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扭转乾坤(上)
    楚狼在吴庭惊愕的目光注视下又脱去外衫。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虎王和楚狼个头差不多高,但是虎王比楚狼魁梧,所以楚狼身上几处地方还绑着兽皮,让楚狼看上去虎背熊腰的。

    楚狼容易成虎王,都是小主手笔。

    外貌足可以假乱真,为了避免说话露馅,楚狼就基本不说话。

    货真价实的雪贵人则循循善诱,和吴庭进行了一场“精彩”对话。

    吴庭此刻看着楚狼,如同活见鬼一般。

    他现在完全明白自己陷入一个精心设计的圈套中了。

    吴庭此刻脑子空白,只感觉脑袋在“嗡嗡”作响。

    这所有一切,正是楚狼精心设计的局。

    为此,楚狼可谓动用了大量人力。

    今晚劫吴庭这场戏,也是经过楚狼深思熟虑过的。

    吴庭可是血月青面人,他如狐狸一般狡猾,而且江湖经验非一般人可比。所以想瞒过吴庭真不容易。

    所以这次行动,二十六人组成的押送队伍,只有殷三儿一个人知道内情。其余楚门高手都不知情。

    楚狼和雪贵人率人劫吴庭,除了他俩,其余手下也不知内情。

    所以先前劫囚车,双方那是实打实厮杀。

    一方拼命抢人,另一方是拼命保护。

    死的都真死了。

    现在连殷三儿都生未卜,还在抢救中呢。这场“真正”的伏击,才让吴庭这个老江湖未看出任何端倪。

    再加上雪贵人和大头都货真价实,所以就将吴庭这条老狐狸给完全骗过了。

    楚狼也是受虞囚凰启发了。虞囚凰为了逼闻人去楚门,杀了闻人那么多手下,还差点将闻人脸都劈成两半儿。

    所以演戏,就得演得像。

    最像的,就是假戏真做。

    这时吴庭如同从噩梦中惊醒一般,他一脸难以置信朝雪贵人叫道:“贵人,你……你竟然背叛了王城!王城待你不薄,幽王更是宠爱你……”

    插一句,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如果不是雪贵人和大头货真价实,吴庭也不会完全放下防备之心。

    所以此刻吴庭对雪贵人真是充满怨恨。

    雪贵人愠声打断吴庭的话道:“青面人,你也是血月人,难道你不知我真实身份吗?!如果不知,那我告诉你。我不是魔域人,我是曲羊河白锦林的女儿白遇霜。十年前我被你们魔域画师掳到血月,我被你们抹去记忆,我成为你们血月高层的玩物……但是苍天有眼,我的记忆开始恢复了。秦九天察觉到了什么,前些日子便派人把白家庄杀了个鸡犬不留!我爹我娘还有我哥哥他们都惨死了!你们魔域的这些畜生就是丧尽天良。所以我不是背叛,我是清醒了!我要为我家人报仇,我要揭穿你们这些魔域人!”

    吴庭并不知道雪贵人身世,因为他这个级别的人物,是难以知道更多秘密的。

    听了雪贵人这番话,吴庭才明白原委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雪贵人真不是背叛。

    吴庭又看向大头,他怒声道:“大头,难道你也是被王城从大虞掳走的吗?!”

    大头自知理亏,他嗫嚅道:“我……我不是……但是我不想再为血月效力了。”

    吴庭道:“为什么?!”

    楚狼开口道:“什么为什么!这叫弃暗投明,这叫良禽择木而栖。本来吴城主如实招了,也就弃暗投明了。但是你这个魔域人真是如茅坑石头又臭又硬。不过现在你终于亲口说出你是血月的人,秦九天是血月王城的幽王了。”

    吴庭看着楚狼,他愣怔片刻突然放声而笑,笑声充满嘲讽。

    吴庭边笑边道:“楚狼,你这个狼崽子还是太嫩了。这个屋里,除了两个叛徒就你我了。我说出来又如何!我就当没说过。你说给别人,谁会相信!这两个无耻东西的话更没人会相信。幽王完全可以说雪贵人背叛所以伙同你污蔑。至于大头,谁能知道他是个什么东西。”

    吴庭此话一出,楚狼脸面变色。

    楚狼拍着自己脑袋道:“啊呀呀,你真不愧是条老狐狸,这可如何是好。”

    吴庭顿时又精神振奋了,他揶揄道:“是啊,这可如何是好?”

    楚狼朝雪贵人道:“遇霜,现在怎么办?”

    雪贵人抿嘴笑道:“楚门主你只能出大招了。”

    楚狼道:“好!”

    楚狼声音落罢,他一掌朝那面挂满兽皮的墙壁打去。

    掌影击在墙壁上,“轰”地一声响,那面墙朝外倒下。

    房屋在这瞬间也晃动两下。

    那面墙倒下,吴庭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原来这面墙后面是间更大木屋,呈长方形。

    这间木屋里分几排坐着近二十人。

    这些人男女都有,他们有的是中年人,有的头发花白,有的更是古稀长者。他们都坐在椅上一动不动。但是此刻他们面上的神色却不相同。

    有的一脸震惊、有的一脸难以置信、有的充满被欺骗的愤怒、还有的脸上带着仇怨之色。

    最前并排坐着三个人。

    坐在最中间,也是最尊贵位置上的是一个须发如雪的老者。老者身披貂裘。这个老者年岁最高,嘴巴都干瘪了。他身体看上去也很孱弱。老者手里握着一根银仗。银仗着刻着麒麟图案。

    此刻银仗戳在地上。

    因老者此刻因心情异常激烈,所以他身体和银仗都在颤动。

    这个老者,正是江湖中最德高望重的前辈,司马无疆。

    据说司马无疆已有一百岁了。

    司马家也是排九重天和十域权威家族。

    江湖中人都明白,以司马家的声望和实力完全能跻身十域。

    但是司马家是给江湖各派排名的,为了避嫌,司马家从未进入十域。这也让司马家更是赢得了江湖万众尊重。

    当初秦九天召开武林大会想请司马老爷子主持。司马老爷子出面能让所有江湖人信服。但是司马老爷子年事太高,那段日子又染病卧床,所以婉拒了秦九天邀请。

    秦九天就退而求其次,请了玉顶真人。

    坐在司马无疆右侧的人,是甘州八阵厉老爷子。此刻厉老爷子一脸肃穆威严。

    左边的男子六十来岁,此刻他面目含怒盯着丧魂失魄般的吴庭。

    此人是西风族大当家,陈锡风。

    三人身后十六名男女,则是江湖中各大门派的掌门首座。

    -------------

    这月余下日子每晚更新时间:八点半一章,十点一章。补更日另行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