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劫囚车(上)
    押送吴庭完全是秘密进行的任务。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负责押送的殷三儿也极为尽职,一路上生怕出了差子。

    吴庭被囚禁在马车中,两名高手在车厢中看押。吴庭也不知要将自己押到哪里。吴庭是老江湖,他在心中计算着时间和路程。

    不知行了多久,殷三儿命队伍停下歇息。殷三儿还进车厢看了下吴庭,并且给了他些水和食物。

    吴庭从时间计算出,现在已快到黎明了,而且行出大约有近百里地了。

    尽管内心忐忑,但是他现在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队伍吃喝完了又歇息了近半个时辰便又继续起程。

    行到第二日夜里亥时,靠在车厢上昏昏欲睡的吴庭被殷三儿喝叫声惊醒。只听车厢外的殷三儿喝叫道。

    “你们是什么人?!”

    也未听到对方回应,随即响起打斗声音。

    很快,若干杀声在车厢周围响起。刀剑和暗器破空声也此起彼伏传入车厢。惨叫声也陆续响起。驾车的马匹也发出不安嘶叫。

    马匹在原地打转,车厢也摇晃起来。

    车厢被厚厚的毛毡裹着,吴庭也看不到外面情形。吴庭猜测有人拦截了押送队伍,尽管他不知是什么人劫车,但是也让吴庭心中生出希望了。

    车厢中看押吴庭的两名高手不知情况都显得很紧张。

    吴庭被封着穴道,既动不了也发不出声,他仔细听着车厢外的动静。

    车厢外殷三儿一边率人抵抗一边喊叫着让手下护着马车突围。

    吴庭感觉到马车左冲右突,周围战况也越发激烈。马车想突出去出很难。突然驾车的马发出痛苦嘶鸣,马车也发生剧烈晃动。吴庭判断驾车的马匹倒地了,果然,晃动的车厢也大幅度倾斜。

    此刻,吴庭心里兴奋不已。

    紧接着车厢旁又陆续响起惨叫,听声音像是护卫马车的人被杀死。

    这时一个人声音传进车厢。

    “快……快带他走……”

    马车中看押吴庭的那两名高手更是恐慌,他们也知道再不出车厢只有死路一条。

    身形略胖的看押者赶紧推开车厢门,结果他身体刚从车厢门探出,一道白光便劈在他身上。

    吴庭亲眼目睹这名看押身体被劈的几乎裂开成两半儿。鲜血飞溅,溅的车厢中都是。吴庭和另一名看守身上也被溅的满身鲜血。

    剩下那名看押高手大惊,现在逃命无望,他就准备将吴庭杀了,免得吴庭落入他人之手。

    这名看押者手中刀抹向吴庭脖子,刀锋先将吴庭肌肤划破,这一刻吴庭感觉身上所有寒毛都竖立起来了。这辈子,他这是第一次如此接近死亡。

    也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刹那间,一道白光飞入车厢,白光没入那名看押者面孔。这名看押着脸上被洞穿一个血洞,鲜血和脑浆也喷在吴庭身上。

    抹吴庭脖子的那柄刀也落下。

    吴庭脖子上鲜血流淌,所幸是皮肉伤,再晚一步,他脖子就断了。

    随后车门口出现一个体态魁梧的蒙面人。

    借着车门映入的月光蒙面人认出了吴庭,他惊喜道:“吴城主!”

    吴庭大喜,看样子是友非敌,吴庭拼尽全力点头。

    魁梧蒙面人就一把将吴庭从车厢内提出。

    这下吴庭才看清了外面情况。

    只见周围有十几个蒙面人在和押送者们激战。地上也横七竖八躺着不少尸体。地上的鲜血冒着热气儿,清冷空气中也弥漫着血腥味道。

    这时一名押运高手举剑扑来,魁梧蒙面人一声虎吼,他挥剑和那押运者打了两招,然后一剑将那人劈翻在地上。

    吴庭还看到了殷三儿。

    此刻殷三儿被两个蒙面人合攻,其中一个蒙面人体态窈窕,一看就是女子。

    殷三儿见吴庭被人从车厢中提出,他怒吼着想扑过来。但是那两个联手攻击他的蒙面人武功都不弱,殷三儿哪能轻易摆脱。

    殷三儿喝叫连连,他奋力将其中一名蒙面人刺死,但是那名武功高强的蒙面女子也趁机一剑刺入殷三儿胸膛。

    长剑将殷三儿胸膛穿透,随后女子拔剑,一股鲜血也从殷三胸口喷出。

    殷三儿发出一声怒叫,他身体踉跄着,手中的剑落在地上,随后身体也仰面栽在地上。

    亲眼看到殷三儿被一剑穿胸,吴庭有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剩下押送者看到殷三儿也死了,他们更是慌恐也没有了战心,幸存者都开始逃遁。

    那个蒙面女子掠过来,她看到吴庭欣喜若狂。

    蒙面女子道:“原来押的人真是吴城主!”

    吴庭想说话,但是现在他被封着穴道也说不出话来。

    吴庭正想示意女子解他穴道解开,这时候几声急促的夜鸟声传来。

    女子忙道对魁梧男子道:“有批高手来了,我们快走!”

    女子刚说完话,东南方向便传来人喊马嘶声,也不知有多少人。

    魁梧蒙面人赶紧提着吴庭掠上一匹马,他打马朝西北方向而去。蒙面女子和数名蒙面人也都翻身上马随在魁梧蒙面人马后。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他们打马朝前急奔,但是身后那批追赶者也紧追不舍。

    又奔出三四里,仍然难完全摆脱追兵。

    女子就命手下朝另一外方向跑,引开追兵。

    女子和魁梧蒙面人带着吴庭拐下路。这时一个土坡后响起夜鸟声音,吴庭这老江湖一听便知是有人学夜鸟鸣叫指引女子和魁梧蒙面人。

    他们便翻过那个土坡朝西南方向而去。

    随着马匹急驰,刺骨的寒风夹着碎雪不断拍打着吴庭,吴庭脖子上的鲜血也被冻的结了冰。吴庭心里却火热滚烫欣喜若狂。

    吴庭知道自己得救了。

    又奔出几里,风雪也越发大了,马也难行了。女子和魁梧蒙面人决定先带着吴庭找个地方躲躲。

    在夜鸟声指引下,又行出三里多,他们来到一座山麓下。

    此刻天地被风雪搅的几乎都难视物,山麓下有幢木屋。

    魁梧蒙面人提着吴庭进了木屋,女子也随后进来。

    女子将屋门关上,点燃火折子。

    这间木屋还不算小,墙上挂着几张兽皮,屋中还堆放着一些野兽皮毛。

    看上去猎人的屋子。

    蒙面男子将吴庭放在炕上。

    女子过来连连出手将吴庭身上被封的穴道悉数解开。

    吴庭长吁口气,他看着女子道:“你是?”

    女子缓缓拉下蒙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