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三十三章:踏入陷阱(上)
    楚狼当初本打算先到焱城,然后楚门偃旗息鼓暗中前往瓷城行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现在楚狼改变了主意,正大光明直奔焱城。

    楚门的人出了山沟一路朝瓷城而来。

    楚狼也不急着赶路,所以一路上队伍也并不快。

    发生在黄柳林事件也未传开,因为郁残痕和血月都做了布置,严密封锁消息。

    除了参与者,没有人知道黄柳林发生过一场惨烈厮杀。

    黄柳林事情的复杂和残酷也超出郁残痕预想。

    骷髅僧是郁残痕请来的。一战过后,骷髅僧只带着六个幸存者回来,还有郁破痕的尸体。

    看着弟弟血淋淋的尸体,白骨伞当时真是不啻于五雷轰顶。

    他做梦也未想到,这次行动葬送了弟弟性命。

    骷髅僧将事情经过讲给郁残痕,郁残痕才知白羽人亲自来了。而且是郑一巧杀了兄弟。

    自己杀了郑蒙,现在郑巧儿杀了他弟弟,这也真算是报应了。

    郁残痕问骷髅僧郑一巧下落,骷髅僧也不清楚。因为吴庭和费纲捉郑一巧时候天色已暗,而且一片混乱,骷髅未看到郑巧儿被吴庭他们捉走了。

    至此,郁残痕还不知血月利用他在暗中布局。

    当然,郁残痕根本不知百年魔域卷土重来了。

    郁残痕虽然悲痛不已,但是毕竟他是经历风浪大人物。郁残痕继续紧锣密鼓布置。

    现在各路人马到齐,尽管出了这么大差子,郁残痕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对弟弟的死郁残痕也是秘而不宣,他只希望接下来计划再不要出差子,能如愿以偿将楚门一举歼灭。

    郁残痕的眼线也传来消息,楚门人马进了瓷城域了,并且快到红土镇了。

    郁残痕传信各路人马,按照计划行动。

    郁残痕准备在红土镇动手。

    红土镇子也属于瓷城一部分,距瓷城只有不到五里路程。

    郁残痕开始计划在城中动手,但是瓷城有数万百姓,势必会造成众多无辜者伤亡,那样影响太大了。既有损他侠名,当地官府也会介入。

    所以最后郁残痕将动手地点定在了红土镇。

    郁残痕也在红土镇布下天罗地网。

    只要楚门的人踏入红土镇,郁残痕计划便成功了。

    一场更加残酷的大战也即将拉开帷幕。

    ……

    楚门的人进入瓷城区域,便完全在敌人眼线的监视中了。

    进入瓷城域,楚门的人马更是高度戒备。

    快晌午时候,天空阴云密布下起了雨。

    秋雨霏霏,飘飘洒洒。

    落在道路上,落在两旁金黄的庄稼上,也落在楚门人马黑色的斗笠上。

    一场秋雨一场寒,人们也感觉到了秋的凉意。

    又往前行了十几里,前方出现一个镇子。

    镇子就是红土镇。镇子四周遍布许多大坑洞,因为这里的粘土非常适合做瓷器,这些坑洞都是取土后形成的。

    楚门的人马进入镇子。

    他们似未察觉踏入了一个巨大陷阱中。

    镇上的百姓几乎每家都制作瓷器,所以街道两边也摆着不少各种各样的瓷器。而且还有许多大瓷缸。

    淅沥的秋雨滴落在各种瓷器上,闪着晶亮的光点,也发出一片悦耳的声响。如秋雨在演奏一支曲子。

    楚狼听着这支特殊的曲子,整个人是那样惬意,也是那样放松。

    楚狼脸上也浮起一缕笑。

    笑意让人难以捉摸。

    街道上行人不多,有的撑伞在雨中漫步,不时停下欣赏路边的瓷器,有的披着雨披急匆匆而行。

    就在这时候,街道对向来了十几骑。

    这些人都披着油衣。

    一看便是富贵人家。

    让楚狼意外,为首的人是焱山王费辽。

    费辽看上去一副轻松自然模样,其实他沉浸在丧子之痛中。

    黄柳林一战,费辽让两个儿子带三十名费家高手参与。

    费辽本以这次行动如此缜密,动用了那么多人手,而且魔君亲出,定是十拿九稳。结果费家的人死伤过半,儿子费纲也死了。

    这真是让费辽难以接受。

    费纲的尸体是吴庭和费裕一起找到的。

    战后,吴庭和费裕来到会面地点,却不见费纲。吴庭顿时觉得不对劲,出事了。

    吴庭赶紧带人返回黄柳林,在四周寻找。结果最后在西北方的林边找到了费纲尸体。

    当时费裕就扑在兄长尸体旁失声痛哭起来。

    吴庭也追悔莫及,他倒不是惋惜费纲,而是好不容易捉了郑巧儿,结果又出了差错。

    他真是未想到有人会混水摸鱼捞现成的。

    吴庭气得差点吐血。

    吴庭是老江湖,他仔细察看费纲尸体,结果让吴庭困惑不已。因为他看出费纲不是他杀,而是自己抹脖子自尽了。

    吴庭又在旁边发现了些脑浆和血迹,但是却不见两名手下尸体。

    小主玩了个迷惑人的把戏,便让吴庭这个老江湖百思不得其解。费纲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何会自尽?吴庭真是难以想通了。

    费裕将四哥尸体带回,并且将吴庭做出的结论禀报费辽。

    费辽在悲痛之余也是疑惑之极,儿子怎么会自尽?!

    难道撞鬼了!

    现在费辽也只能暂且遏制丧子之痛,当务之急得将楚门的人消灭在红土镇。

    费辽接到郁残痕信息,便带人提前赶到红土镇。

    费辽让几个儿女带着大部分人马隐藏,他带着长子费谅,二女费绿,七子费越和数名高手现身。假装在红土镇又偶遇楚狼。

    费辽未让武功最高的费超露面陪同。因为费超脾气燥,这么大计划,费辽担心老六露出马脚。

    郁残痕和鬼无也都叮嘱过费辽,楚狼心思缜密,一定得小心应付。

    所以费辽就带着最沉稳的三个儿女现身。

    按计划,费辽正巧在红土镇的街道上与楚狼再次相遇。

    费辽看到楚狼也显得意外,他道:“楚门主,我们又相遇了。你们怎么又到了这里?”

    楚狼敷衍道:“原来是费掌门。听说这里瓷器好,我顺便改道来看看。准备买些回去。”

    这时梁荧雪在楚狼旁边低声道:“上次和费掌门错过,这次一定要拉拢下费家。正好请费掌门喝几杯。”

    楚狼便对费辽道:“两次偶遇费掌门也真是缘分。所谓四海之内皆朋友,我想请费掌门喝几杯,不知费掌门能否赏脸?”

    费辽本想邀请楚狼喝几杯,没想到楚狼主动邀请自己,这正中费辽下怀。

    费辽笑道:“楚门主请我喝酒,费某三生有幸。那我们就找个地方痛饮几杯,也驱下秋寒之气。”

    楚狼道:“多谢费掌门赏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