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六十二章:都是失意人(下)
    (第八更)

    -----------

    宇文乐握着雪贵人的手,他眼中充满深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雪贵人吐着酒气道:“不瞒你,我可是秦九宫主女人。你想找死吗?”

    宇文乐道:“就算是皇帝的女人,他不珍惜,难道还不让别人珍惜,让别人去爱吗。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再难忘记你了……”

    此刻,雪贵人不知再该说什么。

    她有些慌乱的缩回手。

    她的脸更加烫,她的心也跳的更厉害,几乎要跳出腔子了。她又端起一碗酒饮尽。

    就这样,宇文乐陪雪贵人喝着酒,排遣着心里苦闷。

    不知何时,宇文乐和雪贵人并排而坐了,他的一只手也揽着雪贵人柔软腰肢了。雪贵人此刻哪里还能拒绝,她现在需要一个怀抱,一个懂她的人,一个陪她一醉方休的人。

    宇文乐也不再称雪贵人为雪宫主,而是叫她雪儿。雪贵人也不再称宇文乐为小王爷,称他为乐。

    最后雪贵人全身酥软靠在乐的怀中了。

    ……

    后半夜,雪贵人醒过来。

    她发现自己睡在一间屋子的炕上,身边还躺着一个男人,二人还盖着一个被子,而她还光着身子。

    雪贵人倏地坐起,借着映入窗户的月光她抓了自己内衣先穿上。

    因过多饮酒,雪贵人感觉头很疼。她竭力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宇文乐什么时候带她离开酒肆已记不起来,但是她想起在这面炕上,她怀着一种报复的心态和宇文乐发疯般的颠鸾倒凤……

    雪贵人看着还在熟睡的宇文乐,宇文乐还发出轻轻鼾声。

    雪贵人苦笑,自己喝醉被这个小王爷给弄上炕了!如果此事泄露出去,那她就可就完了。

    秦九天也不会放过她。

    想到这里,雪贵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雪贵人便抬起手掌,准备趁着宇文乐熟睡之际杀人灭口。

    就在这时候宇文乐翻了个身,他在梦中嘟哝道:“雪儿……雪儿我爱你,你就是我一直要找女人……这辈子,我宇文乐就认定你了,为你,我死都愿意……”

    如果说酒后吐的未必是真言,那梦中说的是千真万确了。雪贵人听了宇文乐这梦话,她的心弦颤了一下。

    这么多年,她满脑子只想着如何取悦幽王,未曾想过别的男人。结果她痴爱的男人和女徒弟不清白,还打了她耳光。

    总之雪贵人是认定小主和幽王有奸情的。

    女人一但起了这种念头,那就如一株毒草根植在心中难以拔掉了。

    雪贵人扪心自问,她是真心爱幽王,但是幽王真心爱她吗?

    宇文乐这个小王爷,昨晚则给了她想要的一切。梦里还吐了真言。

    于是雪贵人缓缓放下了手。

    宇文乐的梦话救了自己。

    但是,没有人知道宇文乐的梦话,是他梦中的梦话,还是假装梦中说话。恐怕只有鬼知道了。

    雪贵人用力在宇文乐细皮嫩肉的身上拧了一下,宇文乐痛叫了一声醒过来。

    宇文乐看到雪贵人穿了内衣怔怔坐在自己身边,阴影中,雪贵人更是如镜中之花有肿朦胧的美。

    宇文乐又不由心旌飘摇了。

    宇文乐想亲下雪贵人,雪贵人抬手打了他一个耳光。

    雪贵人道:“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

    宇文乐道:“当然知道,但是那又如何。男欢女爱,人之本性,是控制不了也是阻挡不了的。我爱你,我懂你心里的苦,我想让你做我的女人,这就够了。”

    雪贵人道:“你说这话是真心话?”

    宇文乐道:“如有半点假话,让我不得好死死了喂狗!”

    雪贵人道:“那你的巧儿师妹呢?”

    宇文乐道:“她当我兄长,我彻底死心了。就便宜那个死胖子吧。以后我就只喜欢你一个人。”

    不管宇文乐这些甜言蜜语是否出自真心,但是任何女人听了这些话心里都会感到慰藉。

    雪贵人口气缓和了许多,她道:“这是哪儿?昨晚你带我走的时候,有没有人看到?”

    宇文乐道:“你身份不一样,我得为你着想。你放心。那个店家早就被我用暗器射入里屋封了穴道,所以我们说的那些话他根本没听到,我们走的时候他还像死人一样。出来后我也非常谨慎,我还给蒙了条毯子。此处是苍龙城外的洛家村,这房里的主人被我点了穴道塞到柴房了,所以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宇文乐不愧老手,做的不露半点痕迹。

    雪贵人心里也安稳许多。

    这也说明宇文乐真为她着想了。

    宇文乐将雪贵人抱住用温柔的声音道:“雪儿,现在还早,再陪陪我,天亮时候走。”

    雪贵人推开宇文乐道:“不行,我得走了。”

    雪贵人又将外衫穿好,她还抓起宇文乐衣裳扔在他身上道:“光个屁股像什么样。一会儿你也离开这里吧。连夜离开苍龙域,免得夜长梦多。”

    雪贵人整理好凌乱头发就走到门口,宇文乐看着她背景心里怅然若失。

    就在雪贵人伸手拉门闩时候,宇文乐深情喊了一声。

    “雪儿……”

    雪贵人驻足,她缓缓回头。

    宇文乐道:“我何时再能见到你?”

    雪贵人脸上漾起一丝笑,无奈地笑。

    雪贵人道:“我们俩不会有结果的。弄不好,我们俩都会死无葬身之地。你忘了我吧。”

    宇文乐道:“你说忘我便能忘了吗?”

    雪贵人没回应这话,她道:“你以后离楚狼远些,也不要掺和楚门的事,也不要混迹江湖了。回到你琼王府好好做你的小王爷吧。”

    说完,雪贵人拉开门走了出去。

    门外,月在中天,繁星满天。

    这一刻雪贵人觉得自己心里没有那么憋屈了。

    雪贵人脸上又浮现出她那标志性的笑,笑的温柔而优雅。

    ……

    雪贵人走后,宇文乐抓起二人盖过的被子嗅。被子上还留有雪贵人那美妙的体香。

    宇文乐抱着被子自言自语道:放浪数年,你也应该学会好好爱一个人了……

    雪贵人走了,宇文乐再留在这里也无趣了,宇文乐也穿好衣裳离开。

    宇文乐出了院子,又回头看了一眼这间屋子,宇文乐自语道:我他妈把秦九天女人睡了。

    宇文乐返回城中,回到客房。

    宇文乐本以为六幽魔手已经在熟睡中了,结果六幽魔手怔怔坐在桌前。

    尽管六幽魔手瞎了,但是桌上还是燃着一截蜡烛。

    六幽魔手不时用手放在烛火上,任烛火烧烤他的手。

    他看不到光明了,他就用手去触摸光明。

    烛火中,六幽魔手显得是那般落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