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七十五章:吾一日在(下)
    楚狼一直推断老傻子就是第一重天虞囚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那个暗中传音的神秘高人,也是虞囚皇。

    楚狼猜测,虞囚皇可能有几种不同身份。

    现在老傻子没有否认,而是口出狂言,天下除他无英雄,楚狼更是百分百断定了,老傻子就是纵横天下数十年的无影杀神!

    只有虞囚皇有这个资本睥睨天下!

    当年河王讲起虞囚凰时候,楚狼就希望有朝一日亲眼见到这位传奇人物,并且向他挑战。

    此刻楚狼心情真的很激动。

    ……

    老傻子从西北方向出了怪树林,随着他身形出林,数条淡红色的影像也随在他身后而出。

    这些红色人影与残阳腥红色溶为一体,随在老傻子身后,如一个个红色幽灵。

    这几人,都是老傻子布置在怪树林中的高手。

    这几人可不一般,都是老傻子亲自训练出来的。

    今日与幽王的人会面,老谋深算的老傻子自然也做了部署。

    几个红色人影出林便先行离去,老傻子独自朝前方而去。出了数里地,老傻子来到一座碎石坡前。

    老傻子坐在一块石上,又将那埙摸出,如血的残阳将老傻子染成红色。他目光也充满感伤了。老傻子抚摸着那埙,此刻他脑海中浮现出一个雍容华贵的美丽的女子。女子坐在花园的秋千上,吹着埙。

    女子吹的埙,正是他手里的这只埙。

    物是人非,老傻子心中悲怆。

    老傻子自语道:“玉瑶,一个月后你就能踏上故土了。这一天,我等了太长了……

    这时候,一匹快马朝山坡飞驰而来。

    快马到了老傻子面前,马上男子翻身下马,他朝老傻子单膝跪下道:“主人,我们追踪到了。”

    老傻子道:“在哪里?”

    男子道:“现在他正朝棺材镇方向去了。我的人从他随从口中套出话,他是准备去棺材镇订口最好的棺材。”

    老傻子道:“给谁订的?”

    男子道:“给第一重天。”

    老傻子道:“哦……的确,是得订一具最好的棺材……”

    声音落罢,老傻子的身影便消失在男子面前,如同凭空消失。

    ……

    夜,亥时一刻。

    夜风极冷,在原野上吹过。

    清冷的月色铺满连接棺材镇的路上。

    一辆马车在路上行驶。

    马车是从棺材镇返回。

    车厢上那些银色线条在寒月映照下发着荧光,让车厢看起来如同荧光编织的鸟笼。

    两个坐在车辕上的白衣人在月色中如同两个白色幽魂。

    这辆马车,正是魔山真人的马车。

    蓦地,驾车的马匹发出嘶鸣,驾车的白衣人也将马勒住。只见前方道路上燃着一大堆篝火。

    火焰在寒风中发出“噗噗”声响。

    火堆后面,隐约似有一条红色的扭曲的身形。

    如同火中舞蹈的妖怪。

    车辕上两个白衣人相觑一眼,各自充满警觉。

    车中传来的魔山真人的声音。

    “何事?”

    “真人,有火挡路。”其中一个白衣人禀报道。

    就在白衣人话音刚落下,篝火中突然飞出两截尖木。这两戴尖木都燃烧着火焰。两戴火木朝说话的白衣人飞射而来。

    驾车白衣人惊愕万分,他手中马鞭挥动,两道鞭影击向飞射而来的火木。却未料到,其中一截火木突然变向,射向另一边的白衣人。

    火木力道也变得更强,速度也更快。另一名白衣人别说躲避了,他还未反应过来,那截火木便没入他胸膛。他胸前衣裳也“哗”燃烧起来,这名白衣人也从车辕上飞起,朝路边飞去……

    驾车白衣人那两鞭未能击中飞来火木,这截火木轨迹变化避开了驾车白衣人的两鞭。驾车白衣人惊恐万状。

    就在这时候,车厢中飞出一只苍白手影。那截火木距驾车白衣人不到一尺了,手影也正好拍在这截火木上。火木爆裂,火星乱飞。

    驾车白衣人正庆幸自己捡了一条命,突然头顶上方传来巨大吸力。驾车白衣人身体从车辕上被吸起,升到夜空中。

    驾车白衣人看到空中似有一个影子,随后他便发出一声惨叫。他身体几处地方如泉般喷涌出鲜血,他的身体也从空中跌落下来,“嘭”地一声,正好跌在那匹马前。

    那匹马发出嘶鸣朝后退,突然,那匹马不再后退,它动也不动立在原地,如同被点了穴道一般。

    然后,一切又恢复平静。

    只有路中燃烧的篝火依旧发出“噗噗”声响。

    过了一会儿,车厢的门打开,魔山真人从车厢而出。

    魔山真人头戴道冠,身穿一件黑色的宽大道袍。道袍上纵横交错布满银色线条,就如蜘蛛网一样。

    他手中还拿着一柄拂尘。

    魔山真人看了眼前方驾车白衣人的尸体,他面皮抽搐了两下。

    随后魔山真人又将目光投向那堆篝火。

    此刻,他看到篝火后面有一个若隐若现的红色影子。

    魔山真人道:“你是什么人?既然杀了我的随从,就不必再鬼鬼祟祟了!”

    篝火后传来一个声音。

    声音充满讥讽。

    “棺材定好了吗?订的是最好的吧?你还满意吗?”

    “你到底是谁!”魔山真人瞳孔也开始收缩了。

    突然,篝火后的红色影子从火焰中而出。此人穿过火焰,衣袍包括头发不带一丝火星。

    魔山真人盯着眼前这个人。

    这人身穿一身青衣,脚踏黑色布鞋,露着白袜。他整个人显得很儒雅,如同一个教书先生。

    此人正是吴七凤。

    吴七凤一脸和善,面带微笑。

    魔山真人难以相信,就是眼前这个儒雅的男子片刻间杀了他两名手下。

    他那两名手下,可都是顶尖高手。

    魔山真人道:“阁下到底是谁?我不杀无名之辈!”

    吴七凤看着魔山真人,他脸上和善笑容消失,他变得面无半点表情,如同瞬间变了一张面孔。

    吴七凤目光如刀盯着魔山真人缓声道:“吾一日在,无人第一!”

    吴七凤声音并不高,但是此刻这话却如惊雷般响在魔山真人心头。魔山真人身体都不由颤了一下,他后背突然升起一股寒气,这寒气开始蔓延他全身。

    魔山真人盯着吴七凤道:“你是无影杀神虞囚皇?!”

    吴七凤冷声道:“对!你不是准备挑战我吗?你还订了口最好棺材,准备在挑战之日抬着。不过可惜了,你用不到那口棺材了。”

    此刻,面对着一代传奇虞囚皇,魔山真人内心翻江倒海一般。他尽量让自己保持镇定。

    魔山真人道:“我准备当众向你挑战,我们也应该当众决战!”

    魔山真人言外之意,现在没有观众,他不想和虞囚皇打。

    吴七凤道:“我接受任何人的挑战,但是我不会当众和挑战者决战。这是我的规矩,所以你必须得照我的规矩来。”

    魔山真人正想说什么,虞囚皇身形已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