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楚狼身世大白(上)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楚狼身世大白(上)

    妇人惊恐,她两个儿子也显得紧张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兄弟俩充满警惕看着楚狼,老二的手还握在了猎刀柄上。

    楚狼对妇人道:“韩二柱和孙女流落他乡,孙女病重,他在街头用铁骨卖艺赠钱。正好被我遇到。我见他们祖孙可怜便救济了他。后来韩二柱便向我讲了二十三年前神铁原发生的事。”

    妇人半信半疑道:“这么说,你知道这里发生过的事?”

    楚狼道:“对。”

    妇人道:“既然你知道了,你为何还来这里探寻?难道你是官府的人?”

    由于此事关系楚狼身世,楚狼也非常谨慎,除了知道内情的闻人,楚狼让屋里其他人都回避。

    楚狼还向那对兄弟保证,绝不会伤害他们的娘。

    兄弟俩便带着厉风四人去了另外一幢房子。

    屋中只剩下楚狼三人。

    为了彻底打消妇人疑虑,楚狼道:“不瞒大姐,我身世曲折从小不知父母是谁。而且我天生一身铁骨,这些年来我追寻自己的身世。我这老哥哥是一个神医,他说我极有可能来自神铁原,因为神铁原的人骨头都异常坚硬。所以我一直打探神铁原,但是始终无果。前些日子偶遇韩二柱,我才知道神铁原在何处。为了解开身世之谜,所以我才不远千里来到这里……”

    楚狼讲完,闻人插口道:“我这小兄弟说得没错。如果我们有恶意,你们早就死了。此行,他就是为追寻身世。所以你也不必疑虑,知道什么就说什么。”

    原来楚狼从小一身铁骨,这让妇人意外,她重新审视着楚狼,目光也变得耐人寻味了。

    楚狼又道:“据韩二柱说,当年那批鬼面人从村里筛选出一个骨头最硬的女子,她叫凌雀,有这么一回事吗?”

    楚狼问起凌雀,妇人眼中顿时闪现泪水,她嘴唇翕动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她面色沉重地朝楚狼点点头。

    楚狼看出妇人在极力遏制着自己的情绪。

    难道这妇人和凌雀有渊源?

    楚狼也不费话,他道:“从我现在掌握的线索来看,我怀疑自己就是凌雀的儿子。”

    楚狼此话一出,妇人如遭电殛身心颤栗。她盯着楚狼愣怔片刻,然后她带着哭音道:“你……你今年多大了?!”

    楚狼道:“二十二岁,过年就二十三岁了。我应该出生在孟冬时节,至于哪天,我就不知道了。”

    妇人又急道:“你能不能脱下上衣,让我看看你的背?”

    楚狼听了这话顿时似明白了什么,他心情激动起来。

    闻人也意识到了什么,他忙对楚狼道:“傻弟弟快脱啊!”

    楚狼赶紧将自己上身衣裳脱下。

    楚狼精赤的上身遍满伤痕。

    妇人迫不及待看楚狼腰眼位置。

    楚狼腰眼位置,有一个圆疤,与和尚的戒疤相似。

    妇人用颤抖的手抚摸着楚狼这块疤记,此刻,她已是泪水满面。她整个人也因剧烈的情绪波动颤动着。

    楚狼道:“我后背有什么印迹吗?”

    妇人突然如从梦中惊醒,她将楚狼一把抱住哭喊道:“孩子……我是你娘姨娘啊!你腰眼处的这个疤还是我烫的,就是想留个印迹……天啊,你还活着!你自己找回来了。呜呜……难怪雀儿给我托梦,说儿子要回来了,要回来了……因为他的根在神铁原……”

    妇人的哭喊声在楚狼耳畔回响,楚狼的心在这一刻震颤不已。

    这一刻楚狼明白了,这个妇人是他的姨娘凌花。

    韩二柱对楚狼说雀儿还有一个妹妹叫凌花,楚狼本以为凌花十有八九被那些鬼面人杀了,没想到凌花竟然还活着。、

    从小到大,无论楚狼遇到多少人,结识多少人,却没有一个人与他有血亲关系。

    现在,这个紧抱着他哭喊的女人,是娘的亲妹妹,是他的姨娘,是他的血亲。

    先前还是陌生人,现在血缘将二人拉得如此近。

    于是楚狼用有力的臂膀将自己的姨娘抱住。

    楚狼天生坚强,极少落泪,这一刻,他眼中也噙满泪水。

    此情此景,让人感动。闻人揩着眼睛自语道:“太感人了,一会儿我得好好喝几盅,多吃些肉……”

    凌花抱着楚狼边哭边嘶声道:“孩子啊,难怪……难怪我看着你像雀儿,原来你真是她儿子。那些人将你带走,我以为这辈子再见不到你了。你竟然自己找回来了。天怜凌家,老天爷啊……你你,你可终于睁……”

    凌花下面的话未说下去,巨大惊喜让她昏厥了过去。

    楚狼忙对闻人道:“老哥哥。”

    闻人道:“没死没死,喜极过度昏厥了,你手指稍带些内力掐她人中。再把这两粒药给她吃了。”

    闻人取出一个药瓶倒出两粒药递给楚狼。

    楚狼就照着闻人说得做,用手指轻掐凌花人中,凌花转醒。但是她仍处在难以形容的激动中,身子还在颤栗,面色也发紫。

    楚狼又把那两粒药给凌花服下。

    凌花身子颤栗没那么厉害了,心绪也平缓了许多。

    楚狼替她擦着泪道:“姨娘,我知道你高兴,但是你身子弱要保重。”

    凌花抚摸着楚狼面孔颤声道:“孩子,你现在叫什么?”

    楚狼道:“我幼儿时候被母狼叼回去当狼崽子养。后来被一个姓楚的猎人带回去,从那以后我就叫楚狼。姨娘可叫我小狼。”

    凌花哭道:“那些人带走了你,怎么会让你落在狼窝里啊,我苦命的孩子。”

    楚狼道:“姨娘,说来话长。你平静一下,有的是时间慢慢说。”

    楚狼将姨娘扶着让她靠墙坐下,还将枕头垫在她后背。楚狼又端起桌上一碗汤,慢慢喂姨娘喝。

    这一刻,楚狼眼中竟是温情。

    闻人看到这一幕很感慨,他自般地道:“虽然一身邪煞气,却比那些道貌岸然之辈不知强了多少。”

    凌花喝了几口汤,她又呼了几口气,身上也感觉好多了。她一只手仍紧紧攥着楚狼的手,她端详着楚狼,现在是越看楚狼越像姐姐雀儿。

    楚狼见姨娘心绪平稳了,他缓声道:“姨娘,我娘……她是不是死了?”

    凌花眼泪又流了下来,她悲伤地点点头。

    尽管楚狼猜测自己的娘早已不在人世,但是现在亲自证实了,他的心还是隐隐的痛。

    楚狼道:“姨娘,我娘怎么死的?你把当年所有的事都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