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九十九章:没有海棠烙(下)
    棠妖回到客栈房间,经过酒楼事件,她没有了睡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她脑海中不断浮现出风中忆那张充满忧伤的面孔。

    书剑郎的心上人竟然和她长得一模一样,这也真是让她有一种难以言明的情绪。

    棠妖辗转反侧难以入睡,这时一个充满无尽忧伤的声音传到屋中。

    “相思苦,相思苦,只因相思已入骨……”

    棠妖心里震颤了一下,她从床上起来走到窗前。她迟疑了一下,还是将窗户推开。

    一股冷风也吹了进来。

    夜风将她秀发吹的凌乱,也让她身子不由哆嗦了一下。

    客栈前方是一条街道。棠妖看到街道另一边,正对着她窗口的屋房顶上坐着一个人,正是风中忆。

    风中忆全身浸浴在清寒月色中,他望着棠妖的窗口。

    棠妖推开窗户,风中忆的心便激动起来。

    尽管棠妖嘴角没有美人症,手臂上没有海棠烙,但是棠妖和香儿生的一模一样。所以他希望看到棠妖。

    看到棠妖,就如看到香儿一样。

    因为他太想念香儿了,相思入骨!

    看到了,他心里就满足了。

    棠妖不说话,望着对面的风中忆。

    风中忆也不说话,痴痴看着窗口的棠妖。

    就这样,二人隔着一条街凝望着对方。

    蓦地,棠妖脑海中冒出一个人的面孔,那人朝着她淡淡微笑,那人抬起手,轻柔的抚摸她的脸颊,那人是魔首。尽管她对风中忆心生怜悯,但是她心里只装着一个男人,那就是魔首。

    于是棠妖将窗户合上。

    棠妖又回到床上,但是她的心更难平静,也更难入睡了。

    她胡思乱想,一会想起魔首,一会儿想起似曾相识的风中忆,一会儿想起那两句诗。

    过了很久,足有一个时辰,棠妖又从床上起来走到窗前。

    棠妖再次将窗户打开,她看到风中忆竟然还坐在那里,还望着她的窗口。

    看这样子,风中忆要在寒风中坐到天亮。

    棠妖感慨,天下竟然有样的痴情种。

    棠妖朝风中忆招了招手。

    风中忆身形瞬间而起,朝窗口飘来。

    棠妖也从窗口退后,风中忆的身形无声飘入屋内。

    棠妖看着风中忆笑了,笑的无奈。

    她用幽怨的口吻道:“公子,你难道真要坐到天亮吗?”

    风中忆道:“是。”

    棠妖轻叹一声道:“公子痴情世间少有,但是我真不是你的香儿。你也看到了,我手臂上没有海棠烙。”

    风中忆盯着棠妖道:“虽然你没有海棠烙,但是你真的香儿一模一样。这么多年,我苦苦寻觅,我踏过千山万水,我走过天涯海角……”

    棠妖听着风中忆讲诉寻找香儿的历程,心里更是充满同情了。她走到桌前坐下,她将眼前的一缕发捋到耳后。

    风中忆看着心里一动,他脑海中出现当年香儿捋发的模样,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棠妖现在对香儿很好奇了,她倒了一杯茶水,推在桌的另一边道:“公子,你给我讲讲香儿吧。”

    风中忆走过去坐在棠妖对面。

    与棠妖相对而坐,闻着棠妖身上幽幽香气,风中忆更是心情起伏跌宕。

    风中忆就将他和香儿的事详细讲给棠妖听,讲到动情处,风中忆泪湿眼眶。这段感人的爱情故事让棠妖听了也潸然了。

    风中忆讲着,棠妖听着,棠妖不时用手帕揩下眼睛。

    风中忆讲完后,棠妖道:“公子,你能让我看看香儿的画像吗?”

    风中忆道:“当然能……”

    风中忆从身上取出装画的竹筒,他将竹筒中将那副画取出,在桌上缓缓铺开。

    棠妖看到画像中的香儿,霍地站起。她眼睛盯着画像中那个美丽的少女,她真有些不敢相信,因为画中的人,活脱脱就是十年前她啊。

    世间相像者虽然很多,但是这也太像了!

    棠妖伸出手,她的手此刻都在颤抖。她轻轻抚摸着画像中香儿的面容。她感觉,就是如同在轻抚自己面颊。

    难怪,难怪身为大虞第一剑的书剑郎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失态,抓住她的手,削落她的面纱。

    棠妖又如自语又似在对风中忆说:“怎么会这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风中忆也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棠妖抬起头看着风中忆,风中忆目光痴痴看着她。这一刻,二人都能听到彼此心跳的声音。

    就这样注视着,就这样心跳着。

    不知过了多久,棠妖道:“公子,尽管香儿和我一模一样,但是我真的不是她。她的经历,她的爷爷,还有你们的故事,如果我真是她,我怎么就一点也不记得呢。”

    风中忆失魂般地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我觉得你就是香儿。真的,你就是……”

    棠妖不再说话,她盯着那副画像,也不知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儿,棠妖长长吁了口气,她将那副画卷缓缓合上递向风中忆。

    棠妖道:“公子,我很同情你和香儿遭遇,我也被你们感动。但是我却不是她。我心中已有心上人。这一生,我也只爱他一个人。如果说你我有缘,也只是今晚之缘。现在缘尽,你走吧。你也不要再打搅我。”

    风中忆接过画卷,他没回应,只是小心翼翼将画卷放回竹筒中。然后风中忆转身,黯然朝窗口走去。

    风中忆走到窗口时候,棠妖道:“公子……”

    风中忆蓦然回首,棠妖看到风中忆眼中有泪水。

    棠妖心里震颤了一下。

    她遏制着自己情绪道:“公子,我其实是一个不一般的女人。我还知道你现在为白羽人效力。公子,尽管我不是香儿,但是我还是想奉劝你离开冥崖。也再不要卷入江湖纷争了。香儿也不希望你出事的。”

    风中忆凄然一笑,他道:“谢谢你。”

    棠妖又道:“别在寒风中坐着了,回家吧。”

    风中忆道:“我没有家。”

    棠妖道:“那你就找个暖和地方吧。”

    风中忆听了棠妖这话,心里涌起暖意,他点点头。风中忆推开窗子跃出。他又回头看了屋里的棠妖一眼,脸上露出开心地笑。

    如楚狼所言,他笑起来很好看。

    棠妖也朝他笑了笑。

    风中忆将窗户合上。

    风中忆离去,棠妖再难控制自己情绪。

    她握着自己的手在地上来回地走。

    她自言自语道:“画中香儿,就是我的当年模样。我也喜爱海棠花。风公子让我感觉似曾相识,那两句诗我仿佛听过……难道是这是巧合吗?还是另有隐情?这到底是回事?魔首一定知道,希望他能尽快出王城,我一定要问个清楚。我一定要让事情水落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