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冰冷公子(上)
    当初血盟和楚门联手进攻千甲城,那晚棠妖未能幸免于难,最后死于虞囚凰之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风中忆苦寻棠妖这么多年,足迹踏遍天涯海角,最后爱人却死在他怀中。

    至死,棠妖也未认他。

    这对痴情的风中忆来说,太过残酷。

    风中忆也几近疯狂。

    风中忆带着棠妖遗体回到他们当年生活地方。风中忆陷入巨大悲痛精神恍惚,棠妖的丧事都由胡八道一手操办。

    胡八请人建好坟茔,挨着石语老人的坟。

    还买了最好的棺木,还请当地最好裁缝制作了寿衣。

    衣服上绣满香儿最喜欢的海棠花。

    各种姿态各种颜色的海棠花都有。

    结果到下葬那天,风中忆紧紧抱着香儿遗体不肯松手,整整抱了一天一夜,一句话也不说。连胡八道这个粗鲁汉子都看着心酸,蹲在一旁哭得稀里哗啦。

    最终,风中忆还是亲手将香儿遗体放入棺中。他还将自己那口从不离身的箱子也放在棺中。这口箱子对风中忆来说是非常珍贵的。这是拜石语老人为师时候,石语老人送他的。

    从哪以后,那箱子再未离开风中忆。

    箱子也成了书剑郎的标识。

    箱中有风中忆日常用品,还有他这些年写的诗稿。风中忆将箱子和香儿合葬,也意味着,他的心一同埋葬。

    风中忆亲手合上棺盖,亲手钉上棺材钉,亲手用冰冷的黄土将爱人埋葬。

    埋葬了香儿后,风中忆并未急着找虞囚凰报仇。

    尽管他恨不得啖虞囚凰血肉。

    但是风中忆知道以自己现在武功不是虞囚凰对手。

    风中忆便闭关。

    闭关处,就是当年他关闭修炼地方。

    这期间,风中忆不让胡八道打搅他。只让胡八道每日给他送一顿饭。还是从一个小洞口递入。

    胡八道不知风中忆在里面是疯狂修炼,还是静坐思考。

    年前,风中忆出关。

    出关后的风中忆,让胡八道差点认不出来了。

    曾经的风中忆神情忧郁,眼神忧郁,整个人如笼罩在感伤的氛围中。

    但是现在的风中忆,从他身上再看不出忧伤。无论他的神情还是眼神,还是他身上的氛围,感人的感觉只有一个字,冷。

    冷的让人不安。

    风中忆对胡八道说:“利用你所有本领,动用你一切关系人脉,给我查出虞囚凰行踪。”

    胡八道道:“公子,为什么不去找小狼帮忙。小狼现在可是楚门之主。势力很大,手下能人也多。”

    风中忆回答道:“那晚小狼喊虞囚凰为虞首,说明小狼和虞囚凰暗中有交情。找小狼,就是让小狼为难。而且我觉得小狼也未必肯帮这个忙。小狼不是出卖朋友的人。我们先找虞囚凰。实在找不到,再找小狼。”

    于是胡八道就开始利用自己关系暗中打探虞囚凰行踪。

    但是虞囚凰神龙见首不见尾,尽管胡八道结交满江湖三教九流朋友不计其数,但是很难打探到无影杀神行踪。

    前几日有人告诉胡八道,说最近有些不知来路探子在暗中打听身上有海棠花标记的人。不管是所用物件上有海棠图案,还是衣衫上有海棠图案,总之只要身上有海棠花图案的,这些探子都查。

    这条消息引起风中忆关注。

    虽然海棠花和虞囚凰无关,但是却和香儿有关。

    香儿是以棠妖身份来的大虞,面纱上也带着海棠图案。风中忆当初也就是根据棠妖面纱上的海棠图案寻找她。

    风中忆觉得此事蹊跷。

    据胡八道朋友讲,有的探子在玉兰州攀县一带打听过。所以风中忆和胡八道来到这一带查探。

    胡八道去找当地朋友,风中忆就找了家酒肆喝酒。

    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巧合。

    此时此刻,萧寒雪走进了这家酒肆。

    所有食客都看向萧寒雪,唯独风中忆对萧寒雪视若无睹。一身冰冷的风中忆也立刻引起了萧寒雪注意。

    萧寒雪就朝风中忆坐的桌子走过来。

    此刻风中忆一边提酒壶为自己添酒,口中轻声吟道:“花似伊,柳似伊。花柳青春人别离。低头双泪垂。”

    萧寒雪正好走到桌前,他接道:“长江东,长江西。两岸鸳鸯两处飞。相逢知几时?”

    说罢,萧寒雪坐在风中忆对面。

    风中忆这才抬头,他看着坐在对面的萧寒雪。

    萧寒雪朝着风中忆露出温暖的笑容,他似想用这温暖笑容融化风中忆身上的冰冷。

    萧寒雪并不知道眼前这个全身冰冷的青年就是大虞书剑郎风中忆。

    萧寒雪手里掌握着大虞江湖一些重要人物的信息。

    但是关于书剑郎信息是,全身上下充满忧郁,手里永远提着一只箱子。

    现在的风中忆,全身透着冰冷,旁边也没有箱子。

    萧寒雪只是觉得风中忆与众不同。

    风中忆将酒杯倒满,然后将酒壶放在桌上,他看着萧寒雪冷声道:“我不希望别人打搅。旁边有空桌。”

    萧寒雪仍是满脸温暖笑意,他道:“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这世上苍生无数,你我能进同一间酒肆,又同桌而坐,是难得缘分。缘起而聚,相逢不饮是人生一大憾事。我们这两个天涯人就不能喝一杯吗?”

    说实话,风中忆对这个充满温暖笑容的英俊青年有好感。

    而且青年谈吐不凡,和风中忆也算是一路人。

    风中忆就喊小二,让再拿一副碗筷,再添两个酒菜。

    小二将碗筷拿上来,风中忆给萧寒雪斟上酒。

    萧寒雪双手端起酒,朝风中忆行了一礼。

    “谢兄台的酒。”说罢,萧寒雪将碗中酒一饮而尽。然后他赞道:“好酒。”

    风中忆又给萧寒雪倒上一碗。

    风中忆看着萧寒雪道:“其实这酒并不好,我要的是最便宜的酒。口感粗糙又辣嗓子让人难以下咽。”

    萧寒雪看着风中忆道:“我评定酒的好坏与别人不同。与知交饮,再差的酒对我来说都是琼桨玉露。不是知交,再好的酒也无味。但是这个世上啊,最难寻的就是能让你将劣酒当作琼桨饮的人。”

    风中忆觉得萧寒雪说得很有理,也足见眼前这个纯净的青年非常有智慧。

    风中忆朝萧寒雪端起酒,萧寒雪也朝风中忆端起酒。

    二人彼此示意敬对方。

    然后各自将碗中酒饮尽。

    世间事,有时候就是这么荒唐,也这么耐人寻味。

    萧寒雪和风中忆都对彼此有好感,但是二人却不知道,他们曾经拥有女人是同一个人。

    不同的是。

    风中忆深爱香儿,为了香儿他可以付出自己生命。

    萧寒雪也爱棠妖,但是为了自己他要了棠妖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