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三十三章:踏入陷阱(下)
    楚狼此话一出,费辽和三个子女大惊,就连幽无化和葬魂僧们也很震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因为他们未感觉出酒菜有任何异样。

    费辽毕竟经也是大风大浪中过来的人,他惊震道:“楚门主何出此言!什么毒?哪来的毒?如果有毒楚门主和在坐各位还能如无事人一样吗?!”

    费辽心里则大震,楚狼怎么会发现酒中有毒?

    其实凭楚狼有多聪明,他也未想到费辽是血月的人。因为之前他和费辽没有过任何交集,所以难以判断。

    第一次偶遇费辽,楚狼还有拉拢费家打算。

    在前往焱城的路上,楚狼先接到一夜雪的信,楚狼得知郁残痕请了不少人。在前来瓷城的路上投宿时候,楚狼又接到一份信,信是店小二送到楚狼房间的。

    店小二告诉楚狼,有人让他将信送给楚门主,楚门主会有重赏。

    楚狼就赏了那小二一些钱。

    楚狼打开信一看真是震动万分。

    信中写着:白骨伞请费家对付你。费辽是血月在中原卧底。接替灵王的鬼无先生和费辽密谋设局对付你。费辽就是当年在河府后山掳巧儿的绿衣人。信不信由你。落款:你老婆。

    信中每一句话,都是一个大秘密。

    楚狼当时真是既震惊,又充满了狐疑。

    难道份信真是“老婆”许忘生派人送来的?!

    难道费家真是血月的人?!

    难道郁残痕真和血月沆瀣一气了?!

    楚狼脑海冒出一个个疑问,但是一时都难以得到答案。

    首先,这份信的内容,是真是假?

    小主可是血月高层,她还千方百计想杀自己,又怎么会透露这么大的秘密给他。这根本不符合情理。

    难道这是狡猾“老婆”耍的花招吗?

    小主惧怕楚狼,说实话,楚狼也有些忌惮小主。

    小主聪明胆大手段百出又变化莫测让人防不胜防。楚狼真是第一次见这么难对付的女人。楚狼也是时刻提防着别被小主给坑了。

    所以小主这份,楚狼不会全信。

    但是楚狼疑心又重,小主的信无疑将楚狼疑心勾起。

    要想将事情弄个水落石出,那就得涉险揭开幕后真相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而且楚狼接到一夜雪信后,他也有所安排了。

    于是楚狼带着葬魂部明目张胆朝瓷城而来。

    在红土镇再次碰到费辽,楚狼试探邀请费辽喝酒,结果费辽毫不犹豫答应,而且他反请楚狼。这让楚狼对费辽疑心更重了。楚狼脑中冒出“下毒”二字。

    楚狼还发现费辽左脚走路有些异样。如果换了平常时候,楚狼不会有太多怀疑。因为天下手脚有毛病的人多如牛毛,但是现在楚狼不由怀疑费辽真是当年那个被自己砍了左脚的绿衣人了。

    当然,想揭开真相还得有确凿证据。

    毕竟那份信是小主送来的,不得不防其中有诈。

    楚狼便用传音入秘功夫提醒幽无化等人警觉。。

    楚狼找借口将湘儿和梁荧雪留在门外,是因为如果对方真下毒,二女难抵御毒。

    藏龙经只有突破第四重才能百毒不侵,所以守在店门外的九名葬魂僧,除慧破外都是第三重高手。不用防毒。

    进入店中吃喝的葬魂僧们,突破四重的放心吃喝,不惧下毒。未突破第四重的看似将酒喝了,其实都偷偷用各自办法将酒倒了。费家的人盯着那些将酒倒入口中的四重高手,忽略了三重高手们玩弄了伎俩。

    现在楚狼完全相信了小主那份信属实。

    至于小主为何一反常态通知他,现在不是解析的时候。

    现在是杀人的时候。楚狼充满狼性,不管是谁,哪怕是朋友,谁想让他死,他就弄死谁。

    在他踏入敌人布置的陷阱时候,敌人同样也落入到他的陷阱中了。

    此刻,楚狼仍盯着费辽。

    只不过楚狼脸上的笑容变冷。楚狼抬起左手,摸了摸自己光头。他眼中充满狼在攻击猎物时发出的那种瘆人光芒。

    被楚狼这样盯着,费辽真是心惊胆颤。但是他仍故作气恼道:“本以为楚门主是大英雄,未想到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算我眼瞎了。我们走!”

    费辽本想起身走,但是已经晚了。

    楚狼一爪而出,抓向费辽。

    费辽已经提防,他一掌拍向楚狼那一抓。楚狼在瞬间突然变招,五根指手指突然缩回三根,剩下两根注满藏龙真气,如锥子一般戳向费辽手掌。

    费辽虽然也是顶尖身手,但是现在二人太近了。是挨着坐的,近在咫尺。面对楚狼瞬间变招,费辽根本没有躲避余地,楚狼两根手指戳进了费辽手掌。

    几乎在同一时间,幽无化也出手。幽无化那张纹面的脸此刻很狰狞。眼中也充满嗜血光芒。幽无化一掌击在旁边挨着他坐的费越脑袋上。费越反应有些迟钝,未想到楚狼和幽无化这么快便出手。他也难避开幽无化突然发难,脑袋被幽无化拍碎。

    费辽和两个子女亲眼看着费越脑袋如被拍碎的西瓜碎裂开来。脑浆和血水飞溅在他们身上。

    这一刻,父子三人感觉心都碎裂了。

    费辽想挣脱楚狼,但是此刻哪能挣得脱。

    因为楚狼双指穿过费辽手掌后,双指又一勾,将费辽手掌紧紧勾住,让他难以抽出手来。

    费辽目眦欲裂左掌击向楚狼,楚狼另一掌大力而出,掌上涅槃玄经如狂潮一般。双掌相对,“嘭”地一声响,费辽左掌骨骼被楚狼掌上内力震碎。

    费辽也发出痛叫。

    口中也被震的吐血。

    如果不是楚狼左手仍紧勾着费辽右手,这一击费辽身体就飞出去了。

    费辽和费绿既不挨着楚狼,也不挨着幽无化,所以二人有回旋余地。

    费绿坐在楚狼对面,她霍地而起,衣中一道白光骤现,是剑。

    剑刺向楚狼胸膛。

    她想帮爹爹脱困,但是楚狼仍稳住不动,他左手两指仍紧紧勾着郁辽的手。他右掌仍对在费辽掌上。楚狼任由费绿那一剑刺在自己胸膛上。

    但是那一刻费绿感觉自己的剑如同刺在一块铁板上。

    这让费绿匪夷所思,她大惊失色。

    楚狼右手也离开费辽手掌,闪电般抓在费绿的剑上。费绿的剑在瞬间断折成几段。几段断剑寒光闪动飞射费绿三处要害。

    费绿惊骇之下赶紧闪避,但是她只避开两段断剑,第三段断剑穿透费绿咽喉,断剑又从她后颈穿出,“夺”一声钉在她身后的柱子上。

    费绿咽喉处鲜血“咕嘟”往外冒,她身体则仍保持着站姿。

    -------------

    今晚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