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神功大成(上)
    萧寒雪来到附近一个小镇,然后他进入镇北边的一处宅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处宅院是南宫炳的产业,梁荧雪被移出南宫府后就安顿在了这里。

    南宫炳还派了府中副管事在此照应。

    萧寒雪敲响梁荧雪房门,熟睡中的梁荧雪醒来。知道敲门的是情郎,梁荧雪兴奋的下地给萧寒雪开了门。

    南宫炳将梁荧雪先移到密室,后又转移出府安置在这里,梁荧雪自然不解。

    南宫炳就告诉梁荧雪,近日或许有仇家来府上生事,现在寻雪不在,他绝不能让她有闪失。

    反正是为了自己安全着想,梁荧雪也就再不多想。

    如今梁荧雪完全被萧寒雪迷得五迷三道的,几日不见萧寒雪,她感觉真是度日如年一般。

    现在萧寒雪回来,她开心地像只快乐的鸟儿投入他怀中。将曼妙湿热的身子贴在萧寒雪身上,香唇在萧寒雪脸上用力亲。

    但是她立刻发现萧寒雪一副丧魂落魄模样,眼中还有泪水。

    梁荧雪急道:“寻雪,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萧寒雪哽声道:“今晚楚狼带人闯入南宫府,逼我叔叔交出你。我叔叔说根本没见过你。结果楚狼便大开杀戒。府中一半人被他们杀了。最后还一把火将整个府烧了。婶娘侥幸逃过一劫,她对我说……叔叔是被楚狼亲手割开了脖子,死的好惨……”

    梁荧雪听了先是一震,然后她恨声道:“我算计忘生那个小贱人,他一定怀恨在心。楚狼和那贱人是有仇必报,我就知道他们不会善罢干休。在楚门有我父母庇护,他们不好撕破脸。现在开始暗中追杀我了!”

    梁荧雪现在也真是后怕。

    幸好自己躲藏到了这里,如果真被楚狼寻到,被割断喉咙的可就不是南宫炳,而是她了。

    楚狼的狠辣手段梁荧雪是再清楚不过的。

    想到这里,梁荧雪脊背都发冷,甚至不由抬手摸了下自己脖子。

    萧寒雪悲愤道:“他真是如你所说心狠手辣,简直禽兽不如!我真不应该带你去叔父家,现在将他们害了。叔父一生行善积德,最后却落得如此下场。我……我一定不会放过楚狼,我和他不共戴天……”

    说罢,萧寒雪泣不成声。

    梁荧雪道:“寻雪,都怪我连累了你叔父。但是楚狼武功太高了,而且他又是楚门之主,放眼江湖除了十二宫再无门派能撼动楚门了。你可不能鲁莽。要报仇,咱们慢慢找机会。我一定不会让那对狗男女好过的。”

    萧寒雪仍伤心哭泣,如同一个受尽欺负却无力还击的可怜孩子。

    这更是让梁荧雪又疼又爱。

    梁荧雪边为萧寒雪擦泪边道:“寻雪,别哭了。哭的人家好心疼……你武功也差,我现在最担心你。别说楚狼,楚门二三流高手你都打不过。这样,要不我将神功教你。好歹遇到一般高手你能应付。但是想大成,那就得需要时日了。

    天尊将残月录传给梁荧雪时候再三嘱咐,残月录不能泄露给任何人。就连养父母都不能告诉。

    如今梁荧雪痴迷萧寒雪,为了爱人,她将天尊的话都抛到九霄云外了。

    萧寒雪道:“你修炼的是什么神功?”

    梁荧雪压低声音道:“你听说过残月录吗?”

    萧寒雪含泪摇头道:“没听说过。”

    梁荧雪道:“这残月录是我大虞三大神功之一。多年前我生父费尽周折才得到残月录。我是他唯一骨血了,他就将残月录传给我了。你虽然基础差,但是你很聪明,以后有时间你就修炼。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日后你神功大成,就能为叔父报仇了。你也会成为当今盖世高手。”

    梁荧雪以为萧寒雪只是三四流身手。她是做梦也想不到,萧寒雪是血月四魔之首。

    一个连小主和雪贵人提起来都感到恐惧的人。

    其实萧寒雪对梁荧雪的神功并不感兴趣。

    萧寒雪修炼的是“天邪灵鉴”,这门奇功来自神秘国度,不亚于大虞三大奇功。萧寒雪还凭借其过人天赋将“天邪灵鉴”改创,去其糟粕,升其精华。让这门功夫变得更加可怕。

    对于萧寒雪来说,奇学一门足矣。

    因为他还有不为人知的奇异之处。

    奇异之处结合“天邪宝鉴”,再加上他超凡智慧,足以让萧寒雪不惧天下任何高手。

    所以萧寒雪对大虞武学,就算是三大奇功,并没有多大兴趣。

    但是他还是朝梁荧雪激动道:“我学!我一定会刻苦修炼,以后神功成了我定要杀楚狼为叔父报仇。不过现在此地不能久留了。我们先离开这里。”

    梁荧雪也不敢在这个镇子逗留了。

    毕竟这镇子距玉兰城太近了。

    如果被楚门探子发现行踪,楚狼就会追来了。

    梁荧雪立刻穿好衣服,然后和萧寒雪离开镇子。

    二人离去后,魔山老祖进入宅子,将副管事和宅子中其他的人都杀了灭口。

    没有人知道萧寒雪和梁荧雪来过此地。

    萧寒雪带着梁荧雪出了镇子,镇外有一辆马车等候。

    驾车的是邱无牙。

    萧寒雪对梁荧雪道:“这是我叔父的一名忠仆。为了避开楚门眼线,你坐马车走。”

    梁荧雪道:“那你呢?”

    萧寒雪道:“我得安顿好婶娘,你们先走。安顿好后,我会和你们汇合。”

    梁荧雪道:“那你千万小心些。”

    萧寒雪道:“你放心吧。我又不是大虞江湖人,没人认得我。你反而得多加小心。”

    梁荧雪进了车厢,邱无牙赶着马车先离去。

    看着在夜色中渐行渐远的马车,萧寒雪脸上又露出他那无邪地笑意。

    萧寒雪转身朝相反方向而去。

    四下无人,萧寒雪也开始施展高绝轻功。他在夜色中原野上飞掠,并且不断加速,越来越快,身影变得如魅影似幻象,最后再难看到他身影了。

    不知过了多久,萧寒雪来到一座石岗下。

    山岗下有间小屋。

    这间小屋窗口被堵的严严实实,不透一丝光亮。

    萧寒雪身形如轻羽一般落在屋前。

    屋前也显现出一个人影,正是暗夜猫。

    暗夜猫用激动口吻道:“公子,准备好了。”

    萧寒雪此刻心情也很激动,他道:“此地安全吧?”

    暗夜猫道:“公子你放心吧,方圆数里,再无人家。这里也极为偏僻,人迹帘见。”

    萧寒雪点点头,的确,他来的路上未遇到一个人。

    萧寒雪就推开小屋的门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