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劫囚车(下)
    女子露出真容,赫然是雪贵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蒙面女子竟然是雪贵人,真是吴庭大感意外。

    接着魁梧汉子也拉下蒙面。这是一个五十来岁男子,面如虎相,左眼罩着一个皮罩,是虎王。

    吴庭看到二人惊喜不已,随即他又心生疑惑。

    吴庭看着雪贵人道:“贵人,你们怎么知道我还活着?今晚还被秘密押送?”

    雪贵人道:“临剑城被毁,幽王很快就查出是楚狼所为。我们全力追查,知道你没有死。吴城主可是血月重要物,不同其他人,所以我们是一定要救你的……”

    就在这时候,响起敲门声。

    雪贵人先停止说话,她朝虎王使了个眼色。

    虎王过去将门打开,于是一个大“球”滚进屋里。

    这个“球”随即舒展开来,原来是一个戴着面罩的大头侏儒。

    吴庭也是血月重要人物,自然见过大头侏儒,还和大头一起执行过任务呢。

    吴庭看到大头,立刻明白雪贵人为何能探到他被秘密押送了。

    大头可是血月第一追踪高手。

    吴庭被救出大头也非常高兴,他朝吴庭道:“吴城主,终于救出你来了。临剑城被毁你又被捉了,幽王震怒,他命我一定要打探到你。现在我终于能向幽王交代了。我这大脑袋算是保住了……”

    雪贵人又接着道:“我和虎王本来准备去召集几个掌门,昨日在途中接到大头的信儿,说打探到了你。你被人秘密押送。我和虎王离此最近,所以赶紧带人转道来设伏。”

    又有雪贵人,还有大头和虎王,而且整个过程吴庭也亲眼目睹,他也看出双方的人根本不是在演戏,那真是在拼命厮杀。

    死的真死,伤的人真伤。

    如果假装打斗,根本瞒不过他这老江湖。

    至此,吴庭心中再无疑虑了。

    吴庭感动道:“我就知道幽王不会弃我不管的,他一定会想办法救我。”

    雪贵人看着吴庭道:“幽王待你不薄,那你没出卖幽王吧?”

    吴庭激动道:“贵人,我吴庭绝没出卖幽王,也未泄露血月的任何事!你也看到了,我被他们折磨成什么样了。如果我招了,也就不用遭这大罪了。”

    雪贵人笑了,笑的优雅,也笑的满意。

    雪贵道:“幽王没有看错你。幽王就断定,你绝不会出卖血月。所以我们才全力营救你。吴城主,你的罪不会白受的。风雪停了,我们就回总宫。以后王城一定会更加重用你的。”

    吴庭被关押这么久,他也急于想知道现在局势。

    吴庭道:“贵人,现在是什么形势?”

    雪贵人面色凝重道:“楚狼灭了临剑城后,又伙同冥崖白羽人联手把千甲城也摧毁了。龙城主,棠妖和小灵王都遇难了……”

    吴庭听后震惊不已,他又道:“那……那修罗刀在烟花域被楚狼杀的消息是真的?”

    当初楚狼在烟花域杀了修罗刀,吴庭也听消息,但是他有些不相信战魔被楚狼给杀了。吴庭本想核实消息,结果随后临剑城也遭受了灭顶之祸。

    吴庭问起修罗刀,雪贵人面色显得越发沉重了。

    “对,是真的。楚狼杀了修罗刀后就赶往临剑城了。临剑城是我血月在大虞第三大势力,千甲城更是我们血月在大虞的第二大势力,结果都被楚狼摧毁了。修罗刀是我血月四魔中的战魔,也死在楚狼手上……而且楚狼还和一个绝世高手联手闯了总宫,杀的总宫尸积如山血流成河,幽王都被气得吐血了。”说到这里,雪贵人美丽的眼眸中充满对楚狼的怨恨之意了。“楚狼杀了我们血月那么多人,我们一定能不放过他!”

    吴庭未想到楚狼给血月造成这么大损失。

    吴庭对楚狼更是充满仇恨,因为楚狼毁灭了他的家园,将临剑城变成一座地狱。

    吴庭面目抽搐恨声道:“绝不能放过这个狼崽子!幽王现在可是武林盟主,最好的办法就是以盟主名义召集江湖各门派剿杀楚门。到时候我也会在众门派掌门面前作证,把所有罪行都扣在楚狼头上。让楚狼翻不了身!”

    雪贵人赞道:“吴城主不愧是我王城栋梁,你和幽王所想不谋而合。幽王和吴城主都潜伏大虞这么多年,你们都赢得了大虞人信任,可以说是口碑载道。所以大虞人宁信你们也不会信那个心狠手辣的狼崽子的。幽王已命我召集各大派掌门首座去总宫议事,届时联合进攻楚门。不管胜败,我们血月都是赢家。因为死的都是大虞人。消弱大虞武林,我们才能趁虚而入!”

    吴庭听了雪贵人这番话更是振奋,他激动道:“幽王英明!”

    雪贵人神情也变得充满敬仰,她道:“幽王当然英明。不然幽王怎么能骗过所有大虞人赢得侠名满江湖,最终登上武林盟主宝座呢。”

    吴庭感慨道:“三王之首,名至实归!”

    听了雪贵人和吴庭这番对话,虎王脸上神色也变得耐人寻味了。

    虎王自从进屋就基本没说过话。

    吴庭看着虎王道:“虎王兄,你为什么不说话?”

    虎王摸了把自己脑袋,他脸上露出一种怪异的笑,他盯着吴庭道:“因为言多必失。我说多了,就露馅了。”

    吴庭听了这话有些不解,随即他似明白了什么,吴庭面色大变!

    吴庭又转向雪贵人,他叫道:“贵人……你,你不可能是假的,我能感觉出来。大头也不是假的……”

    雪贵人笑的更迷人了,她道:“我当然不是假的,大头自然也真的。如果我是假的,和你吴城主说这么久话,怎么能骗得过你这个老江湖呢。”

    吴庭指着虎王,他的手都在抖动。

    “他……他是假的!这到底是回事。”

    雪贵人和大头货真价实。

    雪贵人还是幽王的女人,吴庭根本不会想到雪贵人会叛变。

    此刻吴庭条老狐狸有一种要发疯的感觉了。

    他现在只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吴庭盯着虎王嘶声道:“你……你到底是谁?”

    虎王伸手拽在自己面皮上,他用力拽,便将面皮连头发都拽了下来。

    原来他戴着人皮面罩。

    拽下面具的虎王,是一个充满邪气的光头青年。

    青年脸上此刻充满无比惬意舒畅地笑容。

    赫然是楚狼。

    然后楚狼又将贴着“独眼珠”的一小块薄膜从眼眶中取出。这块小薄膜,改变了楚狼那只眼睛的颜色。变得和虎王独眼颜色一模一样。所以骗过了吴庭。

    这在容易术里,已是极为高深之术了。

    一般容易高手根本达不到这样境界。

    所幸,楚狼有一个容易术达到炉火纯青之境的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