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五十七章:墨兰公主(下)
    楚狼听了小主这话冷笑一声。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楚狼道:“谁不容你,我不容谁!这个世上没人能替代你。除了你,谁我都可以弃!所以我倒要看看,谁敢不容你!”

    楚狼这话既霸气也充满一股让人生畏的狠劲儿。

    小主听了这话满心欢喜。

    楚狼这话对她来说真是比任何誓言都珍贵。

    小主捏了一下楚狼鼻子,她笑道:“甜言蜜语。我才不信世上真的无人能与我相比。”

    楚狼斩钉截铁道:“没有!如有半句假话,就让我变成鸡,让你烤了吃。”

    小主看着楚狼,眼中充满柔情,她轻声道:“如果河王活着,也不能和我相比吗?如果你找到爹娘,也不能与我相比吗?”

    楚狼毫不犹豫道:“不能!河王虽然是我师傅,但是河王当年对我说过这样的话,只要我提刀战王城,我就是十恶不赦他也认了。我兑现承诺,与血月王城势不两立,也算报河王之恩兑现了我誓言。至于我父母,不管他们是谁,生我未养,断指可报。别的,他们就别奢望太多了。”

    小主听了这话心里更是如灌了蜜汁一般甜。她相信楚狼所言是真是心话,相信了她在楚狼心里无人替代!

    小主道:“虽然这样,我也不入你楚门,我才不要做什么门主夫人。门主夫人对别的女人来说也许很风光,但是对我来说,黯淡无光。”

    楚狼苦笑道:“难道你仍想留在魔域与我作对吗?媳妇,什么事我都依你,这件事你一定要依我。”

    小主郑重地道:“你是我男人,我再不用再隐瞒你了。其实我根本不是血月的人。”

    小主此话一出,楚狼心里一震。他将手中的鸡腿扔在火堆里,他诧异看着小主。

    楚狼道:“你不是血月的人?那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帮血月?!”

    小主歪着头看着楚狼,她缓声道:“我爹是墨兰皇帝。我是墨兰国的墨兰公主。人们称我为墨兰之花。当年寻到我的鬼面人,就是我墨兰名将纪飞河。”

    小主竟然是墨兰公主,就是传闻中的墨兰之花,这可是楚狼做梦也未想到的。

    楚狼盯着小主,眼中发着红光,他道:“媳妇,你真是墨兰公主?!”

    小主肯定地点点头,她笑道:“你得了个公主,心里美不?”

    楚狼困惑道:“既然你是墨兰公主,为什么和魔域沆瀣一气?”

    小主叹息一声,她道:“三十六前,墨兰和大虞爆发了云原之战,打了大半年,最终我墨兰败了。我墨兰死伤十八万,大虞也死伤十多万人。为了平息事件,墨兰只能割地赔款,还将我十二岁的皇叔送到大虞当人质。这也是我墨兰国的耻辱。我的皇叔也成了大虞皇族虐待发泄的对象。他们逼皇叔喝尿,让皇叔披着狗皮在地上爬,吃屎……总之,他们是胜利者,可以变着法肆意报复虐待敌国皇子。三年后,皇叔被虐待而死。这也成了我墨兰的痛。我爹继位后,发誓报仇雪恨。但是我墨兰国力不如大虞,就算再起兵戈恐怕也无多少胜算。于是神秘的血月王城联系上了我父皇,血帝与我父皇密会,鉴定盟约,从此墨兰和血月共同对付大虞。事成后,按照约定,分大虞半壁江山给墨兰。我是代表墨兰来到中原与血月一起行事的……”

    在小主的叙诉中,大虞和墨兰的恩怨更直观展现在楚狼面前。血月王城和墨兰秘密结盟共同对付大虞的惊天秘密也浮出水面。

    听完小主讲诉,楚狼这才知道整件事的实情。

    血月布局之大,真是超出楚狼预想。连墨兰都参与进来暗中相助血月,形势更是复杂棘手了。

    小主用油油的手拍着楚狼的脸,如同要拍醒一个睡梦中的人。

    “现在你明白事情远非你想象那么简单了吧。所以说你小小的楚门,能和我墨兰比吗?我劝你别做什么楚门门主了,与我一起回墨兰,到时候你就是墨兰国驸马爷了。以你我的本事,谁能与我们争皇位?到时候,我就是墨兰女皇,你就是我的‘爱妃’。只要‘爱妃’你好好伺候我……”说到这里小主调皮的用手在楚狼脸上捏了一把。“我就将皇位让给你。咯咯……”

    小主发出促狭地笑。

    楚狼沉默不语,既然小主是墨兰公主,那事情就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了。让小主当楚门夫人,那就等于让墨兰和血月决裂,血月会不择手段对付墨兰。如果大虞在趁机发难,墨兰就有亡国灭种的危险了。

    小主见楚狼发怔,她用手在楚狼眼前晃了晃道:“爱妃,你倒是说句话啊。从还是不从?”

    楚狼道:“女皇陛下,如果我不是答应了河王提刀战血月,我就从了你了。现在从了你,河王在天之灵也会吐血的。如果我兑现承诺提刀战血月,无论我做什么事,变成什么人,我都无愧于河王。反之,就不一样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小主多聪明,她当然明白楚狼的意思,她想了一下道:“此事也不难,你助我完成大业。到时候咱们来个鸟尽弓藏,再把血月灭了。这样既对得起河王,你也不用为难了。”

    楚狼道:“河王让我发誓提刀战血月,其实就是为保大虞。我如果置身事外等大虞被灭,就算再将血月灭了,那可就是两回事了。”

    小主道:“那怎么办?我总不能真和你回楚门吧。楚门成败,干系才多大。我的成败,可关系到千万墨兰人。如果我不是墨兰公主,我立刻和你回楚门,做门主夫人。但是我是墨兰公主,代表墨兰和血月合作。如果我背叛了,血月会疯狂报复。我父皇母后,我整个家族,还有墨兰千万子民就都陷于危险境地了。据我所知,血月魂王现在几乎控制了北胡武林,现在已经开始着手控制北胡王族了。到时候血月和北胡发难,大虞再趁火打劫,我墨兰可就亡国灭种了。狼哥,就算我多爱你,我可以为你死。但是我不能拉上整个墨兰国一起死。”

    楚狼当然明白其中道理,所以他才两难。

    终于找到爱人,本应该从此厮守相亲相爱,结果还要身处两个敌对阵营。这是楚狼难以接受的。

    楚狼自语道:“媳妇,我们得想个两全之计。”

    小主道:“这件事就没有两全其美,除非……”

    小主下面的话戛然而止,她突然眼珠一转,她似想到了两全其美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