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修真小说 > 魔域九重天 >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虞囚凰说真相(下)

《魔域九重天》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虞囚凰说真相(下)

    楚狼眼中红光消逝,他静静听着虞囚凰为他揭开疑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虞囚凰继续道:“当时我本想一走了之,但是混乱中看到你和小雷神拼命护着河王往外冲。我便隐匿在暗处看。后来小雷神断后,你一个人护着河王突围。那时候你武功太差,想带着河王突围谈何容易。我就在暗中助你一臂之力。有些敌人想追赶拦截你们,被我暗中杀死。由于场面混乱烟气弥漫,恐怕连你也不知有人暗中助你吧。”

    楚狼点点头。

    其实当时楚狼已经隐约察觉到,有人暗中相助。

    虞囚凰又道:“后来书剑郎出现救走你和河王,我就暗中尾随你们。你们进了那个土洞,你们对话我也都听到了。我才知道你师傅和书剑郎都是血盟后人。后来风中忆带着你离去,那时敌人也搜寻到了附近,我就赶紧进入洞中。我看到你师傅奄奄一息,我就先用北冽封经手封住他身上多处要穴经脉,然后带他赶紧离去……但是你师傅伤情太重,为了保住他性命,我可是费了不少心。最终,我将你师傅的命保住了,但是他也成了一个废人。我就将他安顿一个地方,命人精心伺候,也让大夫想办法让他恢复。所幸,你师傅现在上身恢复了,只是双腿仍如废了一样。前些天我命人护送他去一个地方,正巧他们在玉兰城投宿,客栈离南宫府不远,所以正好救了你……”

    至此,楚狼完全明白了事件真相。

    楚狼道:“虞首,你为何不请闻人医治我师傅。那样我师傅就早恢复了。”

    虞囚凰道:“江湖人都以为你师傅死了,最重要的是,秦九也以为你师傅死了。所以我绝不能让你师傅还活着的消息传出去。血月无孔不入,谁敢保证闻人和血月没有联系呢?所以我只让自己手下大夫医治河王。”

    听到这里,楚狼脸上掠过一丝嘲弄笑意,他道:“虞首担心秦九知道,同样也担心我们知道是吧?这样虞首你手里捏着我们师傅,必要时候,就能逼河王弟子们就范。”

    虞囚凰毫不避讳道:“对。”

    楚狼突然起身,他朝虞囚凰施了一礼。

    楚狼道:“不管如何,谢虞首当年暗中助我,更谢虞首救我师傅一命。没有虞首,河王也活不下来。”

    虞囚凰道:“我欣赏你这点,怨是怨,恩是恩。恩怨分明。”

    楚狼提起壶又给虞囚凰续上茶,然后又给自己倒上。

    楚狼道:“虞首,喝茶。这可是天尊弟子孝敬天尊的极品茶。据说采茶女都是年方二八处子之身,采茶时先沐浴焚香……天尊忍痛割爱分了我一些,我们好好品品。”

    楚狼便品起茶来。

    虞囚凰看着楚狼,他有些惑然了。

    虞囚凰对人对事,可谓洞若观火。

    但是此刻他却看不透楚狼了。

    虞囚凰本以为楚狼知道真相会求自己放了大河王,结果楚狼知道真相后,再如无事人一般了。把此事完全不当回事了。

    虞囚凰道:“你就不求我放了你师傅?”

    楚狼笑道:“虞首,你救下河王,又煞费苦心保他性命,还一直隐瞒着所有人。虞首恐怕是另有打算。就算我求,也是白求。更何况,我不喜欢求人。”

    虞囚凰道:“那如果我用你师傅胁迫你们这几个弟子呢?”

    楚狼道:“那几个我不好说,至于我,我提刀战血月就无愧河王了。虞首如果想用河王威胁我,说实话,我不会接受。还有,不管我们有过什么恩怨,虞首你曾对我说过,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人得有大局观。既然我们联手,我也不希望那样的局面出现。如果真出现了虞首用河王胁迫我的局面,我是不会就范的。虞首你还是自己留着河王解闷吧。”

    虞囚凰盯着楚狼看了片刻,突然他笑了起来。

    “小狼,你师傅对你评价真是一点没错。看来如果我就是用河王胁迫你,也不管用。这就对了,不要让任何人有机会要挟你,也不要让任何人有机会出卖你。”

    说到这里,虞囚凰目光收缩了两下。

    同时他眼神中也掠过一丝隐痛。

    虞囚凰自语般地道:“正因如此,我才亲手毁了自己女儿。我就怕敌人利用她对付我,羞辱我。所以我不会给对手任何羞辱我威胁我的机会。”

    虞囚凰亲手毁灭自己女儿,楚狼无话可说。

    他也不知说什么。

    楚狼曾扪心自问,如果换作他,他会不会下得去手。

    答案是,下不去手。

    所以在这一点上,没有人能在虞囚凰面前说什么。

    楚狼道:“虞首,我不奢望你放了我师傅。现在这局势,我也不会和虞首撕破脸坏了大局。如果虞首允许,能否让我见河王一面。我会告诉他,我楚狼没负他期望。至于别的,听天由命吧。”

    虞囚凰道:“我会让你见到你师傅的,但不是现在。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既然你知道了内情,那我准备带闻人去医治你师傅。将你师傅彻底治好。你师傅还想亲手杀秦九。”

    听了这话楚狼心里震了一下。

    楚狼知道现在师傅绝不是秦九对手。

    楚狼道:“这些年秦九在进步,我师傅却如废人一般。就算他双腿恢复,怎么和秦九打?”

    虞囚凰道:“对。以前你师傅身体魁梧,现在很瘦弱,双腿都没什么肉了。而且这些年他身心遭受折磨,别说武功进步,不退就是奇迹了。你说他拿什么和秦九打。我对你师傅说,我会考虑的。现在,先将你师傅双腿治愈吧。你师傅现在被我安顿在一处秘密地方,距河州有一百多里地。我带闻人去为他医治,得走几日。你现在去安排,我去和天尊聊聊。聊完了,我就带闻人起程。”

    虞囚凰现在对那个打败的天尊的神秘高手充满好奇和探究,他得问问天尊当时交手详情。他要判断此人来历。

    虞囚凰推测,那个可怖的神秘高手,或许就是算计他的人。

    算计了他,又算计了仿师颜,又让楚狼和天尊中计差点丢了性命,此人手段之高明,武功之强可谓举世罕见。

    虞囚凰希望这个神秘人,是他所期望的那个人。

    因为虞囚凰就希望那人能亲自来大虞。

    楚狼也不知道河王囚困之地就是楚门后山中。

    楚狼道:“那虞首你去和天尊聊,我去安排。”

    虞囚凰先出屋而去。

    虞囚凰离去后,楚狼盯着那扇门目光开收缩。

    楚狼自语道:“如果我求你,你更会掐着我的脖子了!被你掐住脖子,那就别想翻身了。我不会给你掐我脖子机会的!”