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六十一章:记忆碎片(下)
    (第六更)

    ------

    此刻白锦林的声音如同回音一般在雪贵人耳畔萦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雪贵人心里不断叫道:怎么可能!我怎么会是遇雪!如果我是,十年前我又不是幼儿,怎么会什么都不记得。但是,那些画面为何和这些又吻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真是见鬼了……

    雪贵人竭力控制着自己情绪。这么多年历练,她可以做到内心山崩地裂,表面安然若素。

    她又对白锦林道:“遇雪身上可有什么明显特征?”

    白锦林此刻已是泪水涟涟,他认定雪贵人就是自己当年失踪的女儿遇霜,但是他不明白女儿为何装傻不认他。

    白锦林道:“有,她脖子后靠近后胸勺地方有一颗黑痣。还有她左大腿右边受过伤,有块铜钱大小的疤痕。

    雪贵人听了这话,突然如释重负长吁口气,雪贵人脸上又浮现了她那标志性的笑容。

    雪贵人道:“我左大腿上没有任何伤痕。”

    白锦林听了这话一怔,随即他激动道:“不可能,一定有。你是不愿意认我。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不愿认我……”

    雪贵人转过身,她垂下头道:“你不是说我脖子后面一颗黑痣吗,那你自己看吧。”

    白锦林扒开雪贵人浓密的秀发,雪贵人脖子光洁无瑕,根本没有什么黑痣。

    但是他女儿脖子上的确是有一颗黑症啊。

    白锦林此刻心情顿时如从峰巅坠入谷底,大失所望下他一副失魂落魄模样。

    雪贵人转过身对他道:“这个世界上生得相像的人很多,尽管我像极你女儿,但是我真不是你女儿。”

    白锦林恍惚道:“那你为何知道大黄狗,知道那个石碑?”

    的确,这连雪贵人也难解释了。

    雪贵人便道:“这个世上有许多奇妙难以解释的事情,或许我前生去过那里吧。”

    白锦林现在也只能接受这个现实,他抬手拭去眼角的泪,发出一声沉重叹息。

    雪贵人道:“我终究不是你女儿,此事你也不要和任何人说起。今日,也就当我们未曾见过。希望你能找到你女儿。”

    白锦林黯然点点头。

    雪贵[ ]人先出了房间,白锦林在屋中抚摸着那幅副像,心中悲怆泪如雨下。

    ……

    雪贵人带人从客栈出来,此刻天色已暗。

    不知为什么,雪贵人那种莫名的焦虑感越来越强烈,她也感觉异常压抑,这让她喘气都不顺畅了。

    雪贵人现在需要一种途径缓解这种焦虑。她心里也明白,这种焦虑是小主和白锦林引起的。尤其是幽王对小主态度,让她更加怀疑二人之间不清白。小主接替鬼无之位,也让她难以平衡。小主的春风得意,更是如刀一样刺痛她的心。白锦林的出现,则让她感到更加困扰不安。

    尽管她将白锦林打发了,但是她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所以不同以往,这次她的焦虑更严重,她此刻竟然有一种脱光衣裳在灯火通明的街道上呼喊狂奔的欲望。

    当然,她得控制着这种欲望。

    雪贵人对护卫头领道:“你们先回总宫,我晚些回去。”

    护卫头领道:“宫主,还是我们跟着你吧。如果出了差错,我们可担不起。”

    雪贵人不耐烦地道:“这是什么地方?这可是苍龙城,六里外就是总宫,城里还到处是我们的人,如果这里都不安全,哪里还安全!”

    护卫们很少见雪贵人动气,他们都噤若寒蝉不敢再有异议。护卫头领带着护卫们先行离去。

    雪贵人此刻就想喝酒,一醉解千愁。

    但是苍龙城遍布十二宫眼线,还驻扎着一个分宫人马,为了避免被他们看到,雪贵人寻到一个家偏僻的小酒肆。

    酒肆显得很破败,只摆着两张桌子,店家卖自酿的酒水。店家舍不得点蜡烛,酒肆中燃着一盏昏黄的油灯。

    酒肆内氛围给人一种很压抑的感觉,很符合雪贵人现在心境。

    酒肆中也没有一个酒客,这让雪贵人很满意。

    雪贵人在一张桌旁坐下,店家是一个五十来岁的邋遢男人。如此一个光**人的绝色女子进他这破酒肆饮酒,如同凤凰落到鸡窝里,店家激动不已。

    雪贵人对店家道:“上两坛酒!”

    店家道:“贵客,只要酒吗?我这店里还有煮狗肉。”

    雪贵人道:“我对狗没兴趣。我不叫你,不要过来烦我。”

    说罢,雪贵人扔给店家一锭银子。

    店家捧着那锭银子,全身颤抖,他再不费话,给雪贵人提上两坛酒,又拿了一个酒碗。然后他躲到里屋,不烦雪贵人。

    雪贵人拍开泥封,先倒了一碗酒。

    她端起酒仰起脖子将一碗酒一饮而尽。

    雪贵人独自喝着闷酒,没过多久,她便有了醉意。

    雪贵人口中胡乱地自言自语。

    “小贱人,你除了生在帝王家,你还哪点能和我比……你别得意,你现在笑,我会让你有哭的一天……这又是怎么回事,我并不是遇雪,但是我脑中为何无数次出现曲羊河,出现大黄狗,出现白锦林……”

    就这样,雪贵人一碗接一碗饮着酒。

    酒入愁肠,愁更难解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青年走进这间破败的酒肆。

    这青年很英俊,他身材修长。虽然他穿着一件普通布衣,难是却难掩他身上的那种贵族气质。

    这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宇文乐。

    宇文乐怎么会跑到苍龙域?

    宇文乐回到冥崖后才知出了大事。幽魂剑死了,伍潮叔侄也遇难,巧儿也下落不明。宇文乐担心巧儿,他本来准备去寻找巧儿,但是羽主命宇文乐护送瞎了的六幽魔手去霞山找闻人神医。

    羽主告诉宇文乐巧儿无事,不久就会回到冥崖。

    宇文乐只能不情愿领命护送六幽魔手。

    为此,宇文乐改了装扮,穿了一身普通布衣。

    去霞山得穿越苍龙域,今晚正好到了苍龙城,宇文乐和六幽魔手就在附近找了个地方投宿。

    宇文乐和六幽魔手不熟,二人基本没话。

    吃完饭后,六幽魔手在屋内静坐如同泥塑一般,宇文乐觉得无聊,就出来转悠。

    路过这酒肆,宇文乐闻到这酒肆飘出的酒香不同,他便进了这酒肆,准备尝下这里的酒。

    于是宇文乐便看到了仪态万千的雪贵人。

    昏暗的灯光中,雪贵人更添了一份神秘的美。

    宇文乐眼睛顿时一亮,心旌也飘摇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