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终见天日(下)
    杨茸也看出楚狼陷入幻阵,但是以她修为,根本勘不出是什么幻阵困住楚狼。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但是河王能看得出。

    河王又将目光移向空中那块如毯子般的黑色氤氲。

    河王抬起右手,用牙将右手小指尖咬破。然后河王用涅槃真气灌注小指,其余四指则做出一个怪异的形状。

    河王用滴血的小指在自己眼前画了一扇窗户。同时河王心里默念着口诀。于是那扇无形的窗户便发起微微血色光茫。

    这下越盛他们便看到了这扇窗口,这让他们很是诧异。

    透过这窗口,河王看到那块黑色氲气中有人影。

    而且无数金色线条如万千雨丝从黑色氲气中流泻而下。

    就是这数以万计的金色线条构成了幻阵。

    就如万千金线操纵着无数木偶一般。

    河王也看到了幻阵内的景象。

    他看到楚狼挥刀与无休止的金甲武士们激战,尸积如山血流成河。

    当时河王盯着发疯般的楚狼目光不断收缩。

    河王知道,布下这幻阵的人本领之高让人惊叹

    这也是他二十年奇门遁甲修为,才勘破。

    一般奇门遁甲高手,根本勘不破。

    越盛几人也好奇透过那扇窗看,但是他们看不出任何端倪。

    此次跟随越盛护送河王的高手中有两个常出外,其中一个还经常打探消息。打探消息的人认出了楚狼。他忙对越盛道:“越兄,那个光头就是大河之狼。是河王的徒弟。”

    越盛一听是河王弟子心里一震。这要是河王和弟子相认,那他们脑袋就都得搬家。

    越盛立刻催促河王走。

    但是河王哪能走。

    河王向越盛保证,只暗中助楚狼,绝不节外生枝。

    越盛是虞囚凰六大亲信之一,他知道虞囚凰和楚狼结盟内情,既然楚狼是主人盟友,如果真见死不救主人恐怕也会责怪。

    越盛就让河王在最短时间内想办法,想出办法,他就带河王立刻离开这事非之地。

    河王心里也急,他透过那扇神奇的窗口不断观察着幻阵,寻思着破解之法。

    河王双腿未恢复难以亲自去破阵。

    就算他双腿没废,越盛也不会让河王亲自去破阵。

    河王现在只能指望杨茸了。

    河王对杨茸道:“这是瑰碧十六阵幻阵的‘黄金阵’。我现在教你破此阵法子。你把小狼从这阵中引出,让他赶紧走。记得,你行动也一定要快。布幻阵之人太可怕了,你潜入幻阵,瞒不过此人。他会调整幻阵关闭入口,如果你们在入口关闭前出不来,那就完了。”

    河王立刻传授杨茸破“黄金阵”口诀,还有行走路线脚踩方位。并且还在她一只手上画了图符。

    如果换了普通人,如此短时间内根本难领会。

    但是杨茸对奇门遁甲感兴趣,这几年和河王学了不少,也算有功底。杨茸便根据河王嘱咐去救楚狼。

    河王本想亲眼看杨茸将楚狼救出,但是越盛再不敢让河王在这事非之地逗留了。

    现在形势复杂,如果稍出差错,所有人脑袋都得搬家。

    越盛就赶紧将河王带离南宫府。

    他们来到府北边二里外土坡上等待。

    ……

    现在杨茸回来,河王得知楚狼脱困长吁了口气。

    杨茸对河王道:“河王,如你所说,那人太可怕了。幸好楚狼轻功好,我们在入口即将合闭时候出来了。”

    河王自语般地道:“据我所知,大虞根本没有这么可怕的幻术高手。此人一定是来自大虞外。难道,是血月异类。”

    河王现在对外面局势知道甚少。

    他现在非常困惑楚狼为何率人在南宫府和敌人激战。

    河王现在还担心南宫炳安危呢。

    河王不会想到,自己口中称赞的好友是血月人,已经被楚狼一刀抹了脖子了。

    河王又想起那个戴玉面的高手。

    尽管玉面高手被那个神秘人压制,但是河王看出那玉面人武功在自己之上。而且玉面人当时身上多出四臂在和神秘人激战。

    河王突然想到了九臂天尊。

    一念至此,河王心里激动不已。

    他心里有一个声音大声道:难道九臂天尊未死。如果他真是九臂天尊,那可太好了!魔族卷土重来,我大虞江湖的这些擎天巨柱也现身了。有天尊、有虞首、有楚狼、还有我血盟,还有我大虞万千英雄儿女……

    此刻河王再难遏制内心激荡情绪,他朝着夜空放声喊道:“有他们,我大虞不亡!”

    河王突然发出这一声呐喊,把越盛几人真是吓了一跳。

    越盛赶紧放下轿挡帘,并且警告河王再不能节外生枝。

    随即越盛命人赶紧起轿离开此地。

    轿中的河王仍是心潮澎湃,他用双手拍打着双腿。此刻他恨不得双腿赶快好了,自己就可以和弟子及大虞英雄豪杰们一起并肩而战了。

    这也正是他当年期望的。

    但是河王心里明白,自己上身恢复已经是一个奇迹了。双腿能不能再出现奇迹还未可知。如果缓慢恢复,那更是不知得何年何月。

    想到这里,大河王又不由黯然了。

    英雄气短,也真是让人唏嘘惋叹。

    ……

    河王等人离去一炷香后,有一个白衣青年来到这土坡上。

    白衣青年正是魔首萧寒雪。

    萧寒雪撤离南宫府后从这个方向而行。

    只有萧寒雪一人,不见魔山老祖他们。

    魔山老祖、暗夜猫、邱无牙平常都在暗中随行。

    有时候他们会保持一段距离,但是最远不超过一里地。

    这样遇到什么突发事件,彼此都能在最短时间内相助。

    萧寒雪立在土坡上,他眺望着南宫府方向。

    此刻那个方向大火熊熊,将上方天空都映的一片通红。

    萧寒雪嘲弄自语道:叔叔,你老家安息吧。

    然后萧寒雪又取出他的水晶棋盘,他手指先移动着横枰上的棋子,然后紧盯着棋枰,身上开始升起晶亮的氲气。

    他拿棋枰的手也开始慢慢变得如水晶手。

    棋盘上那些黑白棋子开始自己移动,棋局也开始不断变化。

    萧寒雪盯着变化的棋局,他口中喃喃自语道:事事如棋局局新。所有一切,将图穷匕见。谁能看清这扑朔迷离的棋局,谁能操控这满盘棋子,谁才是最后赢家。赢者成英雄,败者成亡魂。你说你是英雄,他说他是豪杰,只不过都是我棋盘上的棋子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