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一百五十章:魔首见幽王(上)
    萧寒雪听了邱无牙禀报,平静心湖如被丢下一枚石子,泛起只有他自己能体味的涟漪。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萧寒雪精通天文天理,占卜之术更是神乎其神。

    萧寒雪一直怀疑自己身世,为了揭开自己身世,他为自己卜了大卦。当时他在玄卦幻境中看到一副奇怪的画面。

    云端上飘浮着一根木头。

    换作别人或许难以解读这奇怪画面,但是聪明绝顶深谱卦术萧寒雪明白这副面预示着——端木。

    端木不是木,端木是姓。

    萧寒雪隐约明白了什么。

    凭着萧寒雪奇异本领,他追寻身世要比常人更加容易。

    只是他出不了王城。

    现在他终于出了王城。

    由于帝神派凌宵使跟着他,他也不能明目张胆的去追寻自己身世。但是他也不会放弃探寻自己身世,他有自己办法。

    萧寒雪又为自己卜了一卦,他推算出自己的亲人也在寻找他。于是萧寒雪命亲信暗中传出消息,说烟花城出现一个叫端木雪的年轻人。

    毕竟姓端木的少,亲人不会放过任何线索的。

    就算碰运气,也会来烟花城碰一下。

    果然,引来了孟天缺。

    那晚孟天缺在路边看到萧寒雪流露出来的激动神情,萧寒雪看在眼中。只是他不动声色说孟天缺认错了人。

    心思缜密的萧寒雪不会轻易和孟天缺联系,他断定那个老者会通知幕后的主人。

    或许老者主人,就是他的亲人。

    萧寒雪也知道老者在暗中跟踪他,萧寒雪佯作毫无察觉。进了娄州域,因为萧寒雪要设计对付仿师颜,就甩掉了孟天缺。

    邱无牙又道:“公子,那个老者还和白羽妇人汇合了。”

    萧寒雪不语,他似在想什么。

    过了片刻他对邱无牙道:“不要惊动他们,也不要再留任何线索了。就让他们继续寻找吧。轻易找到,便不会珍惜了。我现在有大事要办。办完了,在处理这件事。”

    邱无牙并不知萧寒雪暗中布置这一切是为了追寻身世,他对萧寒雪忠心耿耿,公子让他做什么就坚定执行。

    邱无牙道:“是。”

    萧寒雪又道:“还有件事,把诱饵放出去吧。记得,在诱饵身上放上海棠花标志。”

    “属下现在就去办。”然后邱无牙取出一枚金钗。钗头还镶着一粒珍珠。珍珠在夜色中发着淡淡粉红的光泽。邱无牙将金钗恭敬递给萧寒雪。“这是属下弄来的,钗上珠子极其名贵。”

    萧寒雪接过钗子,他满意点头道:“去吧。”

    邱无牙离去后,萧寒雪又在原地伫立了一会儿,他脑海中也开始浮现出一些稀奇古怪的画面。这些画面都是他在玄卦幻境中看到的。这些画面都是有预示性的,萧寒雪也在不断破解这些画面。

    突然,萧寒雪发出一声嘲弄的笑,然后他提着木盒继续朝前而去。

    最后萧寒雪来到四里外一处山麓下的木屋中。

    这是一间猎人小屋,他和梁荧雪路过这里天色已晚,二人请求猎人在此歇脚。这猎人也不是什么善类,见梁荧雪生的美貌就动了邪念,梁荧雪索性将猎人杀了抛尸山中。

    萧寒雪推门进了小屋。

    小屋中烧着火炉,屋中非常暖和。

    炕上小桌还放着一坛酒。

    梁荧雪躺在炕上熟睡,她面色绯红,如染红霞,给她妩媚的面孔添了几分妖冶。

    萧寒雪离开时候和梁荧雪饮酒,他在酒中做了些小手脚,梁荧雪便醉的更快了。梁荧雪喝醉睡去后,他便去了设局地点。

    萧寒雪推算时间,梁荧雪也应该差不多要醒来了。他将木盒放在炕上,然后拿起酒坛倒了一碗酒。萧寒雪端起酒,他脸上充满笑意朝着那木盒敬酒,然后将碗酒中饮下。

    萧寒雪将空酒碗放在小桌上,他推了推熟睡中的梁荧雪。

    推了几下,梁荧雪悠悠转醒。

    看到萧寒雪守在自己身边,梁荧雪露出满足而幸福的笑容。她坐起将身子贴在萧寒雪身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一副腻的不行的模样。

    萧寒雪也搂住她柔软的纤腰。

    梁荧雪嗲声道:“寻雪,这酒的劲儿好大……我睡了多久了?”

    萧寒雪道:“这酒的劲儿的确大。我酒量比你好,都感觉晕了。你睡了快一个时辰了吧。你睡着了我无聊,干脆进城买了些礼物。”

    梁荧雪这才看到炕上那个精美的木盒,她兴奋不已,便跪走过去将木盒拿起。

    看到木盒还上着锁梁荧雪更是好奇,她道:“寻雪,这里面装着什么礼物啊?”

    萧寒雪笑道:“你猜。”

    梁荧雪摇摇木盒,她道:“好像还挺大,快给我钥匙,我看看是什么。”

    萧寒雪道:“这其实不是给你的礼物。”

    梁荧雪听了很是失望,眼中兴奋的光芒也随之黯淡下来,她不快地道:“原来不是给我的!”

    萧寒雪解释道:“我爹有一个堂兄住在玉兰州,这次我来大虞就是投奔的他。也是他帮助我才找到亲生父母。现在新年将近,我准备去探望他。所以就根据他的喜好备了一份礼。盒中是木雕佛头。因为盒上带锁,我就顺便锁了。如果你要看,我打开给你看。”

    梁荧雪生气地将木盒扔在炕上,她道:“不是我的,我才不稀罕。”

    萧寒雪看着梁荧雪生气模样,眼中充满爱怜,他就将那只金钗取出来。

    萧寒雪将金钗在梁荧雪眼前晃了两下道:“你是我最爱的女人,我怎么能忘了你呢。我专门去城中给你买礼物。店家说这是最好的钗子了,钗上珍珠更是名贵。不过我不是太懂珠宝,但是我知道这钗子插在我雪儿头上,别的女子更是无颜色了。”

    梁荧雪是富家小姐,当然识货,她一看这钗子就知道非常贵重。而且萧寒雪这番花更是让她欢喜。

    哪个女人不想成为爱人眼中最美的人呢。

    梁荧雪让萧寒雪将金钗亲手为她插在发髻上。然后她躺在萧寒雪怀中,看着他向她展现最温暖的笑容,听着他用最动听的声音讲着情话,这一刻梁荧雪感觉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

    梁荧雪做梦也不会想到,那个被她扔下的木盒中装的不是什么木雕佛头,而是生母的人头。

    为了她,生母遭受了萧寒雪巨大羞辱,最后落了个身首异处的悲惨下场。

    她更不知道,这个在她看来几乎完美无缺的男人,是血月魔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