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四十六章:天狗吃月亮(中)
    隐藏在黑暗中的楚狼听到小主吟他当年做的诗,心情变得有几分复杂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楚狼常想,如果忘生不是卧底,那么三个师妹里他会最喜欢忘生。因为忘生与他有不少相似之处。可以说,忘生能引起楚狼某种奇妙的共鸣感。

    楚狼见忘生停下来磨磨蹭蹭又是弄衣又是赏月又是吟诗,楚狼立刻明白了,忘生是有所警觉了。

    既然忘生警觉了,楚狼准备现身。

    于是楚狼身形从隐藏的石后掠出。楚狼同时也提防着六幽魔手三人。如果忘生真是诱饵,那么六幽魔手三人很快也会出现。那样的话,楚狼决定再避锋茫另觅时机。

    忘生眼睛正四下飞快扫动,见一条身影从左边急掠而来,月光下如同魅影一般。忘生立刻知道这身影是楚狼。

    因为楚狼光头在明亮月色下更是发光。

    忘生心里大惊,她没想到楚狼竟然“贼心不死”一直尾随着她。那楚狼为何迟尽不动手呢?聪明的忘生立刻明白了,楚狼多疑,一定以为这是一个陷阱。

    忘生口中便叫道:“下流胚,你终于上当了!这次看你往哪儿逃!”

    小主是想将楚狼吓退。

    楚狼先是心里一震,难道真是个陷阱!但是楚狼运行藏龙经也未感觉出周围有什么异样。也未感觉出有高手施展轻功而来。

    楚狼顿时恍然大悟,这不是一个陷阱,忘生真得落单了。

    许忘生为何落单楚狼也顾不得多想,现在可是天赐良机!

    楚狼身形突然收住,他倒不是担心惊走忘生。只要这不是陷阱,那么许忘生今晚就难逃他掌心。

    楚狼现在是想弄清一件事情,那就是红土镇大战前忘生为何给他报信。

    如果不是许忘生报信,红土镇大战或许就是另外一个结果了。

    忘生见楚狼驻足,她正想飘飞逃遁身形也收住。

    二人隔着一丈多距离相对而立。

    许忘生心中忐忑,但是她仍故作镇定。她看着楚狼闪着光亮的头吃吃笑道:“下流胚,你这光头真是特别啊。你这是武功不行,剃光头吓人。我为你光头赋诗一首吧,月亮照光头,不用打灯笼。恶狼变和尚,依旧坏心肠。”

    忘生的打油诗让楚狼心里笑了。

    楚狼看着月下的忘生。

    淡红色的月光下,忘生真是美的如仙子一般。

    楚狼摸了把光头笑道:“贱人,我是坏心肠,你是心肠坏,我俩倒是一对。”

    忘生听了这话心里不由怦动,她道:“本来就是,别忘了,你未给我一纸休书前我还是你老婆呢。上次在红土镇,如果不是我提前通知你,你早就成坟墓里的鬼了。所以我还是念夫妻之情的。”

    忘生将夫妻这两个字咬得很重。忘生知道她瞒不过楚狼,楚狼很快就会明白这不是一个陷阱,而是她真的落单了。忘生知道楚狼虽然恨辣,有仇必报,但是有恩也不忘。她是以老婆身份通知的楚狼,所以强调现在还是夫妻,希望楚狼能放她一马。

    楚狼也正想解开心中百思不解困惑,既然忘生先提此事,楚狼就道:“我真想不通,你是血月的人,为什么要帮我?”

    忘生当然不能将实情告诉楚狼,她轻轻叹息一声道:“唉,虽然你无情,但是我不能无意。毕竟还是夫妻……”

    楚狼打断她话道:“忘生,留着你鬼话骗别人去吧。你一定是别有所图。”

    许忘生听了楚狼这话,她一副伤心模样。

    “信不信由你。难怪说痴心女子负心汉,既然你不信,我也没办法……”突然忘生朝楚狼身后叫道:“动手!杀了这个忘恩负义的下流胚!”

    如果换了任何人,忘生这么突然一叫,定会本能回头。

    但是楚狼根本未听到身后有任何异常,所以忘生这把戏根本骗不过他。楚狼知道忘生是要逃了。

    楚狼身形朝忘生急掠而来。

    忘生本以为楚狼会回头,结果楚狼不上当。

    忘生娇躯翩跹,先是两道蝶形掌影飞出,紧接着忘生身上出现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真气凝成的“蝴蝶”栩栩如生,如附着在忘生身上。

    “蝴蝶”也从忘生身上飞起,如飞蛾扑火一般扑向楚狼。

    这也是“夺命幽蝶”中极为霸道的一招,就叫“飞蛾扑火”。

    楚狼左手“苍龙爪”连续而出,先将飞来的两道蝴蝶掌连续抓碎。然后楚狼身形猛震,右掌而出,掌心有黑色涡流转动,如打开地狱之门。地狱之龙便从楚狼掌心骤然而出。这时小主的五彩幽蝶也至,地狱之龙便扭动着扑在五彩幽蝶上。幽蝶和恶龙在月色下纠缠在一处……

    楚狼身形也瞬间而起,他从幽蝶和恶龙身上掠过,朝忘生飞快而来。

    忘生出招后,她纤身也瞬间转过,朝东边飘飞。

    楚狼身若流云追赶忘生,忘生飘飞出数十丈,纤身又变,又朝南边飘去。朝南飘飞出一段,忘生身形又变,又朝另一个方向飞去。忘生知道自己轻功不如楚狼,所以她只能不断变化方位,希望能摆脱楚狼。

    月色中,忘生身形如一只惊恐的蝴蝶。

    二人如猫捉老鼠一般你逃我追。

    尽管忘生不断变方向,但是楚狼紧追不放。忘生轻功也终究不如楚狼,二人身形也越拉越近。

    此刻,月色也了许多。

    不知何时,月亮一端升起黑色阴影。这黑色阴影如滴在纸上的墨,不断扩散侵蚀。随着黑色的阴影吞噬月亮,月亮那耀眼的光芒也不断减弱,它的边缘已泛起一丝红光,这使月亮看起来充满神秘感。

    忘生难以摆脱楚狼,她便叫道:“狼哥,看在一场同门一场夫妻我还给你报信份上,你就不能放我一次吗?!就一次!”

    楚狼道:“老子不是放马的!”

    杀不杀忘生,楚狼现在还未决定。但是有一点是确定的,楚狼一定得拿到忘生身上的雪山图。

    楚狼仍如阴魂不散跟在身后,这让忘生越发惊慌,她又改变方向朝那片灯火通亮的城镇而去。

    就在距城镇不到二里时候,城镇中突然嘈杂声四起。而且还传来敲打锅碗瓢盆的声响。而且不止一户在敲击,很快锣声也响成一片。总之,各种声音汇聚成一种惊人杂乱回响在夜空。

    城镇中也不断传来人们惊呼声。

    “天狗吃月亮了!”

    “大伙用力敲啊,把天狗吓跑……”

    --------------------

    今天下午回来,很疲惫,今晚只能勉强更两章。欠三章,从明天开始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