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六十二章:都是失意人(上)
    自从在天幕城与雪贵人同桌共饮,宇文乐就一直难以忘怀这个魅力无穷的女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这个破酒肆看到雪贵人,对宇文乐来说简直就如同一个奇迹降临在他面前。

    而且这酒肆中再无别人,这更是让宇文乐浮想联翩了。

    宇文乐走到雪贵人桌旁,宇文乐用手掌按了下自己心脏位置,免得因激动心迸出来。

    宇文乐诧异道:“雪宫主,你怎么会在这里?”

    雪贵人眼睛盯着酒碗中的酒水,她不抬头道:“你认借人了。滚!”

    宇文乐非但没滚,还坐在了雪贵人对面。

    宇文乐将头伸向前道:“雪宫主,你难道不认得我了吗?”

    雪贵人抬头,她立刻认出宇文乐。这也让雪贵人感到意外。竟然在这种鬼地方撞到了宇文乐。

    宇文乐为什么会在此处?

    难道要刺杀她!

    雪贵人想到这里心里一惊,酒也顿时醒了一半儿。她眼睛赶紧朝门口一扫,店门闭着,再不见有人进来。

    雪贵人不动声色道:“原来是宇文小王爷,你怎么会来这里?”

    宇文乐道:“办公事,路经此地。”

    雪贵人道:“哦,楚狼给你安排了什么公事?”

    宇文乐道:“我和楚狼早就分道扬镳了。现在我有新主了。”

    雪贵人相信了宇文乐所说,因为根据她掌握的情报,现在只有梁荧雪和厉风追随着楚狼。不见郑一巧和宇文乐。前些日子十二宫情报网又传回消息,现在宇文乐效力白羽人。

    宇文乐什么和楚狼分道扬镳,雪贵人本想套宇文乐话,宇文乐将话题岔开。

    “长夜寂寞苦闷,本来想寻个清静处喝几杯,没想到竟然偶遇雪宫主,这真是应了那句话,有缘千里来相会啊。”

    宇文乐把“缘”定咬得很重。

    当初在天幕城同桌共饮,雪贵人就看出宇文乐对她心猿意马了。

    雪贵人笑了,她那对似醉非醉美眸看着宇文乐。

    宇文乐这一刻感觉身如羽毛一般要飘起来了。心也迸得更加厉害,宇文乐又抬手,他先在胸口处按了一下,又在桌下大腿处按了一下。

    雪贵人端起酒,这次她没有豪饮,而是优雅地喝了一小口。然后她轻声道:“哦,难道真有缘吗?”

    此时酒肆中只有二人,宇文乐胆子也大了,他道:“当然有。”

    雪贵人道:“在哪儿?”

    宇文乐眼中流露出款款情愫,他看着雪贵人眼睛道:“缘在三生石上。”

    此刻宇文乐这句话,让心情愁苦黯然神伤的雪贵人有了一种难以言明的感觉。

    雪贵人嘲弄一笑,她晃动着碗里的酒水道:“甜言蜜语。你们男人都会甜言蜜语,骗到手了,就不珍惜了。”

    宇文乐郑重其事道:“这是我这辈子,说得最真心的甜言蜜语。”

    宇文乐可是情场高手。如果江湖排个情场高手榜,宇文乐绝对跻身前三。

    察言观色,宇文乐勘出雪贵人受了情伤。此刻她正是愁肠百结,心中充满难以排遣的苦闷。

    无论一个女人平日多坚强,但是这个时候,她是最脆弱的,最需要人陪伴,也最需要人理解。

    宇文乐叫道:“店家!”

    里屋的店家赶紧跑出来。

    宇文乐也扔给店家一锭银子,店家又全身颤抖了。今日这对俊男美女实在是太阔绰了。难道今天是他的黄道吉日吗。

    宇文乐道:“来两坛酒。”

    店家道:“贵客,我店还有狗肉……”

    其实宇文乐喝酒,喜欢吃肉,但是现在雪贵人没点任何菜,宇文乐也就投其所好。

    宇文乐道:“可笑,用菜下酒,那喝下去的还是真正的酒吗。别废话,上酒,上完回屋。不叫你别出来!”

    于是店家又给宇文乐上来两坛酒,然后他又躲回里屋。

    宇文乐先连干三碗,因喝的过猛,他还被呛的咳嗽起来。宇文乐面色也变得愁苦忧郁了。

    雪贵人饶有兴趣道:“难道宇文小王爷有烦恼事?”

    宇文乐道:“雪宫主,你知道人生最大悲哀是什么吗?”

    雪贵人将自己的酒饮尽,她道:“是什么?”

    宇文乐扬起头,似在努力克制着自己痛苦的情绪,他道:“人生最大悲哀就是,你心里装着一个人,但是那个人心里装着别人。”

    此刻雪贵人愁苦难排,又带了酒意,宇文乐这话真是说到了她心窝里。

    雪贵人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小主亲昵为幽王喂药的情形。这让她的心阵阵地痛。雪贵人又倒一碗酒,端起喝一半。

    宇文乐道:“我不当雪宫主是外人,所以我不瞒你,我本来喜欢我师妹郑一巧。但是有一次她对我说,她只当我是好兄长。还祝我早日找到意中人。原来她心里装着别人。可能就是那个死胖子。有钱有什么了不起的。那时候我的心啊,碎了……”

    说罢,宇文乐端起碗酒,一仰脖子灌入口中。

    宇文乐说这番话,还真不是说谎。

    去了冥崖后,宇文乐本以为近水楼台可先得月了,结果有一晚他和巧儿散步,巧儿对他说了这番话。

    不过宇文乐还是决定,要和李思争抢到底。

    绝不能让李思遂了心愿。

    现在宇文乐对雪贵人说这番话,是在找一个契机,让雪贵人感同身受,有了共同感受,才有共同语言,才能走的更近。

    于是宇文乐这话让雪贵人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雪贵人也不再优雅喝酒,她连喝两碗,她的脸更红,她的眼更朦胧了。口中吐出来的不再是芬芳气息,而是浓重酒气。

    宇文乐趁热打铁,他也连喝两碗,还给雪贵人将酒又倒满。

    宇文乐也显得越发悲伤。

    “雪宫主,世人都看到我快乐的一面,又有谁能看到得我内心的苦呢。一场痴情,换来的就是一声兄长。好吧,那我就做她的好兄长……”说吧,宇文乐吟道:“一轮残月夜沉沉,照遍天下儿女心,世上多少伤心客,你我都是失意人。同病相怜,雪宫主,我们继续饮……”

    宇文乐又连将两碗酒饮尽,此刻他也有了酒意。

    宇文乐抬手用力捣了两下自己心口,“咚咚”直禹,仿佛他此刻心如刀绞一般。

    宇文乐还不断劝酒,雪贵人更是感觉头脑晕眩了。

    但是她喜欢这种醉的感觉。

    雪贵人用一种凄苦声调道:“你说得对,最大悲哀,就是你装一个人,那人心里却装着别人。呵呵,我那般爱他,他竟然为了那个小贱人打我耳光……世人只看到我的美丽和笑容,又有谁能看到我内心的伤痛……”

    “我能!”

    宇文乐突然伸手,抓住了雪贵人一只手。

    柔荑在握,宇文乐这一刻感觉自己的魂儿都轻飘飘如蝴蝶般飞出肉身了。

    雪贵人一震,不知为何,她未甩开宇文乐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