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七十四章:怪树林(下)
    魔山真人击败修罗刀一战成名,现在成为第三重天,这让江湖中人都对魔山真人充满探究好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小主听到外面惊呼声很诧异,魔山真人竟然也来到烟花域。小主赶紧起身,想亲眼看看打败战魔的人。

    小主快步出了饭肆,雪贵人也随后出来。

    雪贵人也对魔山真人充满好奇。

    两个天空使和其余几名护卫也跟随二女出了饭肆。

    小主出来后,看到一辆马车正朝这边驶来。

    这是一辆带车厢的马车,车厢用白色锦缎包裹,锦缎上刺着一些奇怪图案,如同咒符一样。这些咒符都是用银丝刺绣,在初冬的阳光映照下,无数线条都在发光。显得很诡异。也让这辆马车的辨识度非常高。

    车辕左右各坐一名穿着白色道袍的人,二人面孔僵硬没有任何表情。

    其中一个驾驭着马车。

    由于魔山真人击败修罗刀时间并不长,消息还未完全传遍大虞,所以除一些江湖人,大多百姓们并不知道这个新三重天。

    听到几名江湖人士激动喊叫,一些百姓也只是朝马车投来好奇目光,并未显得有多么激动。

    小主和雪贵人盯着缓缓驶过来的马车,二女此刻心情颇为激动。因为车中坐着的人可是将修罗刀打的吐血不起的人。

    普天下,有几个人能击败修罗刀!

    马车驶到二女面前,马车距她们不到一丈距离。

    小主本想见识下魔山真人,结果对方在车厢中不露面,这让小主很失望。

    小主便对着车厢道:“打败修罗刀跻身三重天却匿影藏形。是锦衣夜行?还是不敢见人?”

    车厢内的人听到了小主的话。

    蓦地,靠小主这一侧的车窗帘突然掀起,车窗上露出一张惨白面孔。这张面孔看上去四十多岁,面孔呈三角形。颌下留着一缕山羊胡,上嘴唇还长着一个豆大的红痦子。

    此人眼睛和他脸形一样,也是三角形。

    一双三角眼发出阴幽幽的光,盯着小主。

    雪贵人忙低声对小主道:“我们现在可有重要的事办,你别惹事。”

    雪贵人生怕小主节外生枝坏了大事。

    小主激将看到了车厢内的人,目的达到,她便一脸仰慕朝那人躬身道:“果然人中之龙不同凡响!”

    掀起的车帘也骤然落下了。

    马车驶过,小主低声对雪贵人道:“没想到魔山真人长得这副猥琐样子,如果不是打败了修罗刀,懒得看他。”

    雪贵人道:“这就叫人不可貌相。饭菜上来了,我们赶紧吃了赶路。”

    ……

    酒足饭饱后,小主一行打马继续朝约定地点奔去。

    一路急驰,日落之前,一行人来到烟花域的怪树林前。

    怪木林遍布千奇百怪的残枯树木,有的树木更是如怪石嶙峋,整片树林给人一种荒败氛围,也散发出着诡异气息,给人感觉这片怪木林如同是恶魔巢穴。

    此刻,他们跨下的马匹也发出不安的嘶鸣。

    仿佛即将有恶魔从这密密匝匝的怪木林中窜出。

    小主和雪贵人相视一眼,又将目光投向眼前怪木林。

    就在这时候,突然一物从林中飞出。

    原来是一条纸。

    纸条朝小主飘飞而来,就在纸条近身之际,小主伸手抓住纸条。

    纸条上有字,上面写着:非主事者莫入此林。擅入者,必死!

    小主将字条递给雪贵人,她道:“看来只有我俩能进去了。”

    雪贵人看后对两名天空使道:“你们在此等候,如果有意外我们会发声,你们就立刻冲进去。”

    两名天空使各自点了下头。

    雪贵人和小主翻身下马,二女朝怪树林走去。

    与神秘人会面,他们也做了准备,确保万无一失。

    但是此刻二女心情仍显得有些忐忑。

    进入怪林,二女便觉得林中阴风阵阵,地上枯黄落叶也不时飘起,围绕着二人打着转儿。就如林中真的有鬼一样。

    小主和雪贵人也不知去林中哪个方位会面,总不能无头苍蝇般乱走。

    小主就开口道:“阁下,我们应该朝哪边走才能见到你?”

    雪贵人也道:“是啊,我们满怀诚意而来,希望阁下投桃报李,不要故弄玄虚。”

    没有人声回应,但是林西北方向传来埙声。

    埙声沧桑哀婉,亦如呜咽之声。

    随着埙声飘荡,一种悲伤的氛围也似在怪木林中弥漫开来。

    小主和雪贵人就朝埙声传来方向走。

    走出一段,二女看到前方一株卧倒的硕大怪木上坐着一个老人。一个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老人。老人悲伤地吹着埙。埙声也更显如泣如诉,让人闻之人感伤。

    小主和雪贵人在老人一丈外驻足,老者也不看二人,仍专注吹着埙。

    小主和雪贵人也很有耐心,二人也不打扰老者,她们心怀戒备看着老者,听着这悲伤的埙声。

    一曲终,埙声戛然而止。

    老者这才抬起头,用浑浊的目光看着二人。

    老者先开口道:“你们是幽王派来的吗?”

    小主道:“是。”

    老者道:“你们俩应该易了容吧?看来你们并不是以诚相待。”

    小主也看出,这老者也似易了容。

    小主便道:“我们未必是真容,但是阁下也未必是。所以,就不要在此事上计较了。”

    听了小主这话,老者心里颇为震动。其实老者并未看出小主和雪贵人易了容,老者是凭着他丰富的江湖经验推断。

    而老者戴着一副足可以假乱真的人皮面具。这副面具,用了这么多年,几乎无人识破,现在竟然被小主识破。也真是让他意外。

    这说明小主是一个易容高手。

    “不愧是幽王的人,让人刮目相看。”老者又将目光看向雪贵人,他对雪贵人道:“难道你也是主事人吗?”

    雪贵人道:“幽王派我们两个来见阁下,所以我也算是一个主事人吧。”

    老者听了这话脸上露出一丝嘲讽之色,他道:“两个都是主事人,那我应该和谁说呢?总得有一个主大事的吧?”

    雪贵人道:“那你就和这位公子说吧。”

    雪贵人并不是抬高小主,她有自己打算。因为这件事太大了,如果出了差错,她也可以推卸责任。

    再说,小主现在职位也比她大。

    老者又看向小主,他看着小主眼睛,似要将小主看穿。

    老者对小主道:“那我就和你说。我的信你看过了吧?”

    小主道:“看过了。”

    老者主道:“把信中内容给我念一遍。”

    小主明白老者让她念信中内容,是为了证实她确实是幽王派来的。

    这老者真是一个老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