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六十一章:记忆碎片(中)
    (第五更)

    ————

    雪贵人听到曲羊河这地名心里升起一种难以言明的奇怪感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些年来,雪贵人经常会做一个奇怪的梦。梦里会出现一条曲折蜿蜒如羊肠般的河流。河水清澈,阳光下泛着一片晶亮的光,她在河边快乐的嬉戏,还在河里沐浴……

    有时候雪贵人脑海中还会没有任何征兆冒出现一些零乱无序稀奇古怪的画面。

    身形高大留有短须男人,一只大黄狗,羊肠般的河流,模糊的画像,还有一块石碑,上面刻有曲羊两个字……

    但是这些光怪陆离碎片难以拼接成一副完整的画面,她也难将这些碎片合理的串连起来。

    这一切都让雪贵人感到困惑焦虑。

    所以熙春提到曲羊河,雪贵人就想到了画面中那块石碑上镌刻的字了。

    雪贵人对熙春道:“我现在有要事办,这样,你让那个白锦林在城中五福客栈等候。我办完事会去那里见他。”

    熙春便遵照雪贵人嘱咐去通知白锦林了。

    ……

    酉时初刻,雪贵人办完事路经苍龙城,她便带护卫们进了城。

    雪贵人来到五福客栈,她刚进厅堂中,便有一个男人霍地从东边桌上而起。

    这个男人五十来岁模样,他身材高大,颔下留着修剪整齐的短须。这男子一身锦衣,腰上还佩带金玉,一看就是富贵人。桌上还坐着两个带兵器的汉子,二人也站了起来。

    这两个汉子是锦衣男人的随从。

    这锦衣男人就是求见雪贵人的白锦林。

    熙春通知白锦林后,他便来到五福客栈,一直坐在这厅堂里等候。

    雪贵人走进来的那一刻,白锦林心情立刻激动起来。他霍地站起,情不自禁便朝雪贵人走过来。

    白锦林那两名手下看到雪贵人,都是一副诧异神色。因为雪贵人,像极了失踪多年的小姐。

    雪贵人看到白锦林,她脑海中立刻跳出那个身形高大留有短须的男人影像。只是那个男人在她记忆碎片中很模糊,如隔着一层雾。

    白锦林让雪贵人有一种似曾相识感觉。难道她和这个锦衣男人见过面吗?但是她却没有任何印象。

    见白锦林神情激动朝雪贵人走过来,雪贵人护卫便挡住了白锦林。

    护卫正要喝斥白锦林,雪贵人抬手示意护卫让开。

    护卫让开,雪贵人打量着白锦林,不知为何,她现在心情变得有些焦虑不安了。

    雪贵人对白锦林道:“你是谁?”

    白锦林激动道:“我是曲羊河凌风庄庄主,我叫白锦林……”

    雪贵人道:“你为何要求见我?”

    白锦林想说什么,他看了眼雪贵人身后数名护卫,又不知怎么开口。而且这厅堂中还有闲杂人员。白锦林也很顾虑。

    雪贵人看出了白锦林顾虑,她道:“这样,我们找个清静地方说吧。”

    白锦林忙道:“我在楼上订好了房间。”

    雪贵人点了下头道:“那我们就到楼上说。”

    雪贵人命令护卫们在楼下等候,还让他们把守楼梯处,不得让闲杂人员上楼。

    雪贵人随着白锦林来到楼上一间宽敞客房。

    这期间,白锦林眼睛就一直没离开过雪贵人,他眼神充满激动,也充满期待。

    白锦林反常表现自然瞒不过雪贵人。

    雪贵人不动声色,她对白锦林道:“现在屋中只有你我,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白锦林搓着手道:“说来话长。”

    雪贵人坐在椅子上,她提起茶壶倒了一碗茶水端起轻轻呷了一口。她脸上仍是一副温柔笑意,她道:“那你就慢慢说。”

    白锦林吁了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激荡心情,然后他道:“我有一个女儿,叫白遇霜,她生美丽聪明,琴棋书画无所不通,我们视她为掌上明……”

    雪贵人打断他的话道:“你还是长话短说吧。”

    白锦林咳嗽一声,他又道:“遇霜在十五岁那年,她和丫环去河边林中玩耍,结果离奇失踪。林中只留下一幅她的画像。丫环也昏迷在林中一个土坑中。丫环醒来后,对发生的一切毫不知情。遇霜失踪的也真是诡异。遇霜离奇失踪,对我和她娘来说简直就是五雷轰顶。从那以后,我百般打听遇霜的消息,但是没有半点线索,她仿佛消失在人间了。半月前,我好友张鹏去山庄做客,他说他参加了进攻神血总教,还见到了雪贵人。张鹏说,雪贵人和小女极像。我知道后就立刻起程来苍龙域,我想亲眼看看雪宫主……”

    说到这里,白锦林声音哽咽,眼中也有泪光闪动了。

    雪贵人道:“那我和遇霜像吗?”

    白锦林激动道:“像!虽然过去十一年了,但是雪宫人和我闺女那时候真的太像了!”

    雪贵人心里一动,她看着白锦林道:“你家里有条大黄狗是吗?”

    白锦林道:“有有……那条大黄狗现在还活着呢。遇霜当年非常喜欢它,每天和它玩耍。”

    雪贵人道:“曲羊河畔是不是有块石碑,上面写着字。”

    白锦林听了这话更是激动,他颤声道:“曲羊河十五拐,那石碑立在第八拐河岸上。上面三个字,曲羊河!”

    此刻,雪贵人心中真是翻江倒海一般。

    那些困扰她的记忆碎片,高大男人和白锦林吻合,大黄狗和白家大黄狗吻合,那块石碑则和曲羊河第八拐河岸上的石碑吻合……

    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会这样?!

    难道她是白遇霜?还是她梦里去过曲羊河,见过那大黄狗,看过那石碑!

    雪贵人脸上温柔笑容不见了,此刻她一脸迷茫,她感觉自己更加焦虑,如同有什么不好的事即将发生。

    雪贵人尽量控制着自己情绪,她道:“那张画像还在吗?”

    白锦林道:“在,我带来了……”

    白锦林取出一个竹筒,他从竹筒中取出一卷画像,然后在桌上轻轻展开。

    画像保存的极好,画像背景一片葱绿的树林,一个美丽少女倚在一棵树上,她看着前方,眸子发着光。

    少女左边还有一只鸟儿快乐飞翔。

    雪贵人站起,她怔怔盯着画中少女。

    她的身体微微震颤着,画中的少女,活脱脱就是她十年前的模样啊!

    此刻白锦林再忍不住了,他哽声道:“雪宫主,你就是遇雪,是我的女儿!我能感觉出来。但是你为什么不认我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