只能听声辨位应付。但是无论多高明的听声辨位也难比眼睛看到的准确。尽管白羽人避开那束光,但是那束光紧贴着白羽人侧胸而过。白羽人侧胸衣衫碎裂,也被击出一道血槽,都见骨头了。

    如果白羽人躲的再慢一点,就完了。

    魔君则发出讥讽笑声,原来魔君故意吓唬白羽人,让白羽人以为遮目纱巾要掀起来了。

    两名绝顶高手相拼,胜负往往就在一瞬间,关键时间一个突然闭眼,那可是凶险之极的。

    魔君的双眼此刻就如一颗不知什么时候引爆的炸药。这给对手带来的心里压力是巨大的。

    白羽人此刻就承受着巨大的心里压力。

    随着冥崖长老惨叫,白羽人心也变得更冷。

    白羽人意识到再没有人任何人可以助他们兄弟了。现在每个人都自顾不暇。而他也做出了一个冰冷的选择,放弃兄弟。

    再不走,他也走不了。

    白羽人也蓦地睁眼。

    随着白羽人睁眼,魔君遮目白纱瞬间掀起。

    ---------------

    还有月票的兄弟们请投狼哥。狼哥越来越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