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神功大成(下)
    小屋中挂着数盏水晶灯,这些灯映射出的光茫将小屋照的如同白昼一般,甚至有些刺目。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屋中有三个幼童。

    两个男童,一个女童,都是四五岁模样。

    三个幼童不论相貌,有一点相同处,他们眼睛都非常清澈。就如一泓清流。

    这三个幼童还有一个相同之处,那就是他们都是腊月初八生。

    萧寒雪的“天邪宝鉴”既是罕见之功,也是至邪之功,需要用幼童修炼。

    这么多年,也不知有多少无辜幼童成了萧寒雪修炼的牺牲品。

    此功最后若要大成,条件更加苛刻,必须得四个生日在腊月初八的幼童。

    萧寒雪在烟花域已经毁了一个女童。

    现在只需再用三个幼童,便能突破了。

    用幼童修炼武功,可谓丧尽天良。

    谁能知道,萧寒雪近乎完美皮囊下包裹着的是一个可怖的恶魔。

    三个幻童都显得惊恐不安,他们眼中噙着眼泪,想哭又不敢哭出来。

    萧寒雪朝着三个幼童露出纯真无邪如幼童般的笑。

    看到萧寒雪这笑容,三个孩子如同看到了希望。别说孩子,就是大人在萧寒雪这无邪笑容里也会迷失。

    三个孩子都以为萧寒雪是好人,孩子们赶紧乞求萧寒雪救救他们。

    萧寒雪脸上纯洁的笑容突然变了,他的笑容第一次不再温暖不再无邪,而是如魔鬼般狰狞了。

    三个孩子顿时吓得发抖。

    萧寒雪也将门关上。

    将屋外的黑暗,关到了门外。

    但是,此刻屋里的“光明”相比屋外的黑暗更“黑暗”。

    ……

    暗夜猫守小屋外。

    他一双闪着幽幽绿光的眼睛也注视着小屋。

    过了一会儿,小屋所有缝隙中,都飘出晶亮的氤氲。如同最纯净的水从房屋每条缝隙里溢出。

    暗夜猫身形便往后退。

    退到这些晶亮烟气难以触及的范围。

    暗夜猫的心情也越来越激动。

    随着时间划过,那些缝隙中溢出的氤氲气体也越来越多。这些氲气如水一般漫过小屋。将小屋罩住。

    由于氲气透明,还可以透过氲气看清小屋。

    不知有过了多久,让人称奇的景象出现。

    小屋的门窗,墙壁,都开始变得透明。最后整个小屋都变得晶莹透明,如同冰,亦同神奇的晶体一样。让小屋看起来,就如一座美轮美奂的水晶屋。

    暗夜猫屏声敛气目睹眼前景象,激动的身体都在颤动。

    此刻,四周万籁俱静。

    水晶屋里也没有任何声响。

    时间,时间继续缓慢滑过。

    又不知过了多久,蓦地,水晶屋发出爆裂声响崩裂开来,晶亮的碎片乱飞。一条身影从碎裂的屋顶飞掠而出。

    正是萧寒雪身影。

    此刻萧寒雪全身晶亮发光,如同一个水晶人。

    水晶之躯如一只箭朝着夜空飞升。

    在夜空中划出一道晶亮的线。

    暗夜猫仰起头。

    萧寒雪身形越升越高,给人感觉似要飞入云端中了。

    这也是暗夜猫视夜如同白昼,换作别人,根本再不可能看到萧寒雪身影了。

    暗夜猫仰望夜空中魔首身影,他虔诚跪拜而下。

    此刻在暗夜猫眼中,魔首就是神。

    萧寒雪的身影也开始坠落。

    如流星般飞坠下来。

    最后他落在暗夜猫面前。

    萧寒雪身上晶亮光茫开始黯淡,身体慢慢恢复正常。他一双眼睛,却仍如水晶一般,光彩四射。

    此刻,遍地散落着“水晶屋”碎片。

    这些碎片上的光茫也开始消失,变回原来模样。

    有的是碎木,有的是砖石。

    暗夜猫匍匐地上,朝着萧寒雪激动道:“恭喜我主大功告成!”

    “天邪宝鉴”大成,萧寒雪此刻也心情澎湃。

    萧寒雪朝暗夜猫挥了下手道:“去给冥崖的人留追踪线索吧。”

    暗夜猫道:“是!”

    暗夜猫匍匐的身体骤然而起,身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暗夜猫离去后,萧寒雪抬头怔怔看着天空寒月。

    此刻,萧寒雪想起一个人来。

    恐怕,也只有这个人能算得上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了。

    那是一个女人,喜欢海棠花。

    萧寒雪自语道:“棠儿,我遭受的苦难忍受的折磨只有你能理解。你生前期望我早日将神功大成,你也希望我摆脱‘囚笼’。现在我出了王城,今晚神功也大成了,可惜,你已不在……希望你不要怨我,没有你的牺牲,我哪能出王城。那时候你说过,如果能让我出王城,你就算死了也会开心的。棠儿,你现在一定很开心……”

    明月无言,只用它清寒的光映照着这个有着天使般微笑却有着魔鬼般灵魂的男人。

    蓦地,萧寒雪张开双臂,朝着那轮寒月发出一声呐喊。

    这声呐喊,近似哀嚎。

    ……

    两日后,萧寒雪出现在攀县。

    这是玉兰州西边的一个县城,距玉兰城近两百里地。

    萧寒雪让邱无牙先带着梁荧雪走,是为支开梁荧雪,因为他要办件极其重要的事。

    这件事,关系到他身世。

    自从在烟花域遇到孟天缺,冥崖的人就开始追踪萧寒雪。

    当然,这一切也都在萧寒雪计划中。

    萧寒雪是故意留下线索让冥崖的人追踪。

    年前来玉兰州,由于要安顿梁荧雪,而他去见幽王,所以萧寒雪不再留线索让冥崖的人追踪。萧寒雪占卜准,所以想避开别人追踪并不难。

    萧寒雪知道,这段时间失去他线索的冥崖人定在焦急追寻他的线索。

    支开梁荧雪,他又命暗夜猫给冥崖的人留追踪线索了。

    如果冥崖是鱼,那么萧寒雪又开始给鱼下饵了。

    萧寒雪一身白衣和白色轻裘太引人注目,他便换了一身装扮,换成了蓝衫。

    进入攀县,已是晌午时候。萧寒雪就进了一家饭肆,准备吃午饭。

    饭肆中有六七人在吃饭喝酒。

    萧寒雪一进饭肆,便引来食客们目光。

    但是有一个食客不为所动。

    这名食客独自坐着一张桌子。

    萧寒雪进来,这名食客连头都未抬一下。

    这名食客也是名翩翩公子,看模样二十七八岁,他身穿着一身白衫。

    这青年神情冷漠,目光冰冷,又袭一身白色如霜雪的长衫,让人感觉他整个人冷的无情无欲。

    这个全身冰冷的青年,不是别人,正是书剑郎风中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