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冰冷公子(下)
    (第三更)

    ----------

    风中忆和萧寒雪都是翩翩公子,又都是才情横溢的人,可以说气味相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二人也不多说话,你一杯我一杯喝着酒。

    这口感粗糙甚至难以下咽的酒,就如二人的命运。

    这一刻,或许一切言语都尽在这劣质的酒水中了。

    个中甘苦,自知。

    又喝了数杯,风中忆也准备去找胡八道了。

    风中忆朝萧寒雪端起酒道:“你独饮吧,我有要事得先行一步了。”

    萧寒雪道:“知交难觅,既然有缘相聚,敢问兄台尊姓大名家住何处?日后我也好登门拜访兄台。”

    风中忆将酒饮尽,他道:“若有缘,日还会相遇。如无缘,权当曲终人散。天涯长,人生短,望君安。”

    说罢,风中忆起身朝酒肆外而去。

    萧寒雪朝着风中忆背影端起酒,然后他也将酒一饮而尽。

    萧寒雪自语般道:“天涯长,人生短,望君安。难得,难得在大虞能碰到一个可交的人。”

    风中忆出了酒肆,就朝镇东头而去。

    风中忆和胡八道约好在镇东头茶馆碰头。

    快到那间茶馆时候,迎面有几人走过来。

    为首的是一个身穿青衣的妇人。

    妇人脸上用纱巾遮着。

    这妇人正是冥崖黄莺。

    陪同黄莺的有哭笑不得兄弟,还有两个冥崖高手。一个是中年妇人,另一个是个花甲老者。这老者正是孟天缺。

    当初孟天缺在烟花城遇到萧寒雪,觉得萧寒月神似主母,他立刻传信给主母黄莺。

    孟天缺却不知道,他能碰到萧寒雪,都是萧寒雪一手计划的。

    黄莺接到孟天缺传信惊喜不已。

    这些年来黄莺从未放弃寻找儿子下落,现在又得到这个重要的线索,黄莺立刻带人离开冥崖去和孟天缺汇合。

    孟天缺从烟花城一路暗中跟随着萧寒雪,结果快到玉兰州时候,孟天缺跟丢了萧寒雪。

    这让孟天缺懊丧之极。

    黄莺和孟天缺汇合后,孟天缺还向黄莺请罪。

    尽管跟丢了萧寒雪,黄莺也不会轻易放弃。

    根据孟天缺推断,萧寒雪进了玉兰州,黄莺便带人来到玉兰州寻找。

    玉兰州是十二宫势力范围,黄莺也得小心谨慎。黄莺还将头上白羽取了。

    这个年,黄莺一直在寻找萧寒雪路上。玉兰州城镇众多,这些天黄莺从这个城镇到另一个城市寻找打听着萧寒雪行踪。

    但是却再没有萧寒雪半点消息。

    这让黄莺心里五味杂陈,难道这条重要线索就这样断了吗。

    正失望时候,结果前日孟天缺手下传来消息,说发现那个英俊青年行踪了。青年朝攀县方向而行。

    黄莺和孟天缺便日夜兼程朝攀县赶。

    经过一天一夜马不停蹄急行,一顿饭前他们来到这座县城。

    此在相遇,黄莺和风中忆都感到意外。

    黄莺几人看到风中忆,都觉得风中忆似变了一个人。

    眼前的风中忆,不再是当初那个充满忧郁精神恍惚的风中忆了。

    现在风中忆,身上散发着一种让人难以言明的冷。

    这种冷,甚至让人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黄莺示意风中忆到路西边一处僻静处说话。

    风中忆就和黄莺走到西边一棵老树下。

    其余人在周围警戒。

    黄莺看着风中忆,此刻她心情很复杂。

    进攻千甲城那晚,风中忆抱着棠妖尸体发疯般而去,黄莺一直为风中忆担心。

    黄莺也命人打探过风中忆,但是却一直未有风中忆消息。

    黄莺甚至以为风中忆在万念俱灰之下真上吊殉情了。

    因为这事风中忆能做得出来。

    风中忆是少见痴情种,这也是黄莺最欣赏风中忆的地方。

    黄莺道:“我们一直找你。我甚至以为你死了。”

    风中忆道:“曾经的我的确死了。”

    黄莺听了这话颇为忧虑,她轻声道:“那你还认我这个主母吗?你不会准备退出血盟吧?”

    风中忆用很平静地口吻道:“我师傅是血盟副盟主之后,我是血盟四大金刚之首之后,我师傅和我的愿望就是重振血盟。这是我们几代人的使命。所以我身上早已烙上血盟印迹抹不去了。主母你放心,我生是血盟人,死是血盟鬼。”

    黄莺感触道:“一生爱一人,一生侍一主,像你这样的男儿世间少有了。能被你爱的女人,是最幸福的。香儿泉下有知,也会知足了。”

    说到这里,黄莺想起了天尊。

    想起天尊当着她和仿师颜说的那句“散了吧”。

    多少年苦苦相思,最后换来的却是一句散了吧。

    那一刻她的心都碎了。

    黄莺心里酸楚,她对风中忆道:“他真是不如你。或许这天下男儿,也无人如你。别看他们被人称为什么大英雄,他们缺少这人世间最可贵的忠。”

    忠这个字,黄莺咬字特别重。

    风中忆不知黄莺所指的“他”是谁。

    他也不想知道。

    风中忆的确是难得忠诚之士。

    他忠情,忠于心,忠于主。

    尽管风中忆对白羽人和冥崖没有任何好感,甚至感到厌恶,但是他还是留在了冥崖。

    就因为黄莺是主母,就因为黄莺手上有先盟主端木天涯的信物。

    黄莺又道:“既然你还忠于我,为什么不回血盟?”

    风中忆道:“我要为她报仇。待报了仇,我再回血盟尽忠。”

    黄莺并不知道杀香儿的人是虞囚凰,她道:“到底是谁杀了香儿?你告诉我,我帮你报仇。”

    风中忆略一犹豫,他道:“无影杀神。”

    这四个字一出,黄莺心头猛震。

    竟然是第一重天杀了香儿。

    提起无影杀神,黄莺觉得后背都有些发冷了。

    天下,没有人不忌惮无影杀神。

    敢蔑视虞囚凰的人,都已成死人了。

    黄莺现在也不知道,当初和她暗中打交道的吴七凤,就是无影杀神。

    黄莺压低声音道:“尽管你剑术超群,但是他毕竟是第一重天。这么多年从未有人撼动他。你绝不能自己去冒险。我们从长计议。你的仇就是我的仇,我们一起想办法杀他。”

    风中忆道:“主母,香儿的仇,是我的私事,我自己报。”

    黄莺道:“但是他可是我大虞第一人,你……”

    风中忆打断黄莺的话道:“主母,杀一个人,不一定非要比他武功强。杀一个人有很多种方法。虞囚凰是一个卑鄙无耻之徒,这么多年,他杀了那么多人,有几个是正大光明杀的。对付这样的人,我也不会讲什么道义的。”

    风中忆说的话黄莺是最能深刻体会的。

    因为这么多年死在她二哥手上的人也很多,其中比她二哥武功高的人也有。但是每一次白羽人都能全身而退。

    的确,杀人有太多方法了。

    有人用力,有人用智。

    黄莺正想再说什么,这时候孟天缺一脸激动朝这边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