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六十九章:重现河王府(中)
    小主见了楚狼,二人互通了信息,也亲热过了,小主就准备回去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趁着即将分别的依依难舍劲儿,楚狼对小主道:“媳妇,藏龙经邪恶之力太强。有时候我感觉难以遏制邪恶了。现在只有完整的箜篌九问才能压制藏龙经的邪恶。乖媳妇,你就把另半张雪山图给我吧。”

    小主留下半张雪山图,是备不时之需。

    小主道:“不瞒你了。其实我早就将双图合一仔细研究过了。虽然我还未破解箜篌刀隐藏具体位置,但是图中显示地方是乞神雪山。乞神雪山不在大虞。距我们墨兰都有近千里。我现在就算把剩下半张图给你又有何用。就现在这局势,你难道能抛下一切不管,往返数月去神乞雪山寻刀吗?现在给你图也无用,我留下半张图,关键时候或许能保命的。什么时候你和我去墨兰,我们正好一起去寻刀。现在只能靠你自己压制邪恶之念了。”

    楚狼这才明白图中的雪山不在大虞,而是在大虞之外的遥远地方。

    至少现在他知道了箜篌刀在乞神雪山。

    既然如此,那现在小主就是将剩下半张图给他也无用。如今局势越发错综复杂,他必须得抓住时机,趁秦九天未完全恢复给予血月沉重打击。所以别说用数月时间去寻刀,就是一月时间他也抽不出来。

    再者,箜篌刀再宝贵,也不如忘生命珍贵,现在就是小主送他那半张图,他也不能要了,得让她留在身上备不时之需。

    分别时候,二人紧紧抱在一起,不愿松开对方。

    就如当年在楚门镇二人相依为命在寒冷的夜紧紧抱在一起那样。

    楚狼和小主都未想到,此刻距他们数十丈外的一间屋子里,宇文乐和雪贵人也搂抱在一起,也是难舍难分。

    楚狼是用银子租下宅院,宇文乐则是潜入一户人家,把一家三口穴道点了塞进了柴房中。他将房屋暂时占为己有。

    雪贵人接到宇文乐的信后,她有些心惊胆战,心情也非常复杂。她既担心哪天奸情败露遭受毁灭,但是也难抗拒心中那份向往。

    或许,就是对爱向往。

    这几日她就不断问自己,对秦九天,她到底是狂热崇拜,还是真心的爱?

    她真有些迷惘了。

    雪贵人在心里一遍一遍告诉自己,决不能去。

    结果最后她还是鬼使神差偷偷来见宇文乐了。

    雪贵人没有小主易容本事,她只能换身普通衣裳,用布巾将自己脸面严严实实围起。

    由于做贼心虚,雪贵人一路上提心吊胆,总感觉暗中有无数眼睛窥视着她。

    雪贵人来了,宇文乐欣喜若狂。

    进屋后宇文乐要搂抱雪贵人,却被雪贵人推开。

    雪贵人气道:“你疯了吗?!我们是没结果的,这样下去,纸里包不住火!”

    宇文乐盯着她,眼中充满深情,也充满飞蛾扑火般的狂热。

    “雪儿……我是疯了!我为你茶不思饭不想夜里辗转难眠。我走路脑中是你,我坐下脑中是你,就连我尿尿拉屎脑中都是你。是你让我疯了。算命的说我今年有劫,我还寻思劫从何来,我现在明白了,你就是我命里劫数。我是在劫难逃……”

    这番话,宇文乐不知对多少女人说过,打动欺骗过多少女人。

    但是这次他对雪贵人说这番话,好歹算是发自内心了。

    因为他真的想雪贵人。

    所以,还未等宇文乐把那套甜言蜜语都说完,雪贵人便无力倒在他怀中了。

    宇文乐这些话,秦九天可从未对她说过。

    除秦九天外,宇文乐是雪贵人第二个男人。

    这个比她小好几岁的男人,所说的话,真是句句都拔动她的心弦。让她感到无比开心满足。

    雪贵人在宇文乐怀中用轻飘飘的声音道:“小祖宗,你才是我命里的劫难……”

    宇文乐紧紧搂着雪贵人,用脸摩擦着她的秀发,雪贵人秀发上的香气让宇文乐迷醉。宇文乐的手便不老实起来。雪贵人用蚊子般的声音道:“真是不巧……今天身上来事了……”

    宇文乐很是失望,但是他嘴上却温柔地道:“只要抱着你什么都不做,我也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快乐的男人。”

    听了这话,雪贵人感觉身子更软了。

    雪贵人道:“乐,你是真心爱我吗?”

    宇文乐道:“难道你真要让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看吗?”

    雪贵人道:“不用你掏心给我看,我最近碰到些麻烦。你替我杀个人。这贱人处处与我为敌。盟主还向着她。她一天不死,我寝食难安。”

    宇文乐道:“是谁?我一定替你杀了她!”

    雪贵人道:“许忘生。”

    宇文乐很是诧异,他道:“原来这个小贱人在十二宫!这是怎么回事?”

    雪贵人不想将涉及血月的秘密告诉宇文乐,那样对她和宇文乐都没好处。

    雪贵道:“你就别管那么多了,你帮不帮我?”

    “当然帮!”宇文乐恨声道:“忘生那个小贱人,她当初真是把我们骗苦了。我早想杀她了,但是没有机会。我狼哥更是恨不得啖她血肉呢……”

    宇文乐哪里知道,这会狼哥正和小贱人翻云覆雨呢。

    雪贵人道:“最近盟主要派我俩一起外出办件事,你先去烟花域,到时候我会通知你。我还会给你制造下手的机会。”

    宇文乐道:“我一定弄死那个小贱人!谁敢和你为敌,就是与我为敌!”

    雪贵人抚摸着宇文乐脸感动道:“还是你对我好。还有件事,你再帮我打探一下,十年前,有没有哪家千金小姐离奇失踪,只留下一幅她的画像。”

    宇文乐听了这话心里一动,他道:“不用打听。我风大哥的女人香儿就是在十多年前离奇失踪了。据说,当年有一个英俊画师给香儿画像,结果后来香儿就不见了,原处只留下一幅香儿画像。我风大哥说,这些年来离奇失踪的女子不止香儿,还有橘州玉府三小姐,紫剑峰紫含烟,赌乡杨烈的女儿,她们失踪方式如出一辙。而且每个失踪女子,论才情论相貌,那都是千里挑一的。这些年来,我风大哥苦苦寻找香儿,不知走过多少地方,但是始终没有一丝线索。他也因此变得疯疯癫癫了。”

    风中忆为了寻找香儿,也将香儿包括数位佳人诡异失踪的事告诉了宇文乐。让宇文乐利用其家族人脉关系帮忙寻找线索。

    没想到雪贵人也让他打听此事,这让宇文乐感到意外。

    雪贵人听了宇文乐所说心里一震,她道:“风大哥?哪个风大哥?”

    宇文乐道:“书剑郎。”

    雪贵人眼中顿时发光道:“那你有没有听书剑郎说起过曲羊河白家小姐白遇霜失踪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