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天尊虞首生死战(下)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天尊虞首生死战(下)

    面对砸来的几块大冰块,天尊双掌齐出,几轮“月亮”瞬间飞出迎向砸来的冰块。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趁着这机会虞囚凰身形也骤然而起,虽然伤的不轻,但是虞囚凰身形仍很快。也真不愧是无影杀神。

    虞囚凰瞬息间到了天尊上方。

    虞囚凰也发出一声喝,一掌凌厉击下,一道巨大魔天掌影罩向天尊头颅。几乎同时,一轮桌面大的“明月”升起,饱满如球。那记大魔掌印便击“明月”上,“嘭”地一声巨响,明月散乱,魔掌也碎裂开来。随即一记接着一记大魔掌砸下来,天尊破损衣袍也在鼓动,一轮轮明月也不断升起。升起的明月和砸下的大魔掌不断猛烈相撞,巨大的碰撞声回响不绝,场面也惊人心魄。

    居高临下虞囚凰此刻似不给天尊喘息之机,他以高屋建瓴之势不断以大魔天掌狂击天尊。

    潭面那些冰块也在强劲的罡气之下不断“噼啪”碎裂,碎小的冰块乱飞。

    此刻处在下方的天尊被压制住。大魔天手更是如暴雨般而落。天尊脚下踩的冰块也碎裂开来,天尊索性身体一沉,瞬间沉入潭中。

    两记天魔手也拍在潭面上,激起千层浪。

    虞囚凰叫道:“今日上天入地我也要取你性命!”

    虞囚凰身体也飞坠入潭,溅起一片水花。

    潭面上再看不到二人身影,但是整个潭面则剧烈晃动起来,如被大力搅动。潭水更是“哗哗”翻滚,如狂澜一般。

    二人入水,楚狼这下既看不到二人身形也听不到二人过招声了。

    时间在潭水不断掀起的狂澜中划过,不知过了多久,蓦地,一条身影首先从水中而出。

    是天尊的身影。

    天尊落在水潭南边,他捂着胸口,身体踉跄不稳。他弯腰,连吐几口血,血都是黑色的,可见受了极重内伤。

    随即潭水“哗”地一响,虞囚凰身形也从潭水中而出。

    虞囚凰身体落在水潭西边。

    落地时候,他身形晃悠了两下差点跌倒。虞囚凰也弯下腰,他发出咳嗽声。伴随着咳嗽一股黑红色的血从口中而出落在地上。

    看情形,虞囚凰也受了内伤。

    楚狼看出,虞囚凰比天尊要伤的轻。

    虞囚凰随后直起了腰,将腰杆挺的笔直。

    他揩了一下嘴角血渍,一步步缓慢朝天尊走过来。

    无影杀神的步履第一次变得如此沉重,如同灌满了铅。

    楚狼也真是佩服虞囚凰,打到现在,天尊几乎再无战力,身体摇摇欲坠似随时都会倒下,但是虞囚凰却还有战斗力。

    虞囚凰不断逼过来,目光中竟是杀气,他还朝天尊揶揄道:“现在一个二流货就能杀了你,但是我还能杀一个二流货。胜负已分,现在拿命来吧!这是你自己找的!”

    天尊盯着不断逼近的虞囚凰,他眼中此刻充满了悲愤,也充满了无奈。

    此刻左右为难的楚狼也做出了抉择,就得算罪虞囚凰,就算将刚建立的同盟关系打碎,也得救天尊。

    就在虞囚凰距天尊不到一丈距离,楚狼也准备从藏身处飞身而出瞬间,一个苍老嘶哑却充满亢奋的笑声骤然响起。

    笑声是从潭东边传来。

    随即那个声音叫道:“虞囚凰,我等这一天等了几十年了!你终于中了我的计了……桀桀……”

    听到这声音楚狼心里一动,难道事情还有变数?

    于是楚狼继续隐藏静观其变。

    随着怪笑声,东边白雪覆盖的林中飘飞出一个人。

    这人身穿宽大绿袍,脸上戴着阴惨惨的面具,头上戴着一顶锥型的斗笠。他眼中发出幽幽绿光。

    这怪人正是百年魔。

    百年魔隐藏在东边一处地方,也偷窥了虞囚凰和天尊决战过程。

    虞囚凰和天尊四目也看向飘飞而来的百年魔。虞囚凰瞳孔不断收缩着,他心情也激荡起来,原来此人竟然真的没死!

    百年魔飞掠中碰到一株树,他身形没入树干随即从另一边而出,或许是在炫耀他神乎其神的幻魔遁影术。

    天尊看到百年魔施展幻魔遁影术很是诧异,虞囚凰自诩普天下之下只有自己会幻魔遁影术,这绿袍怪人竟然也会。

    天尊目光也开始收缩,因为他见过此人。

    许多年前他路经一片恐怖荒凉之地,遭遇了一个魔一般怪人,他和怪人打了两百多招未分胜负。

    虽然当年那怪人也戴面具看不到真容,但是也是身着一身绿袍,头上也是戴着一个锥型的斗笠。

    百年魔飘飞过水潭,也落在水潭南边。

    此刻三人,各距约一丈距离。

    百年魔看着虞囚凰,他眼神充满得意亢奋。

    虞囚凰是他这一生中最忌惮的人,若干年前虞囚凰打败了他,他侥幸捡了一条命。

    从那以后,百年魔再不敢在江湖中露面。

    他知道虞囚凰神通广大,如果被虞囚凰知道他还活着,那虞囚凰是绝不会放过他的。就算追到天涯海角,虞囚凰也会再杀他一次。

    因为他很了解虞囚凰行事作风。

    百年魔用讥讽口气对虞囚凰道:“你以为戴着个老头面具就能瞒得过我了吗?”

    虞囚凰脸上充满难以置信神色,他对百年魔道:“你……你竟然没死?!”

    百年魔道:“想让我死没那么容易!而且我是神,神不是死的!现在把你面具摘了吧,让我看看你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毕竟,几十年不见了。”

    虞囚凰道:“见我真容的人都得死!”

    百年魔发出刺耳地嘲弄声,他道:“你和九臂天尊两败俱伤,虽然你比他强些,但是你怎么杀我?”

    虞囚凰看着百年魔,他自语地般道:“两败俱伤……两败……我明白了,是你,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是你杀了陆秋亮妻儿嫁祸我。陆秋亮必会找我报仇,我们两败俱伤,你坐收渔翁之利,是不是?!”

    虞囚凰最后这声如同吼出。

    陆秋亮此刻心情复杂,他用急切而探究的目光盯着百年魔。

    难道,真如虞囚凰所说,这一切都是百年魔的阴谋吗!

    百年魔冲着虞囚凰大声道:“对!这一切都是我设计的。结果却让我等了二十年!我不否认,你聪明绝顶,但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这次你失我得。我得一次,就足够了!你说我说得对吗,我的好师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