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五十四章:魔君求生(下)
    魔君听了老傻子这问题心里更震,这可是二十年前发生的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魔域从未对外声张,大虞皇室也因种种考虑秘而不宣,这个老头竟然知道此事!

    这老头到底是谁?!

    虽然事发时魔君年龄还小,但是魔君却非常了解那件事。

    因为玉瑶公主,现在的身份是——血帝之妻!

    老傻子在问这个问题时候,内力也遍布手掌了,只要魔君说公主死了,魔君对他也没有多大用处了。他会毙魔君于掌下。

    魔君如实道:“是王城所为。”

    老傻子道:“公主现在还活着吗?”

    魔君道:“活着,而且活的很好。”

    玉瑶公主还活着,这让老傻子心里激动不已。他遏制着内心情绪依旧不动声色道:“活的很好?怎么个好法?她也应该有孩子了吧?”

    此事本来是极大秘密,魔域中知情者都很少,但是现在魔君充满强烈求生欲望。他不想就这样死了。他得不惜一切代价活下去,到时候他要将魔眼炼至十二重。疯狂报复白羽人,包括眼前这个老头子。

    魔君犹豫一下,最终还是实话实说。

    “公主是血帝之妻,王城之母。育一儿一女。”

    磨君此话一出,老傻子便点了魔君睡穴。

    魔君昏厥过去。

    老傻子发出笑声,悲愤地笑。

    老傻子走到破庙的神像前,他对着神像怒声道:“我与魔域势不两立!血帝更是我最大敌人,玉瑶竟然是血帝之妻,竟然是王城之母!可笑可悲啊!这是我大虞耻辱!更是我的耻辱!神啊,你不分黑白何为神!”

    说罢,老傻子手朝那尊神像一挥,神像爆炸般碎裂开来。

    老傻子又失魂般自语道:“玉瑶是大虞明珠,绝不能让她再留在魔域。我当年发过誓,一定要找到玉瑶……带她回家……所以魔君不能死,我得带他去医伤……”

    老傻子过去提了魔君,然后出了破庙而去。

    ……

    老傻子提着魔君去后大约一炷香功夫,一个全身血污的女子抱着一个不省人事的光头男人进入小庙。

    正小主和楚狼。

    小主带着楚狼这个活死人硬是突围,但是为了护楚狼,她腹部被砍了一刀,还被人重击一掌。

    小主此刻感觉胸口沉重,如有巨石压迫喘不上气来。

    小主感觉精疲力竭,她将楚狼放在先前魔君坐的地方,她张大嘴呼气,结果又吐出血来。

    小主咳嗽着,她揩尽嘴角血迹对楚狼道:“狼哥,我今日为你拼了命……如果不是你,我早就走的无影无踪了。你以后要是负了我,得天打五雷轰。就如这庙里的佛像,被打成粉碎……”

    楚狼虽然一动不能动,也睁不开眼说不了话,但是先前小主硬是带他惊魂突围他一清二楚。

    楚狼也明白,以小主机智和武功,只要弃他不管会轻易遁走,哪能受重伤。

    小主为何舍命相救,楚狼还是想不通。

    听小主的话,她是舍命救爱人。

    那他是小主的爱人吗?

    虽然二人拜了天地,但那也是受一夜雪逼迫。

    楚狼心里叫道:“忘生,我都能对你下手,你为何还要这样对我?”

    当然,现在忘生听不到楚狼发在内心的声音,所以她也无法回答楚狼的问题。

    小主将自己伤口包扎好,又洒了些药。外伤虽然无碍,但是内伤却麻烦。小主调息一会儿,但是还是感觉胸口如遭受重压呼吸困难。

    尽管自己伤的不轻,小主还是硬挺着将楚狼抱起。

    不管如何,她都不能扔下楚狼不管。

    如果当年楚狼弃她不管,她早就死在楚门山中了。

    小主在楚狼额头上吻了一下,她道:“下流胚,你就是个祸害。祸害就得遗千年,所以你不能死。我要带你去见鬼医,他一定有办法救活你。”

    小主这一吻,如吻在楚狼心头。

    让楚狼的心震颤了一下。

    小主知道那些人会追赶来,所以她得赶紧离开这里。

    小主抱着楚狼出了庙宇,她也不敢走大路,她只能尽量挑荒郊野岭走。

    之前,魔君已传信给鬼医,让鬼医派弟子到天荫镇接应。鬼医不能轻出,鬼医弟子医术也很高明,这样也能让楚狼尽快得到治疗。

    现在距天荫镇还有两日多路程,小主便带楚狼去天荫镇。

    一路上,小主真是谨慎小心,心都是吊着的。

    但是小主伤的不轻,还得带着楚狼,所以行程也很慢。

    小主不敢入城,不敢进村,不敢买马匹,不敢看大夫,甚至不敢讨水喝。她带着楚狼在荒山野外行走。遇到河流水塘,就喝些浑浊河水。饿了,遇到什么能吃就弄来吃。小主还生吃一只鸟儿,因为她不敢生火将鸟烤熟吃。

    小主休息时间也不敢太久。

    实在坚持不住了,就稍微休息一会儿。

    这些都是躲避追踪的技巧,是大头侏儒教给小主的。

    小主用自己的智慧和大头教的技巧与冥崖的追踪好手周旋。冥崖孟天缺擅长追踪,他的弟子风石更是青出于蓝。

    有几次,小主带着楚狼离开不久,风石就带着冥崖的人到了。

    如果小主再逗留片刻,就完了。

    也真是凶险。

    受了重伤,本应该休息治疗,小主却用娇弱受伤的身体背着死人般的楚狼躲避着追踪,这也加重了小主的伤情。

    行到第三日,小主发起高烧,不止出气困难,胸口还阵阵刺痛。疼的小主冷汗涔涔。小主走路感觉如踩着棉花一般,她身体还不停打着摆子。

    如果按正常行程,小主就到了天荫镇了。由于小主行的慢,所以现在距天荫镇还有二三十多里地。

    伏在小主背上的楚狼,身体也随着小主打摆子颤栗着。

    这让楚狼心中更是百感交集,他在心里道:忘生,你为何对我这样好!你可知道我被老怪折磨时候我心里发过誓,除了‘她’,这个世上不管是谁,哪怕是师傅,必要的时候我也下得去手。就连河王对我出手,我都奋力反击。谁想让我不好过,我就让他不好过。你这样对我,就算我醒了,我还怎么杀你啊。难道我要自毁誓言吗……

    楚狼的这番心声小主听不到。

    她现在只想尽快带着楚狼到天荫镇。

    秋季多雨,天空又下起了雨。

    开始雨势并不大,可是没过多久雨越下越大,变成了暴雨。

    暴雨如注,天上电闪雷鸣,荒野被暴雨笼罩,碗口大的水泡在原野各处直冒。如一个个白色蘑菇,只是转瞬消逝。

    脚下的土地泥泞不堪,小主“扑通”跌在泥水中。泥水溅了她一身,也溅了楚狼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